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之中有定數:譏諷秦熺並預示其滅亡的題詩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2年07月02日】

南宋時期殺害大英雄岳飛的大奸臣秦檜壞事做得太多了,自知罪孽深重,欠下了忠良義士太多的血債,因此時刻害怕被清算。為此秦檜極力提拔他不學無術的兒子秦熺,想讓秦熺繼承他的權力,以便永久掩蓋自己的歷史罪惡。

這秦熺自幼嬌生慣養,終日遊樂,不學無術,卻被秦檜以權謀私提拔重用,官至知樞密院事。手握大權之後的秦熺與父親狼狽為奸,幹了許多的壞事。然而天理昭彰,無論是秦檜還是秦熺都沒有逃出歷史的懲罰。今天我給大家介紹的就是一首譏諷秦熺的奇詩。

紹興二十五年(西元1155年)春,秦熺到建康,也就是今天的南京來祭祀,同時順路遊覽了茅山,在茅山的華陽觀,他題了一首詩:家山福地古雲魁,一日三峰秀氣回,會散寶珠何處去,碧岩南洞白雲堆。當時秦檜權勢正盛,故而當地的一些官員對其子秦熺也是拍馬奉承,立刻下令將此詩鐫刻成牌匾,並高懸於華陽觀的大梁之上。

牌匾製成並懸掛好的當天晚上,他們就急不可耐的陪同秦熺前來參觀。秦熺站在下面看得正高興,忽然發現牌匾上還提有幾行白顏色的字,他當時就令人搬來梯子爬上去看個究竟。一看原來這幾行白字也是一首詩,而且還是針對他的題詩所作的一首和詩,詩曰:

富貴而驕是罪魁,朱顏綠鬢幾時回;
榮華富貴三春夢,顏色馨香一土堆。

秦熺一讀就知道這是諷刺他的,因而極不高興,當地那些官員可嚇壞了:這牌匾掛上去的時候明明只有秦熺的詩;大梁下時常有人,掛的又這麼高,誰有這麼大的本事能飛身上去題詩,卻不被發現。他們查來查去,也沒找出是誰幹的。人們都在暗地裡傳說這首詩是仙人寫上去的,意在警示秦熺。

當年冬天秦檜病重,皇帝藉此良機罷免了秦檜父子的官職,秦檜得知此事後氣急敗壞,當天就死了。秦檜的黨羽們立刻拋棄了秦檜父子,留下了“樹倒猢猻散”的成語。秦熺失去權力後日夜生活在憂懼中,在紹興三十一年(西元1161年)一命嗚呼。

後來有人才發覺這首詩不僅斥責了秦熺行惡的原因是“富貴而驕”,還在暗中預示了秦熺的死期:經過“榮華”和“富貴”這兩個“三春夢”,也就是六年之後,秦熺的結局將是“顏色馨香一土堆”,說白了就是被埋入墳墓,一切他生前追求的“朱顏綠鬢”全都是一場空(該詩寫於紹興二十五年,秦熺死於紹興三十一年,中間恰好相隔六年)。

可嘆秦檜父子機關算盡,卻不知他們的覆滅都是早已定好的天意,也是他們作惡的報應。直到今天秦檜父子依然是人們譴責的對像,特別是秦檜依然跪在岳王廟前被世人永世唾罵。通觀歷史,我們就會發現作惡者無論擁有多高的權勢最終都難逃歷史的懲罰。歷史如是,今天依然如此。

今日統治中國大陸的中共,別看它握有一切權利,然而它在這幾十年裡干盡了各種迫害人民的勾當,使盡了各種卑劣的手段。特別是它在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中還使用了活摘器官的邪惡手段。現在中共的惡行必遭天譴,天意已是表露無遺:在2002年,在貴州平塘縣發現一塊距今二億七千萬年的“藏字石”,巨石上驚現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經中國科學院專家考證:“藏字石”乃天然形成,無任何人為加工的痕跡,國內多家媒體爭相報導,只是隱去了“亡”字而已。(在網上搜索“藏字石”三字可找到相關信息和圖片)。

如果說八百多年前的那首詩暗喻了秦熺的滅亡,那麼今天這塊“藏字石”的出現則明示了中共的滅亡。其實就是上天在通過歷史與現實的對照,告訴人們冥冥之中有天意,有定數,不要攀附邪惡。過去秦檜死後其爪牙還能樹倒猢猻散;今天中共邪黨的罪惡實在太大了,其組織成員又都發過為其“犧牲一切”的毒誓,如果不聲明退出曾加入過的中共黨、團、隊組織,那麼當中共滅亡時想逃命都無處可去呀,只能兌現毒誓為邪黨當犧牲品了。

為什麼那麼多法輪功學員不顧個人安危勸人退黨呢?就是因為他們明白天意,心生大慈悲,在挽救所有曾經誤入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人啊!時間將會證明他們的慈悲與高尚,千萬要善待法輪功學員呀,千萬不要錯過得救的機會呀!

(資料來源:《夷堅志》等)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