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修煉故事

河北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2年09月06日】

母親今年八十一歲高齡了,她是從1997年中旬開始得到這高德大法的,母親為常人時就處處與人為善。得了大法後,更是處處事事按師父的要求做。

一、嚴峻的考驗

母親從中年就各種疾病纏身。在我幼小的心靈中(我是七個兄妹中最小的),母親經常臥床不起,那時我也不知是什麼病,到七十多歲時發現有嚴重的心臟病,身上常帶小“炸藥”,時不時的就背過氣去。自從母親得法後,病情迅速好轉,這更堅定了母親的修煉信心。她沒有上過學,一個大字不識,只能聽師父講法錄音帶,母親修煉不到三個月時74歲的她身上便來了例假,頭髮也變黑了,而且天目開的很清晰。她覺得從她身上驗證了師父的講法,更增加了修煉的決心。村裡的人看到母親的變化,也都相信法輪大法好,有好多人從此走上修煉之路。我家就成了煉功點,每天有許多人來聽法,其中有些是帶小孩的婦女,小孩不懂事很調皮,動動這動動那,母親有點煩,可是一想到都是為得法來的,氣也就消了。有一天母親的心臟病突發,躺在床上昏過去了,過了好半天,她才醒過來。她說心臟疼痛難忍,象有一隻大手在裡邊攪和一樣。母親躺了兩天後痊癒了,鼻子還聞到一股香味(二哥說這是另外空間的氣味),從此,就再也沒有犯過病。

二、誰不修我也得修

99年7.20後,邪惡開始對大法進行迫害。村裡有些人動搖不煉了,母親知道後很為這些人惋惜。二哥問母親,“你呢”,母親堅定的說“誰不修,我也得修。”每天照樣聽法煉功。母親煉功從未中斷過,無論是過年過節,還是在形勢嚴峻的情況下。她自己明白師父給她延長的生命是讓煉功用的,不是來過常人生活的,她說我如果不得法早就沒命了。當時村裡搞得也挺緊張,每天叫煉功人到村部開會,母親不去,她說我煉功做好人沒錯,我又這麼大年紀了憑什麼去村部。大哥(99年以前修煉)因有怕心,告訴母親,你要再煉,人家就把你二兒子(就是我二哥,當時他是煉功點上的負責人)抓走,母親這時害怕了,她不是怕把她怎麼樣,而是怕真的把二哥抓走。她停止了聽法,只是不聽音樂煉功。四哥(大法弟子)聽說了,就從城裡趕回來,告訴母親不學法不行,給母親講學法的重要性,母親明白後就天天繼續聽法煉功。

平時,她在兒媳之間、鄰里之間,不管遇到什麼事,都能用法去對照。當時我雖然和母親同年得法,可是自己不精進,母親就對我說,師父說過:“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做到了才是修呢!聽了母親的話,我很慚愧,母親修的比我好,當時我就是那種狀態,似修不修的。

三、再次經受考驗

我在2000年去北京證實法被抓,回來後就關在看守所里。母親近三個月沒有看到我就向二哥打聽,他們怕干擾她修煉,就瞞著她。母親知道當時的形勢,也意識到我的處境(丈夫99年10月去北京證實法被非法判刑四年)。有一天她無意中摔了一跤,馬上就意識到這是師父在點化,不讓她被情所帶動而分心。

2001年我又被抄家,被逼流離失所,年邁的母親知道後又摔了一跤,母親每次摔跤都是想我想的。

2002年我再次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母親受到很大的刺激,可是並沒有動搖她修煉的信心,對修大法更加堅定了。

將近八十歲的她不願意給兒孫添麻煩,自己在一個院子裡住。冬天農村燒炕爐子,炕頭太熱把大褥子給燒了。晚上一點左右,母親被熏醒,看到火都著起來了,也沒有害怕,用臉盆在缸里淘水,一盆一盆的澆,大約過了一個小時,才把火澆滅。因為她知道她是修煉的人,有師父在身邊,絕對不會出什麼事的,憑著這一念母親沒出現任何危險。她把燒了的被褥抱到院裡,自己在炕那邊又睡起來了。

還有一次她在餵鵝時又摔了跤,把盆里的鵝食扣了一臉,頭重重的摔在地上。她回憶當時真是摔懵了,清醒後慢慢起來,想躺一會去,又一想不能躺,躺下它(舊勢力)就讓我起不來了。她洗了洗臉到村裡和人們坐了一上午,什麼事也沒有。

還有一次,她在小便時突然站不起來了,她想我是煉功人怎麼會這樣呢?我修大法的絕對沒事,師父在一邊看著呢,我得起來,想著自己便慢慢的站起來了。這些事母親當時都不說怕我們擔心,過後很長時間才提起。

最嚴重的是去年七月中旬,她突然出現腸炎的症狀,高燒不省人事,滴水不進,看當時那樣,真該準備後事了。我們兄妹七個中有四個修大法的,加上我丈夫共五個人,圍坐在母親旁邊給她發正念,當時母親在昏迷中還舉胳膊說抱輪,這證明母親的主意識還清楚。這樣母親昏迷三天後清醒,四哥告訴她躺著也可發正念,母親知道後,只要清醒就把兩手疊在心口上發正念。我們告訴她這不是消業(母親一直認為是消業),是黑手在迫害。母親明白後,也在找自己的漏洞。我們根據母親最近的心態表現,幫她找出問題的所在。就是總認為自己是個煉功人,吃什麼也沒事,西瓜、葡萄甚至發霉的東西也捨不得扔全吃了,叫舊勢力黑手找到了迫害她的藉口。

母親最可貴的是在昏迷中主意識還清楚自己是大法弟子,還有堅信師父就在身邊時時看護自己這一念,就是信師這一念幫助她渡過一劫。在當時我們縣已經有幾個出現病態反應,甚至有的失去生命,其根本原因就是沒有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母親八十歲的高齡了,雖然沒有和年輕人一樣出去發大量的真相資料,也不會象我們一樣講“天安門假案”的事實,可是她會用自己身體的變化給常人講真相。常人、親戚、朋友常說母親面色好、身體好,母親總是先一笑,而後說我是煉法輪功煉的,才有這樣的好身板。對發正念母親也很重視,從早6點到8點、中午12點、下午從5點到8點,每天堅持不懈,不管來親戚或串門的,她都能安排好自己發正念的時間。有一天下午,她出去回來後5點的正念沒發上,自己在屋內急的團團轉,後悔把這個點給忘了。大姐(不修煉)說:“你6點不是還要發嗎?”母親嚴肅的說:“6點和5點的正念就不一樣了。”母親雖然沒有看過師父99年以後的講法和經文,我們偶爾的給她念過一些,有的她也理解不多,可是在她心裡發正念就是這樣重要。

我記得開始發正念說師父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她總是說不準糾正多次也不行。二哥很是著急問母親你為什麼總把師父的口訣說錯呢?母親很為難的小聲說:“我也不願意這樣。”,有可能是我和二哥對於母親太執著了,這個過程持續20多天。最後還是母親說:你給我把“法”字寫下來,我按照母親的要求在一張紙上寫了兩個又粗又大的“法”字放在母親屋裡的桌子上,從此後母親真的改過來了。

當然母親感人的修煉故事很多,在此我主要是把她是怎樣否定舊勢力想通過病業的形式奪走生命的過程寫出來給大家看,讓那些至今還被病態糾纏的大法弟子有個借鑑。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多學法轉變觀念、多發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迎接那美好時刻的到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