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執著於錢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2年08月19日】

連日來總做同一類的夢。前些日子做一夢:騎自行車趕路,遇一小水溝,下車將車置於溝邊,找一窄處縱身跳過,走了。行好遠才猛然想起我的自行車呢?一急便醒了。心裡還在懊惱,怎麼就把個車給弄丟了呢。好像真丟了車似的,難過了好一會。過不幾天,夢到在外地開會,散會時與會者各自帶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在等送站的車。我的包有四、五個,滿滿的,擺在腳邊的地上。麵包車來了,都爭著往裡放東西,忙亂中我的包都沒了,被別人順手拿走了。人走了車也走了,光我一個人在那心裡還懊喪的了不得:那麼貴重的紀念品給丟了!(邪黨會議都搞這一套:由參會者出高額會議費,再用這錢買禮品或遊山玩水。)昨夜夢裡撿錢,滿地大大小小的硬幣,我奇怪怎麼沒人要吶,便高興的撿起來,一把又一把,也不知放哪裡了。連石縫裡、土疙瘩里的都不放過,認認真真,樂此不疲的撿了一整夜。醒來頓覺汗顏不已。

三個夢三記重錘,一錘比一錘重,看你還不悟!其實修煉的人明白,那不是夢,是自己在另外物質空間的真實表現。真得好好向內找找、挖挖根了。

我生長在非常窮苦的家庭,人禍橫行的年代,兄弟姊妹八個,常年是食不果腹皆瓜菜,衣雖蔽體猶破爛。成家前我沒摸過錢,父母都沒錢我哪來的錢,錢對我來說是個非常希罕的東西。後來自己當家了,微薄的工資掰兩瓣用仍嫌不夠,勤儉節約,精打細算,到頭來仍兩手空空,所以錢在我心裡的分量很重很重。

在大法中修煉,一晃十多年過去了,自以為將那名利早已看淡,現在看來那求名求錢的心壓根兒就沒去,只是隱蔽的更深了。日常生活中我非常節儉、吝嗇,衣食住行一切從儉,一條褲子穿十多年不換,出門從不帶多的錢怕丟失或被偷……,常人譏笑我小氣,我不以為然;同修誇我艱苦樸素,我亦不以為然。我骨子裡是捨不得花那錢,我金貴那錢,我把那錢看的幾乎比我自己還金貴。我也曾幾千幾千的往資料點拿錢,那是明理後的必然選擇,是大法弟子的偏得和榮耀。即便是如此神聖的事,過後仍有一絲極不易覺察的心疼。真可謂惜錢如金,愛財似命。前年買房子欠了一點債,心裡放不下,總想找事做,搞點額外收入快點還錢。這都是惜錢、愛錢、攢錢、求錢的執著心在作怪。不找不知道,一找嚇一跳,滿腦子的污泥濁水,還以為修的不錯哩。

師尊在法中苦口婆心的反覆開示我們:錢乃身外之物,生帶不來死帶不去。“名利情恨帶不到天堂”,(《洪吟三》“永不迷航”)我為什麼就看不透,偏要去掙、去求呢?“執著於錢,乃求財假修,壞教、壞法,空度百年並非修佛。”(《精進要旨》“修者忌”)求錢的心不去乾淨,哪怕你修的再苦再累,付出的再多,表面上再精進,那也是空忙一場,難成正果,徒悲傷。

同修,求錢的心可千萬要放下啊。

個人所悟,偏頗之處請慈悲指正。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6327)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