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大賽系列:九劍出鞘 正本清源

紫韻

【正見網2012年08月03日】

新唐人電視台主辦的九大賽之一: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亞太賽區初賽已定在8月18日在香港舉行,現在正接受報名。但中共卻下達了密令,利用各種卑鄙手段阻擋國內外選手參賽。此事曝光後引起了全世界的反思,一句真話,優美的舞姿,純正的藝術,就能叫中共面臨亡黨的危機,一切純真,純善,純美的東西都成為中共的滅頂之災,凡是純正的東西都能使它滅亡,這只能證明中共的本質就是邪惡的,是個反正統,反人類的邪靈。

藝術的最高境界是天人合一,動作技巧只是展示紮實的功底,技能技巧是為藝術的內涵服務的,所以當藝術的內在魅力,所展示出生命與自然的靈動,天地萬物的神韻,帶動宇宙正的能量時,才能觸動人心淨化心靈,極具藝術和精神的感染力,引發觀眾的廣泛共鳴,藝術的最高境界是需要一個純淨的靈魂來開拓的,也是一個民族乃至一個國家道德層面的展現,道德影響著藝術的走向,人的審美觀念,所以藝術也是人的正確的審美觀念的導向,在精神上提升道德的層面。縱觀中華五千年歷史,神傳文化的精髓都貫穿在藝術的領域裡,在宗教對神的正信的引領下正統藝術可以不受語言、膚色、地域、的限制,正確的美的感受是道道相通無國界的,美的東西就可以廣泛流傳經久不衰,成為各個民族、溝通交流的紐帶,藝術的魅力足以使人類的思想統一在神傳的高度,維繫人類的道德,精神層面,不至於下滑到被神淘汰的地步。儘管滄海桑田,時光瞬息萬變,在歷史的長河中,各朝各代的風雲人物輩出,帝王將相、才子佳人、如走馬觀花般的一閃而過,歷史能留下的只是各朝各代的文化與精神,這就是至今令全世界人們嚮往的中華文明的瑰寶,中國能成為四大文明古國的資本,神傳文化是我們的民族之魂。

奇怪的是,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中卻沒有中共的任何蛛絲馬跡。除了貴州的藏字石在兩億七千萬年前準確預言了“中國中(共)產黨亡”的奇觀之外, 縱觀歷史,中共的馬列主義跟我們民族文化沒有任何聯繫。而這驢頭不對馬嘴、來路不明、不倫不類的東西,卻在中共假惡鬥,謊言的欺騙下竊 國,共產了我們的靈魂和良知。在獨裁暴政的淫威下,歷次的血腥運動中,只有出賣自己的靈魂和良知才能跪著活下來;在恐懼中一次次擊潰正統文化 中神留給我們的道德底線,被迫做出欺師滅祖,六親不認的瘋狂舉動,完全成了被中共利用來打擊別人的工具。而無數被屠殺的同胞親人血跡未乾,活下來的 人就選擇了忘記,因為誰也不願回憶在那血腥中懦弱瘋狂的表現。正是我們的恐懼,致使中共肆無忌憚的一次次發起運動,在血腥迫害中消滅我們 在經歷痛苦的反思後一次次復甦的良知善念。

正因為中華正統文化中沒有中共的份,因為中共根本就不是正路來的,只是個靠槍桿子裡出政權,利用文武兩條戰線,謊言欺騙和殘暴手段威逼利誘扼殺人的傳統正念,將人的精神植根在假惡鬥的邪靈牢籠中,只要上了賊船就身不由己不得善終,中共只是個強行入侵中華神州的外來戶,毒害華夏子孫淪為它的精神殖民,但這個西來幽靈即使霸占著中華大地也得不到神的承認,邪靈就是邪靈換多少包裝,帶多少面具,編織散布多少謊言都改變不了邪靈的本質,根源不正是生不出正的東西來的,共產邪說是無法和中華五千年博大精深的文化分庭抗禮,所以中共一不做二不休把中華文化徹底摧毀,馬列邪說才能登堂入室。所以中共從誕生之日起就在消滅我們的民族文化,從精神上斬斷我們的神傳之源,精神之靈根,嫁接馬列思想斬斷中華神州的神脈,綁架神的子民為其陪葬,失去了正統文化也就失去了民族的靈魂,沒有靈魂的民族也就淪為幽靈的傀儡。在中國僅能保留下來的古老文化只是藝術形式,藝術的本真卻被扼殺了,當藝術淪為一個政權的工具時,也就沒有任何魅力、內涵可言,當神傳的精髓用無神論的理念替代時,墮落了的藝術只能促使人類的道德下滑,成為活著的幽靈。因為神傳的文化是以善為基礎的,在對神的敬仰,善念的啟發下得到靈感創作出來的東西才是純美的,與天地人宇宙息息相通的,能夠震撼人心啟發善念,洗淨心靈的污垢,這才是藝術的本真。而黨文化是以惡、鬥爭為基礎的,在惡念和各種貪慾的誘導下,創作出來的東西都是魔性的,充滿殺氣與血腥,所謂藝術不過是群魔亂舞,霍亂中華。

