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說:重生(三)

辛明


【正見網2012年10月09日】

第五回  雨後春筍

一九九七年,清河縣的法輪功才傳來大約一年,便引起了轟動,這是其它所有的氣功從來沒有達到的影響。

縣裡的體育場、公園、清河河邊等地方,到處都有學員們起來晨煉的身影。他們起來比一般的民眾要早,鍛鍊之後,把煉功的地方收拾的乾乾淨淨,然後回家的回家,上班的上班。

優雅大方的動作,古典祥和的音樂,吸引來了不少晨練的人們。當他們了解到法輪功的詳情時,禁不住紛紛加入到了這個行列。

人們修煉以後,大多數受益的人,也願意去宣傳法輪功的好處。那些鄉鎮每逢集日,時不時聽到一陣高雅的音樂,看到一些拿著黃旗,有的在打坐煉功,有的逢人就宣傳。他們態度誠懇,言語和藹,看上去和平常人有所不同,紅光滿面的多---原來是大法學員在洪法。

不少人來觀看,不少人表示有好感;也有不少人感到驚奇:竟然有人大張旗鼓宣揚佛法修煉!也有不少人表示要修煉。或欣喜,或疑惑,或吃驚,或冷漠,或恥笑,或思考,真是眾人心態,差別萬千。

那天有空,柳成蔭也加入了洪法的行列。打坐在裡邊,心中也不平靜,高興的是:能為洪法做點事情,也是十分的榮幸;憂慮的是:現在的人都是受共黨的無神論、階級論和進化論的教育,他們能接受嗎?另外還有一點,他是個愛面子的人,有點害羞。

無論如何這次的洪法活動還是很有收穫的,畢竟有不少在接受。其實,冥冥之中,眾生都在等待救世的大法,可惜不少人卻擦邊而過,沒有看上一眼。

這時清河縣城的學員是成倍的增加,湧現出一批知名的學員,他們學法、煉功、和洪法,都做的很好,特別精進。特別是有幾個年輕人,決心非常大,紛紛放出話來,本縣那怕只修成一個,就是自己。說的口氣大了些,不過可以看出他們對大法的珍惜,願意一修到底。他們是:

楊風清,春風電器公司職工,二十八九歲,相貌英俊,身材高大,性情忠厚,特別能吃苦。

呂寶海,山水旅行社職工,約莫三十歲,高個子,身材略瘦,眼睛深邃,善於思考,舉止高雅。

呂金海,寶海的弟弟,雅芳服裝店老闆,身材略胖,說話時小聲小氣,一看就好像古代的善人,很得人們好感。

呂氏兄弟的父親是退休政府官員,級別不低,好像是副市長的待遇。年齡大了以後,身體自然是江河日下,整日憂愁。一聽到大法,就誠心修行起來,誰知竟似枯木逢春,又發新芽。呂氏一家都受益非淺,對大法感恩戴德,所以積極洪法,全縣都有他們的身影。

一天,柳成蔭正在廠里幹活,平時不常來的廠長走到他面前說:“小柳呀,原竹灘鄉已退休牛副鄉長昨天晚上來找你,沒有見到。他聽說你也煉法輪功,想讓你去給他們教一下。”柳成蔭一想,非常高興的答應了。

竹灘鄉的河邊風景優美,空氣清新。退休後的老牛一家人,就住在河畔的一處小院,老牛又喜歡種花弄草,住在其中,恰似世外桃源。

老牛對到來的柳成蔭十分客氣。原來他和妻子辛良楠年輕時候東奔西走,到老都落了一身病,也曾經到處許願,也學過別的門派的氣功,效果甚微,花錢倒是不少。聽一個老朋友說這功法的效果神奇,便上心了。

柳成蔭是全心教動作。正在學習動作的時候,突然聽到“喀吧”一聲,聲音很大,嚇了一跳,便問:“是怎麼了?”老牛的妻子笑了:“就這樣,關節響的。”柳成蔭也不好意思的笑了。這時,他才留神了一下辛良楠,面色青黃,精神不振,身上肯定不是一兩種病,應該說沉疴在身。

雖然他們學的很認真,柳成蔭倒沒有什麼信心,他們能堅持下去嗎?

結果出於他的意料,幾個月後,老牛的身體有了很大的好轉,他的妻子紅光滿面,疾病全無了。他們家以後經常有二、三十人來煉功,加上不常來的有一百多個,成了竹灘鄉最大的煉功點。

                                   
      顛沛流離數十年
      一身百病實堪憐
      若非此日逢真法
      早已芳名在九泉 
 

第六回       神跡

大法在清河縣洪傳,出現的奇蹟太多了。

楊風清雖說在縣城工作,他的老家在黑龍鎮的灘頭村。他父親楊業原來在外省的煤礦上工作,早已退休;母親唐琴年輕時候在一家工廠工作,當時廠子早已倒閉,沒有什麼經濟來源了。他的弟弟楊風飛也已經成家,和妻子在金融單位工作。

楊風清得法以後,便向家人介紹,不久一家人都修煉起來。楊業在煤礦工作也不是技術工人,直接下井挖煤,身體早已不成樣子,一聽說修煉,也來了興趣。剛開始修煉不久,就出現了“感冒”的症狀,有點發燒,咳嗽不停止,如同書上說的“消業” ,和過去的感冒有很大的不同,於是觀察了一下吐出的痰,黑乎乎的,仔細一看大吃一驚,原來是煤渣沫!這不就是過去工作吸入的肺中的嗎?怪不得許多老工友剛退休就送了命,全是它們作怪!

