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圓容的走好最後的路

大法弟子 理智


【正見網2012年08月10日】

前幾天,我在網上看到陝西省某地同修由於在縣政府附近講真相,結果被邪惡非法綁架。我深有感觸!那是我的老家,我想根據我的修煉體會,談談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少的一些縣市,怎麼智慧圓容的走好最後的路。

首先,要多學法,學好法,用大法弟子的正念看待出現的矛盾和問題。這是我們提高的保障,也是我們安安全全走好最後的路的關鍵。只有在法上,才是最安全的。有的同修一看師父講要搶人了,那就加大力度講真相,但講的時候,心態也不穩,有著急心或幹事心,結果讓舊勢力鑽了空子,遇到了麻煩。只有在純淨心態下去做三件事才能做好!有的同修出去講真相遇到點矛盾,常人搶白你幾句,或者遇到點危險情況,她的心態就不穩了,不是抱怨這個就是抱怨那個,不找自己的原因。“大家知道,修煉跟不上,那人心就會浮起來,表現上大家都會看到。那人心中各種各樣人的想法,各種各樣的思想來源,都會對你進行干擾。”“你的思想只要符合了哪一類型的生命,它馬上就會起作用,你卻不知道你的思想來源在哪裡的,你還以為是自己要這樣做。其實只是因為你的執著引起了它們起作用,從而加強了你的執著。”(《大法弟子必須學法》)所以,在日常生活中,不管是言語間、行動上,還是在細微的思想深處,都要保持一個修煉人的狀態,抑制那些不好的思想念頭和雜念,不能任由它們在我們頭腦中作祟。有好多同修跟我說,我怎麼發正念、煉功時思想雜念這麼多,怎麼也抑制不住?這是由於你本身就在常人中,在平時生活中沒有平衡好三件事,思想里大多數時候想的是怎麼生活的好,怎樣把家庭照顧得好,三件事浮於表面,在常人中、同修間言語上談論的都是一些常人社會中亂七八糟的事情,一些自己感興趣的東西,這是修煉嗎?其實師父在《轉法輪》里講的很清楚了,“我們張口講話,都按照煉功人的心性去講,不說些搬弄是非的話,不講些不好的話。作為修煉的人要按照法的標準來衡量自己,應不應該說這話。應該說的,用法來衡量符合煉功人的心性標準就沒有問題,並且我們還得講法、宣傳法,所以不講話是不行的。我們講修口,是常人中的那些放不下的名利與修煉者在社會實際工作中沒有關係的;或者同門弟子中互相之間扯一些沒用的;或者由於執著心指使顯示自己的;或者道聽塗說傳一些小道消息的;或者對社會上其它一些事情談論起來很興奮、很願意說的,我想這都是常人的執著心。”常人中有一句話,叫“言為心聲”,就是說平時的所說的話都是思想活動的反映。如果我們在平時的修煉、生活中熱衷於一些常人中雜七雜八的事情,攪的頭腦中翻江倒海的不得消停,也不去抑制它,有的時候抑制不住了,就乾脆放棄不去管它,這已經是由執著形成了觀念,觀念又符合了常人這個層次中的“情”,使你沒辦法逃脫?這怎麼能修的出來呢?

師父在最近幾年的講法中,經常談到“整體”,也講過“消除間隔”的法。包括我在內,許多時候一遇到不符合自己觀念的事情,就產生一種怨恨的心,但我知道這種狀態不對,趕快去抑制它,不能任由它繼續發展。同修與同修之間發生了矛盾,都是我們提高的好機會,可有的同修把這種矛盾儘量的往外推,這不歸我做,我不管,或者這件事情不是我的錯,看看你哪裡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還有的同修不是在法上有所提高,而是發生矛盾之後,儘量不和這人接觸了,用常人中那種狡猾的心態來對待同修之間的矛盾。還有的同修與別人發生了點矛盾,總是記掛在心上,沒有把它放下,半年前和她接觸,她談的是這些事情,半年後,和她接觸,她仍然說的是這些事情,沒有半點兒提高。“別人發生矛盾的時候,作為第三者你都應該想一想:我應該怎麼樣做的好,這件事情換成我能不能守住自己、象修煉人一樣面對批評與意見?修煉就是向內找,對與不對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總是不接受指責與批評,總是向外指責,總是反駁別人的意見與批評,那是修煉嗎?那是怎麼修的?習慣上總是看別人的不足,從來不重視看自己,別人修好了你又怎麼樣?師父不是在盼你修好嗎?你為什麼不接受意見老去看著別人?卻不向內修、找自己呢?一說到自己的時候你為什麼不高興?”(《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他們總是和人比,和他們自己的過去比,而卻不能跟法的各個層次的要求來衡量自己。”(《精進要旨》<和時間的對話>)遇到矛盾找自己,這是修煉的法寶,也是我們提高的關鍵,怎麼到了發生矛盾的時候就記不住了呢?!

