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刻想著別人

——一個私企老闆的修煉故事
內蒙古大法弟子 如意豐祥


【正見網2012年09月29日】

我沒修煉法輪大法前,是一個爭強好勝的女人,得理不讓人。在多年的爭爭鬥鬥中落下了不少疾病:心臟病、腎炎、胃炎、常年失眠、全身浮腫,最嚴重的時候,生活都難以自理。因為無法醫治了,我抱著治病的心於九八年元旦走入了大法修煉。剛步入修煉,沒有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帶修不修的,法理也不清晰,煉功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儘管如此,我身體上的病症還是神奇般的消失了。

 沒結婚前,我的公爹就得病了,我在醫院裡陪護他到臨終。結婚後,我與丈夫一起共同支撐著這個家,照顧老的,看管小的,開工廠、辦企業,成了遠近聞名的私企老闆。以下是我在家庭與工作中,證實大法的親身經歷。

一、在家庭中證實大法

我的娘家與婆家的親屬非常多,加在一起已經超過了二百多名。修煉大法後,我用無私無我的心對待家族中的每一個人,時刻為他們著想,我的慈悲與善念,換來了他們對大法的認同,二百多名家族成員全部做了三退。有的開始修煉,即使不修煉的對大法也心存善念。他們經常把勸世人“三退”的名單交給我,讓我上網幫他們聲明退出中共邪黨的各種組織。我的丈夫和我的兒女們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師父的正法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全家人都容在大法的慈悲中,在生活的點點滴滴之中,證實大著大法的美好。

也有苦悶的時候

儘管我對這個家族幾乎付出我的全部,但是婆婆還是不理解我,甚至對我誤解還很大,在我處理小叔子喪事的時候,說我沒安排好葬禮錢,跟我生氣;我丈夫因為失去了弟弟,心情也不好,整天跟我嘔氣,再加上我新辦的一個店鋪,因為剛起步技術不佳,出現了故障,工程返工,顧客要求陪償。“百苦一起降 看其如何活”(《洪吟》)。那幾天真是眾苦齊降,我實在承受不了了,真是不想活了,三天沒上班,居然想到了死。到了第四天,我在餐桌旁坐著,還是想怎麼死,突然來了困意,剛躺在床上,我立刻想起來一個同修由於念頭不正過世了,我馬上坐起來立掌發正念,但是正念不強。到了第二天,我六點發正念時,我求師父把我想死的那個念頭滅掉吧。在那一瞬間,感到從頭頂上倒下一盆涼水,唰一下使我立即清醒了,我想我不是一般的人,我是一個修煉的人。不論我心裡多苦,但是我決不能在常人面前失去大法弟子的風範。所有的絕望與痛苦仿佛一下子都沒有了,我突然變得很強大,而那個難就顯的很小很小,啥也不是了。

嫂子,你真了不起!你太偉大了!

公爹過世時,我的小叔子才八歲,他完全都是我們兩口子照管的,從小對我很依戀,簡直跟我的兒子差不多。他十八歲那年,我把他的戶口從農村遷到城市,二十多歲時又給他安排到信用社上班,還找了一個在農行上班的妻子,兩個人的工資待遇很高,小日子當然過的紅紅火火,還生了一個聰明伶俐的小男孩。可是天有不測風雲,三十四歲那年,一次車禍中奪走了他的生命,當時對整個家庭來說真是天塌一樣。出事那天我丈夫正在工廠里辦事,工廠離我家足有四百多里的路,一時不能回來。家裡就剩下我一個人,處理後事的重擔就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畢竟是一個修煉的人,關鍵時刻的我從容和冷靜,使我能夠遇事不慌。首先安排人照管情緒崩潰的婆婆和小叔子媳婦,因為他們都有病,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打擊,我只能安排人陪護她們倆並找大夫給她們打針輸液,然後我就開始處理小叔子的後事。