而那些對藝術抱有美好嚮往,從小就刻苦練習基本功,為自己的理想付出寶貴的時光和艱辛努力的,具有一身才藝的學子,在中國大陸卻沒有一個展現自己才藝公平競爭的機會,在邪黨貪污腐敗的淫亂下,早已失去藝術的淨土,當純淨的藝術要通過潛規則,不擇手段獲取展露頭角的機會,藝術的創作被捆綁在假惡鬥的思維框框中,所展現的是為邪黨歌功頌德的,恬不知恥的虛假謊言,藝人連最起碼的做人原則都不能恪守的創作,那能是人的東西嗎?文化大革命的八個樣板戲就是對藝術扼殺的最好證據,邪黨能把中華五千年的燦爛文明打爛,用八個樣板統戰人的精神,變異思想使人的道德急劇下滑,才能掀起一場場無限制的挑戰人類道德底線的邪惡運動,使人變成鬼,在瘋狂歲月中害死八千萬同胞而照樣以偉光正自居。雖然當下大陸邪黨治下的社會,已由思想毒,心毒延伸到毒食品,豆腐渣工程,甚至連喝西北風都有毒的,猶如身處希特勒時期的毒氣室中的中華神州危在旦夕,道德敗壞的惡果處處吞噬著人的生命,只有全民覺醒找回真正屬於人的東西,來重新規範人的思想回歸人應有的精神層面,才是解除邪靈控制的自救的方法。

神韻巡演就是擔負搭救人類精神層面,使人找回真我、找回自己的最純正的神傳文化,這才是正統的中華藝術,沒有邪黨的藝術才是最純正的藝術,是恢復我民族之魂,打通中華神州神脈的主流文化,而純正的藝術是道道相通的,是能震撼所有人心在精神層面息息相通的橋樑。神韻風靡世界的正面效應已體現在了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縱觀網上當下最流行的裙裝,會看到很多端莊典雅,色彩亮麗的仙女裙風靡時裝界,看過神韻的都能想到這些獨特的時裝界的創作靈感來自神韻,神傳之韻自然能開啟藝術界源源不斷的嶄新創意,效仿純真、純美的神的境界靈感是無止境的,回歸生命的本源才能屹立在藝術的頂峰,成為人類道德的捍衛者,在創作中找到心靈的歸宿。神韻已成為統領世界文化潮流的導向。古人常以正衣冠來歸正自己的心態言行,新潮流帶動的是人對精神層面的追求,道德的回升,時裝界已由暴露、輕佻的風格轉為傳統高貴的淑女風格,這對應著人的精神層面,道德標準的昇華,而神韻熱的效應使人在道德回歸中找到了真正的美,真正屬於自己人的東西,做回了神的子民。

當然不只是時裝界,留心下你會發現連衣食住行都在向傳統的方向歸正,這就是九大賽的正面效應,就是通過與人生活息息相關的藝術形式來歸正人的變異思想,歸正一切不正的東西,通過九個大賽的項目把正統的神傳文化推向世界。古人云:七十二行,行行出狀元。哪一行都有自己的道,神傳文化都是以善的理念為基礎的,想入那一行都得先學會做人,在正統行業裡發展也是一個修心的過程,首先做一個高尚的人,純淨心態下,才能領悟這一行的真機“道”,真我與藝術合二為一,才能達到藝術的頂峰,才藝的創作也涵蓋做人道理的昇華,是從藝者心靈的真實展現,連烹飪界都講究“做菜要地道,做人要厚道”,誠心是最關鍵的佐料,可以使人品出內涵的韻味,品出人品乃至神品。當九大賽的純正藝術風格推廣到世界每個角落時,你就可以衣食無憂,睡個安穩覺了。

所以九大賽正在為將來新人類的文化奠定基礎的,所起到的正面效應,猶如九把出鞘的利劍插入邪黨的心臟,將被邪靈斬斷的神傳之脈重新連上,斬斷馬列無神論的根源,當新唐人把中華民族真正的神傳文化展現給世界時,無異等於揭了中共的畫皮,被九把利劍打出原型無處可藏,全世界才知道沒有黨文化的東西才是最純正的中華之魂,是華夏子孫精神的源頭,認清了中共這個邪惡的冒牌貨,沒有藏身之地的邪靈恐懼的瘋狂表現就是對九大賽的干擾破壞,結果也只是讓更多人有機會看清邪黨的邪惡對比出九大賽的純正。九大賽是擔負正人道的使命的,對於連人道都算不上,屬於幽靈道的共產邪靈來說,恐怖到不擇手段也不難理解,這是壞事做盡的條件反射,因為未來沒有它的片瓦之地,恢復神脈從源頭上清除邪靈已是勢不可擋。

能在這個歷史交替的關鍵時刻,參加九大賽的選手是相當幸運的,特別是唯一的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為選手提供了一個國際舞台,可以不受任何政治約束的展現內心對藝術的美好追求。藝術生命本來就是短暫的,在邪黨治下連最起碼的做人尊嚴都沒有,不能堂堂正正做人,還談什麼藝術內涵,邪黨披著藝術的外衣在敗壞著藝術,就像和尚穿著袈裟惑亂宗教一樣,把藝術生命交給它,等於入了魔窟,即使用自己的靈魂與良知換來一些切身利益,得到越多越空虛,成為邪黨的工具,失去真我無異於行屍走肉。

當然世上沒有不勞而獲的事,九劍出鞘意在清除邪靈,正本清源,九大賽已經為世人開闢了純正的藝術之路,想走入神聖的藝術殿堂,躋身國際舞台,還需要一點為追求純正藝術而突破心靈牢籠的勇氣,通過這個考驗,就是前所未有的機會。機遇就在你眼前,再向前邁一步你就會登上國際舞台,成為明日之星。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