大法弟子少的一些縣市,有的時候邪惡一迫害,大家“怕心就上來了”,加之同修又少,互相之間交流切磋也少,有時候一遇到邪惡迫害就互相提防,她修的好,他需要提防著點,人心就起來了。這些縣市更應該在配合上形成一個整體,大家共同坐下來,交流切磋,面對出現的一些問題,共同在心性上找原因,然後通過集體學法,在法中找到解決問題的途徑,形成一個圓容不破的整體,心性沒有了漏,邪惡就無法鑽空子了,我們三件事就做的更好了。

加大力度發正念。師父說:“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邊的一切和你自身都會發生變化,你從來都不想去試一試。舊勢力和那些個邪惡因素的干擾,就是在鑽你們思想的空子,這些年來一直在幹這個事,舊勢力操控爛鬼與邪黨因素一直在這麼幹,叫你們做不成救人的事,因為它跟你對打打不過你。你一發正念,不管千軍萬馬那邪惡統統化成土,全都滅掉,什麼都不是。這樣打下去,爛鬼與邪黨因素干擾就滅沒了。大法弟子能夠思想很集中的、正念很足的發正念,你們試一試,如果今天能做到,現有的邪惡一半就沒了。就是因為你有各種各樣的人心,配合不好,它就鑽你們這個空子,讓你們做不成該做的事情,在你救度眾生中削弱你的力量。邪惡沒有什麼別的辦法。在人世間表現的那些個壞人很惡,那個人那麼凶,是因為背後的邪惡在撐著他;你滅了那個邪惡,那個人也凶不起來了。如果大法弟子都擰成一股勁、正念非常足的去做,大家想想,那才是神在人間哪,這對邪惡來講太可怕了!”(《二十年講法》)

在邪惡最猖狂的二零零八年,有同修到某監獄去發正念,她說一坐到車上的時候,邪惡的灰不灰黑不黑的物質就撲面而來,她就一路發正念,旁的同修坐在車上就說一些常人中的事情。等到某監獄附近的時候,她就盤腿坐下來發正念,一、二十分鐘過去了,邪惡的黑色物質清除乾淨了,天空一片晴朗,另外空間的眾神都歡呼雀躍了。她說咱們回家吧,正念發完了,可旁的同修說她們才剛剛入靜。她跟我說“邪惡清除完了,干擾你的因素沒有了,當然你就能靜下來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許多時候,不是開著修的同修,看不到另外空間的景象,就認為正念沒有起到應有的作用,對本地表現出來的邪惡還心有餘悸,不敢出去。其實,大伙兒找個固定的時間坐在一起不間斷的發上幾天正念,你自己就能感覺到正念的威力了,就是大家沒有親身的去體驗一番。這樣既能清除掉本地的邪惡因素,還能做到象師父所講:“意念中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頭、業力和不好的觀念或外來干擾。”( 《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你能夠正念足,你就能夠在你的範圍中高大,在你的範圍中把那些不好的東西壓下去。每個大法弟子都能夠做到這一點全世界就都變了,因為你們每個人在這個世界上承包了一個很大的範圍,代表了一方眾生。我經常告訴你們向內修,有問題找自己。你們發正念時對內清理自己,那是你使自己思想純正的同時也清理了你份內的、自己承擔的那個環境。每個大法弟子都能夠正確的對待發正念的話,平時正念很足,很快就能把整個世間的邪靈全部解體。”(《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最近有的同修說自己一看書就發困,一發正念就倒掌。我認為那是你主意識不清醒的表現。同修大姐是個非常能幹的一個人,她說她家裡家外都是她一個人操辦,晚上睡覺很晚。有一次,她到監獄附近近距離發正念,出現了倒掌合掌的現象,我就善意的提醒她注意點,如果實在發困的話,倒在床上睡一會兒清醒了再發也不晚。同修大姐躺在床上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在一個大棚附近,有她們家的,也有別人家的,地里種了很多西紅柿(北方叫蕃茄),別人家的西紅柿又大又紅,很好看。她到自己家大棚一看,也是這樣。她就忙別的事了,等她忙完別的事一回來,發現自己家種的西紅柿全叫別人摘走了。”她醒來後跟我們說了這個夢,大家都意識到這種現象的嚴重性,頭腦不清醒,看書學法、發正念,是起不到應有的效果的。