我把小叔子的遺體從醫院送往火葬場。我從小對火葬場有一種天生的怕,               

甚至我都沒有去過火葬場。可是當時我已經沒有選擇,一路上我求師父,讓師父給我的身體下一個罩,告訴自己沒有什麼可怕的。到了火葬場已經是夜間十多點鐘了,整個火葬場就我一個女人,心裡想著師父,真的沒害怕。我有條不紊的安排著一切後事。事情安排的非常好、眾親屬和小叔子的同事看到我所做的一切,和我在處理事情時所表現的寬容大度,即使在自己很痛苦的情況下,也時刻為別人著想,有的人被我感動的落淚。他生前的領導說:“嫂子,你真了不起!你太偉大了!”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我就應該這麼做。”在場的很多人都說法輪功真好。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二小叔子因為給婆婆買樓的事跟我鬧彆扭,目地無非是在我婆婆百年後想多分點家產。原先我婆婆和小叔子一起住,小叔子過世後,丟下孤兒寡女,生活變得艱難,過的不容易,我不忍心讓婆婆再跟小叔子媳婦一起過了。婆婆年事已高,我想必須把婆婆安排好。我決定給婆婆再買一套樓房。當時因為我手中的資金有限,給婆婆買了一套六十多平方米的樓房,按理說就她一個人住也算可以了,可是她就是嫌面積小,對我抱有很大的成見。可是我依然用善心對她,沒有一點報怨之心。

二小叔子原先生活的很困難,為了讓他擺脫困境,我拿出了一部分錢,在城裡幫他買了一處院落,又給他兒子安排工作,後來兒子失業了,我又把店鋪交給他兒子管理,這個店鋪經營日益完善,獲得了很大的經濟效益。他的兒子明白了大法的真相,知道這一切都是大法給他帶來的福分·,所以經常幫我講大法的真相,勸三退,然後把名單交給我。

為了不讓老人寂寞,我又把在鄉下住的小姑子一家三口人接來和婆婆一起生活,時常給她們買這買那,我用大法的慈悲來感化他們,現在,我婆婆和小姑子一起生活的其樂融融,婆婆和小姑子都念“法輪大法好”,還學會了法輪功的五套功法。

我娘家哥哥二十多歲時,嫂子就過世了,他一直是自己帶著一對兒女,又當爹又當媽,生活非常艱苦。我對他的生活多方照顧,還供他兒子上學,兒子技校畢業後,我又幫他找工作。一開始我給哥哥講真相,由於哥哥受邪黨的毒害,說啥他都不相信,認為是假的。

後來哥哥病重了,我當時還不知道,那段時間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走在去往哥哥家的路上,路上全是水,有不少人都淹死了,我看見我哥哥淹在水裡,只露著腦袋,我一把手將他拽出來,我說哥哥你怎麼不想活啦?醒來後,我決定第二天去看哥哥。我丈夫開著車,和我一起去看娘家哥哥,到了他家,他果然病重了。檢查結果是心臟病,二尖瓣狹窄,去醫院都不留了,全身浮腫,上下樓都不行了,真是貧病交加。我勸哥哥煉功,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哥哥抱著一種試試看的態度煉了法輪功,僅二十二天,身體全部康復。

我娘家的弟弟和弟媳在邪黨高壓迫害下,看到我修煉後身心巨大的變化,也開始修煉法輪功,弟弟的腦出血很快就好了,現在日子過得非常幸福,孩子也安排了工作。

另外我的兒子、兒媳婦、小孫子、女兒、女婿,還有我的丈夫都認同大法,經常聽師父的講法,看真相光碟,還在外面講大法的真相,勸三退,協助我做了很多洪法的事。

特別是我丈夫,他經常開車拉著我們大法弟子到偏遠農村去發真相資料、給大法弟子的資料點送、機器、微機耗材等,在邪黨公安騷擾我的時候,他都挺身而出,為我付出了許多。有一次本地公安與派出所來了十一個警察,到家裡想非法綁架我,到處翻找大法資料,連酸菜缸都翻了。當警察翻床底下時,我丈夫對他們說:“大法的書那麼神聖,她不會放在哪裡的。”丈夫非常尊重我,什麼事都跟我商量,也明白一些法理,知道善惡有報,在中共邪黨製造的亂世中,能用一個好人的標準來要求自己,所以他的工作順利、事業發達,得了很大的福報。這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啊!