自從把煤渣咳嗽出來以後,身體好像又恢復到了年輕的時候了。

說起唐琴,她的身體更差,曾經在醫院檢查出了患子宮癌,不過她本人可能還不知情。自從修煉後自然也沒有什麼症狀了。 

楊風飛和妻子都是有知識的人,他們無論從現代科學的角度上看法輪功的理論,還是現實中看實際效果,都覺很不錯,於是也修煉起來。修煉以後,他們人品得到了同事和領導的讚揚,身體也讓大家羨慕。

新世紀商場的職工路長明,自幼聰明,多才多藝,無奈五十多歲的時候得了惱血栓,半身不遂了。前幾年流行一種**真功,為了治療疾病修習起來,說這氣功也有點效果,當時“天目” 開了,也曾經看到過另外空間的東西,不過其它效果不明顯。當法輪功讓他從輪椅上站起來的時候,他暗暗讚嘆,真神!

路長明的小弟弟路長發,少年得志,風流倜儻,在縣政府上班,也有一段傳奇故事。幾年前,曾經分別有兩個道士要帶他去修煉,他哪裡舍的自己的美妻嬌子,理想的工作。其中一個自稱是武當山的道士,直接找來,還表演了一下自己的小法術,當這他的面,手輕輕一揮,他的辦公室馬上就沒有電了,又一揮,電有來了,把他羨慕的不行,但是最終還是沒有跟隨道人。

鑒於法輪功的神奇,又能在紅塵修煉,也加入到了修煉的行列。

黑龍鎮的林愛山,當時候五十多歲,可惜早年操勞過度,過早就謝了頂,面部粗糙。他年輕時,喜歡遊山玩水,尋道訪友,頗有見聞。要說想修煉的心,早年就有, 可惜真法難尋。曾經在湖北的深山中見過一個道人,一個人在山洞裡苦修。他和同行朋友送給道人禮物,那道人把禮物放在地上,用手劃了一個圈圍住。很奇怪,山洞裡本來老鼠很多,來到圈邊“吱吱”叫,就是不敢入內。後來他又教了林愛山們一點小咒語。還曾經在北京的高官親戚那裡聽說過一個華山老道人,晚上白雲觀用飯,之後就回華山休息,第二天一早就又回到白雲觀。還有一次偶然的機會,見到一個知名將軍表演輕功,瞬間飛到了禮堂的大燈上,又像樹葉一樣從開著的窗戶落到了禮堂的外邊。

說來這都是些小法小術,不足為奇,但是倒是誘發了他要修煉的念頭。不過,可能是他有點執著功能的心理吧,修煉後也沒有發現出什麼特異功能,頭上的禿頂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長出了一些頭髮,身體自然不用說了。

中**石油公司的歐陽靜山也修煉法輪功,可惜的是他們的兒子小剛十來歲了,智力低下,每門功課就是十幾分,可愁壞了他們夫婦。

恰在此時,他們也讓孩子學習法輪功。小剛當時比較小,修煉起來還是湯湯水水的,不知道精進,不過有一天,正在煉功的時候,他覺的自己的腦袋有人給拍一下。從此他的功課大有長進,每門功課都提高了幾十分,特別是數學竟然能及格了。夫婦兩人和親戚們深感神奇。

本地區的第一法會,是十分神聖和莊嚴的。只可惜那時候的柳成蔭還不知道珍惜,錯過了良緣。

參加過此次法會的學員,回來後心情激動的給他講了一件事情:這次法會有個學員的心得體會非常感人。

這個學員叫牛良,起初和鄰居也沒有什麼矛盾,後來鄰居家養了一條大狼狗。狼狗經常在共有的樓道里拉屎撒尿,弄的十分骯髒,為此兩家生了氣,對方懷恨在心。不久,鄰居領了個修煉邪術的人,在他們的樓道里燒了香和表紙,從此,牛良變得了病。

這病可不輕,治療來治療去,還越來越重,大小醫院到處都去,就是沒有好轉的跡象。仔細一檢查,五臟六腑全壞了,怎麼辦?實在沒有辦法,他們到處燒香拜佛,見寺廟就進去磕頭,可是也無濟於事。

他們一家思來想去,決定向對方屈服。當他堂堂男子漢跪在人家面前求饒時,不料對方不接受,竟然哈哈大笑:“去告呀!到法院去告我,看他們拿我怎麼辦?!”

他的人生看來是真的到了絕路,只有等死了。正在此時,有人給他介紹法輪功,於是決定撞撞大運。在他得法後一天晚上,做了一個夢,只見李老師用一個潔白的漁網向他撒來,然後一收,裡邊竟然有一條丈余長的大蛇,還有無數條小蛇,在亂竄亂動。不過一會就全部化成水,死去了。

清晨起來,他發現:自己所有的病都沒有了。

牛良在法會上發言的時候,啼淚交流,心情激動,轉身跪下又給會場的師父法像磕了三個響頭,全場掌聲如雷。

可惜柳成蔭沒有親眼目睹這激動人心的一幕,深深遺憾。

以上只不過說了些簡單的例子,其實,由於修煉了大法,人們的心靈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他們不會去偷、去搶、去詐騙......紛紛去掉了過去抽菸、酗酒的惡習。鄰里之間和睦起來,夫妻之間互助互敬,領導和員工之間不再敵對......

共黨統治下的大陸,本來是人人為近敵的,如果不是後來的殘酷鎮壓法輪功,應該很快會成為古風復興的樂土。

慈悲
東土多年國不昌
紛紛亂象見金光
朝廷當日多深慮
善解因緣洪福長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