修煉隨筆:心想事成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2年05月23日】

記的我在懷孕期間,有許多人從我的面相、肚子的形狀及各種反映都曾經言之鑿鑿的推測說是一個男孩。可是每次別人一這樣說的時候,我的心都會一陣刺痛,因為當時正是二零零一年,邪惡非常瘋狂,而我個人也面臨著企業倒閉,生活無來源的困境,丈夫對我也是語多斥責,即使是在懷孕期間也是毫不憐惜。我想著,本來生活就困頓,丈夫對我也不好,以後如果離婚了我帶著一個男孩,負擔就更重了,如果生個女孩,我負擔相對要輕些(當時的這些想法也不在法上,沒有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這樣想著就是不想要男孩,就想著生一個女兒就好了,所以誰要說我的肚子裡懷的是男孩,我心裡就難過,嘴裡也否定別人的推測。後來如我所願,我生了一個女兒。奇怪的是,在我後來的生活當中遇到過許多人,都曾推測我的孩子應該是男孩。有一天,我突然想,這個女兒可能是我“想”來的吧。

古人說“心想事成”,現代人認為這是古人的一種美好願望,因為現代人受無神論的毒害,認為精神和物質是毫不相干的,人的思想啥也不是,沒有任何作用,更別說改變物質了。再說思想中想什麼別人也不知道,任何人也管不了,所以放縱自己的思想,愛怎麼想怎麼想,思想里發出的都是些名、利、財、色、氣,甚至是更不好的事情。這些不好的念頭形成的物質會改變一個人的生存環境,如果是特別壞的思想,也可能會改變這個人的人生道路,非常的嚴重,但是常人在迷中,還認為自己的遭遇是偶然的,卻不知道自己的一思一念都是物質,這些物質都是自己產生出來的,又反過來制約著自己。師尊在《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中說:“其實世人也有一個自己的範圍,只是很小的一個場而已,不包括別人,人自己的情緒也會導致一些事情的結果。常人不知道‘相由心生’的這一層意思,其實就是自己的因素改變了自己的環境。”

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的所思所想就更為重要,師尊在《轉法輪》中告訴我們:“現在我們搞人體科學的發現,我們人的意念,人的大腦思維可以產生一種物質。我們在很高層次中看到它確實是一種物質,可是這個物質卻不象我們現在研究發現的是一種腦電波的形式,而是一種完整的大腦形式。平時常人想問題時發出的大腦形態的東西,因為它沒有能量,發出時間不長就散掉了,而煉功人的能量保持時間就長多了。”有許多同修也發現了自己的思想能夠影響一些事情的發展和結果,還能夠影響別人的想法。既然我們的思想力量這麼大,那我們一些不好的、消極的、負面的思想都會影響自己證實法的效果。例如,跟別人講真相的時候,首先自己膽膽突突起來了,心裡想著“別人會相信嗎?”這樣去講真相,別人也真的變的半信半疑起來。前一段時間使用真相幣的時候,自己想:“這些真相幣能起到救人的作用嗎?”這樣一想,心理就有所疑惑和消極,用真相幣時也出現了干擾。 

後來看了同修的交流文章,同修因為思想中存有“被迫害”一念,所以屢遭綁架和關押,後來她悟到自己的思想能影響別人和環境,她就想:“我是最安全的,我的家是最安全的,我的家裡有師父,我有師父保護。大法書是師父的,不許邪惡動。不許邪惡騷擾,不許邪惡跟蹤,不許邪惡綁架……”。思想歸正了以後,她再沒有遭到迫害。我也學著來歸正自己的思想,我想著,“我跟別人講的真相,別人都能夠堅信;我的每一張真相幣都能救人,每個收到我的真相幣的人都會感到驚喜,都能夠得救。”這樣一想,我的疑惑頓消,空間場非常的清亮。

師尊在《轉法輪》中講:“舉個例子,過去有個人,把他綁在床上,拿起他的胳膊,說是要給他放血。然後蒙上他的眼睛,把他的手腕劃了一下(根本沒有放他的血),把自來水龍頭打開讓他聽滴嗒聲。他就以為自己的血在往下滴,一會兒這個人就死了。其實根本就沒有放他的血,流的是自來水,他的精神導致他死亡。” “你老認為你有病的時候,說不定就能把你自己導致成病。”從師尊的這段講法,我悟到,你老認為要遭迫害的時候,說不定就能把你自己導致遭受迫害;你老認為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的時候,說不定就能有不好的事情發生。所以歸正自己的思想很重要,要用神念去想問題。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