二、在工作中證實大法

我家開了一個規模不小的工廠,在本地區是同行業的龍頭企業,廠子共有員工一百餘人。在眾多企業不景氣的情況下,我家工廠的經濟效益卻年年攀升。廠子所在的地區比較偏僻,幾乎沒有其他大法弟子,但是我牢記大法弟子以一當十,以一當百的原則,知道自己承擔著救度一方眾生的重任,所以我每天忙而不亂,利用自己的特殊條件,每次有新員工入廠和新客戶定貨時,我都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送光碟等真相資料。

給派出所所長講真相

有一段時間,當地《神韻》光碟發放的非常多,派出所所長知道我煉法輪功,就到廠子找我,被我丈夫擋在外面。又過一段時間,這個派出所所長到廠子辦事,那天正好我的辦公室里,只有我一個人,我抓住這個安靜的機會,給他講明了大法的真相,最後他感動的說:“嫂子,我以後有困難就找你。我知道你能幫我。”

給牧民講真相

我家廠子開在牧區,跟牧民接觸的特別多,牧民給廠子送貨時,我為了讓他們能在廠子多停留一段時間,能有充分的時間給他們講真相,我就吩咐食堂的管理員多做飯,讓牧民在我廠子免費吃飯,有時幾個人,有時一次來十多個人。我不會說蒙語,就找一個會蒙語的人給我當翻譯,通過這種方式我救了很多人。

我們念法輪大法都念好了

二零一一年的秋天,正是工廠生產最繁忙的季節,我廠員工有三分之一的人突然病了,又拉又吐,都在宿舍里躺著不能上班。早晨我來到工廠,詢問車間主任:“工人怎麼沒來上班?”車間主任告訴我他們都病了。我到宿舍一看,果然他們都東倒西歪的躺著。這些工人我都給他們講過了真相,做了三退,我讓他們念法輪大法好,告訴他們說:“你們要好好休息,給你們放假。”到了中午,奇蹟出現了,組長找我說:“經理,我們都好了,大家要求來上班,否則太耽誤生產了。”我說:“不行,人的生命是主要的,你們再休息休息吧!”組長告訴我說:“我們念“法輪大法好”都念好了。”那天工人們都自動去上班了,沒有一個休息的,使工廠的生產恢復了正常。我深受感動,這一切都是師父的慈悲呵護。

過去這個地區地痞無賴特別多,打架鬥毆時有發生,風氣非常不正,從零四年我到工廠以來,我事事用善心對待我的員工,我的員工們也都感受到大法弟子的慈悲,所以他們之間也非常和氣,互相配合默契,都象給自己家幹活一樣,沒有怨言,都能各盡其責,工廠上下同心,打架鬥毆的事,幾乎沒有發生過。這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

他媳婦說:“嫂子你真善良。”

有一次,來我廠賣貨的一個客戶,他的貨合計為一萬六千元,我給他開了兩張支款票據,把錢付給他了,他也在票據上籤上了自己的名字,蓋好了現金結算付訖章,他把錢支走了。又過了十來天左右,他突然來找我說這筆錢沒有付給他。我再三解釋好幾次,還告訴他你別著急,慢點開車,好好想想,這筆錢我確實給了你。他仍然以“我媳婦沒有收到”為藉口,不依不饒的繼續索要,已經影響到了我的正常工作。那天我決定給他這筆錢,我跟他說:“你把你媳婦和兒子都叫來,我給你這筆錢。”他們全家都來了,我就給他們講大法的美好,以及大法師父講的“失與得”的法理,告訴他們心存大法好,三退保平安,當時我給他們退了黨團隊,最後我說:“我要不是修煉法輪功,我不會給你們這筆錢的,打官司告狀你們也不占理。”他們都承認,他媳婦說:“嫂子你真善良。”最終他們還是把錢拿走了。

結束語

師父說:”執著於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抓其情絲攪擾一生,年歲一過,悔已晚也。”如果我不修煉,我可能早就被生活中的魔難毀掉了。我也不可能讓每一個人滿意,也不可能無所求的幫助每一個親屬,我真心為他們好,真心為他們付出,目地只有一個:就是讓他們認同大法!我相信大法弟子的真心善念,一定能讓他們覺醒,從而救度他們。因為我知道,他們都是為法而來的。我把他們個個引導到大法中來,那才是他們久遠的等待和最終的歸宿。你對我好,我就對你好,這個常人都能做到。可是當人對你不好,你仍然對人好,那才是修煉者的境界。師父在《法輪功》一書中有這樣的一句話:“沒有付出就得不到真功。”我經常想,如果我的付出能讓他們個個得法,就算我吃多大的虧、遭多大的罪,也心甘情願,無怨無悔。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