“作為你們來講,大法弟子啊,越到最後越應該走好自己的路,抓緊時間修好自己。做了一大堆事,回過頭來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卻不是用正念,沒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裡頭。那換句話講,在神的眼裡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煉,雖然做了。你說這不白做了嗎?一定要學好法,那是你們歸位的根本保障。”(《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還有就是理智圓容的去講真相。師父講過:“所以,不但要講真相,而且要智慧,要智慧的去做,不要講的過高。”(《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師父讓我們智慧去做,就要知道在講真相中你適合做些啥?適合自己做什麼自己就做什麼,充分發揮自己在常人中的特長,行業中的影響,儘可能的救度更多的眾生。大法弟子少的縣市,就更應該發揮群體的力量,每個人不依不靠,互相補充,每個人充分發揮自己的特長,將法溶入自己的生命中,三件事沒有做不好的。

講真相時我們所面對的各種階層,各種面目的眾生實在是太多了,可供我們救度的眾生也實在是太多了。我們也看到了一些上過學的知識分子和行政幹部,由於是共產邪黨利益集團中的一分子,你讓他退出黨團隊組織,就困難,那麼我們不妨把講真相的力度放在那些社會中底層的農民或工人身上,這樣,他們觀念少,在社會中所受的苦難多,你一講起共產邪黨怎麼怎麼不好,就會引起他的共鳴,三退起來就容易。還有一些青年人,沒有親身經歷過共產邪黨的迫害,你對他們講真相,他們不太接受,那你就給他講大法真相。往往一些中老年人,在共產邪黨統治下,歷經數次政治運動,深受其害,給他們講三退真相就挺容易的。人多的時候眾口難調講真相不好講,面對一兩個人的時候,你就儘管去講吧。敏感地區(如政府門前、公安局、檢察院周圍等地)邪惡它監控比較嚴,我們儘量不到那去,我們到農村去講。反正是怎麼適合自己講就怎麼講,怎麼救度的眾生多就怎麼來,萬事萬物為法而來,我們儘可能的隨意而用,智慧圓容的做好三件事,不拘泥於一種形式,不拘泥於一個地方,不拘泥於一類人身上,將我們的智慧發揮到極致,才能不負“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這一宇宙中殊勝的稱號。

有的地區真相講的轟轟烈烈,有的地區真相在膽顫心驚中講著,不做呢,怕圓滿不了,做呢又怕邪惡迫害,真是難呀!其實都是自己的心起的作用。有的時候,我看到同修們日常生活中正念很足,尤其是一些後上來的同修,事事處處都用大法弟子的正念來對待,三件事做的踏實認真,堂堂正正的。有的時候我看到同修們好一陣子,差一陣子,憑感性去做事,而不是用大法修煉中的理智去做好三件事。到了最後,同修們的狀態、層次拉開得越來越大了。而做的不好的地區,邪惡一批又一批的迫害大法同修,同修們就咋不在法中悟一悟呢,為什麼你們這個地區出現了這麼大的漏,是不是你們修的不夠法的標準所致,人心太多,整體有漏才被邪惡迫害了,真是可惜呀!

正法已走到最後的最後了,大家做的怎麼樣,包括我在內,真得好好思考思考了。個人有限層次的認識,只為拋磚引玉,絕無責備之意。最後還請同修批評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