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說:重生(五)

辛明


【正見網2012年10月11日】

第九回  牢獄之災

位於清河縣夾河鄉的看守所,一直承擔著關押犯罪嫌疑人和離服刑期不滿一年的犯人。如今常被送來一群不同尋常的人,他們就是法輪功的學員。

沒有犯罪嫌疑的人被送入牢房,這對大陸來說,本來就是尋常的事情,不過像今天這麼多,還是以前沒有的現象。圖的是什麼呢?是名?是利?是財?是色?......號子(單元監室)里羈押的人是難理解的,就連獄警和所長們也很難理解。

在這個物慾橫流,道德墮落的時代,哪裡還有這麼“傻”的人群?他們實在是想不通。不過,隨著與學員們接觸的越來越多,他們漸漸的明白了一些:這好像類似宗 教信仰,不過是氣功,健身效果很神奇,能讓人真的變成好人;不過現在國家反對,難道就不能變通,說個謊話,回家練不就是了嘛!

對於說謊基本就成了生存本能的大陸人來說,那還不是家常便飯。不過,對於修煉法輪功的學員來說,要想真的修煉,那麼就不能說謊,這是最基本的要求;從一個 很淺顯的角度來說,鎮壓一個利國利民的功法是錯誤的;對法輪功的創始人的污衊和誹謗,違背了事實,這是不公正的對待;妨害了原來的學員繼續修煉,也阻礙了 將來的人來修煉得益,這對誰有好處呢?

如今的看守所,可不叫人來吃閒飯的,是要干工作的。這類工作幾天就可以學會,沒有什麼難度,一般是些糊紙盒、做墊子和工藝品。不過工作量太大,無論冬夏, 清晨六點,準時起床,馬上幹活,一直做到十二點左右;有的號子有時急於趕任務,三天三夜都沒有真正睡覺,睏了中午的時候就在地板上,迷糊一會。每天僅僅給 一元錢的報酬,可以買一個多饅頭。如果號子裡的人因為過失毀了貨,那就要刑具侍侯了,手銬那是小菜,幾十斤的腳鐐,誰受的了?有種刑具叫撐銬,非常可怕, 人根本就受不了,弄不好就暈死過去。按所長的說法,貨比你的命還重要!

如今的看守所,是創收機關。一個也確實滿足它本身的開支,這個數目小。再一個主要可以有巨大經濟收入,羈押人自然是“奴工”。

那些犯罪嫌疑人除了無罪冤枉的外,大多數都急於趕快把案子了結,趕緊去監獄,那裡畢竟正規一點。有一少部分人不受罪,那就是貪官,所謂“經濟犯罪”的,有錢有關係,照樣逍遙自在。

自從看守所里的人對法輪功學員有一定了解後,除了一些惡性大的犯人外,對他們比較客氣。其一,學員們人好,對他們也好。其二,學員們沒有犯罪。

學員們和被羈押的人一起受苦,在承受各種折磨的情況下,得空就講真相。所外的家屬和親戚們也倍受煎熬。

家屬和親戚如果是對法輪功有了解的,除了給金錢外,一般沒有給學員們的太大的壓力。如果沒有了解,或者是反對上訪的,那就有可能不給錢,讓學員在裡邊挨 餓。其實他們何嘗不知道,把好人關在監勞是不對的,可是他們有什麼辦法呢?只是希望他們改變做法,“好漢不吃眼前虧”。

柳成蔭的妻子早已下崗幾年,生活基本靠他的工資生活。如果失去工作,生活如何開支?就是找新的工作,在牢房裡給誰工作呢?所以當她求爺爺,告奶奶見到的 時,再看看他不甚整齊的光頭,長長的鬍鬚,憔悴的面龐,禁不住哭了。柳成蔭心如刀絞,強忍眼淚。怎麼辦?如果自己不說謊、妥協,自己的人生倒也罷了,妻子 的生活呢?為什麼要讓別人我自己流淚?  但是,法輪功是真正的佛法修煉,有利國民的好功法;李老師受到了不公平的對待,作為一個修煉受益的學員,難道不應該說句公道話嗎?如果都不出來證實大法 好,世人怎麼會了解呢?......

這樣的例子,實在太多,只要鎮壓沒有結束,妻離子散,父怨母泣時時發生,大陸學員家屬和親戚的眼淚就不會停止。

正是:               悲
                 當空正見烏雲舞
                 仗義直言牢獄苦
                 只為世人真相明
                 忍看妻子淚如雨

 第十回   拘留所

上訪的學員們在看守所到了法定的期限後,不能再關了,但是沒有放回家,地方機關根據上級的精神,囚禁在拘留所,叫“監視居住”。本來這監視居住的對像是犯罪嫌疑人,現在成了學員們的羈押的場所。

絕食自古以來人在特定情況下表達自己意志的方式,是一種非暴力。這時的學員們為了獲得自由,也採用了這個方式,希望地方政府釋放自己。

這絕食,如果再加上絕水,決對是很難做到了,但是學員們做到了。一二十人集體絕食,在這個小縣真是從來沒有的先例。縣裡的官員也很擔心,不過需要看上級的指示,因為這是所謂的“政治事件”。

絕食絕水可不容易,據說五天五夜是男子的極限,女的多一天一夜。開始絕食的時候,柳成蔭覺得很餓,慢慢就不覺得餓了,一兩天後,身體就慢慢的變的冰冷。柳成蔭等人自己沒有發現,十分著急的親屬們,碰到他們很冷的手才發現。起初,官員們也沒有當回事,幾天後,發現學員們動真格了,但是還不肯釋放。四天後,便開始聯繫來醫生給學員灌食,也就是鼻飼。

本來學員們在看守所已經嚴重的受到折磨,再加上幾天的絕食絕水,早已瘦的不成樣子,腰象麻杆兒。有個女學員拒絕灌食,大聲呼喚。看著這殘忍的一幕,不少關在拘留所的其他民眾滿眼熱淚。

後來學員們在家屬和親戚的勸說下吃了飯。雖然這次絕食沒有堅持太長的時間,但是凡是看到這個場面的民眾來說,已經足夠震撼。學員們對法輪功的堅定,對真理的堅持,共產黨的殘暴和無恥,都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這種絕食對學員的身體傷害非常大,後來有學員在非法抓捕後,絕食的時間很長,一兩個月,最後奄奄一息了才被抬回家。

很多人不了解監視居住,以為就是有人監視你的居住。大錯特錯,因為它其實就是另一種不正規的監禁方式。其最長期限是六個月,不過到期後,可以來下一次,俗 稱“小無期”。也就是想多長時間多長時間,沒有什麼限制。說起來,是一種措施,其實就是羈押。早成來迫害民眾的工具,只看官員們的意志了。

這裡比較自由,不要幹活,吃飯得花錢,就房間也不是免費的,走人的時候清算。按住中低檔旅館的價格。

柳成蔭才來這裡的時候,晚上還睡不好覺,一入夢鄉,便又開始在夢裡干起看守所的活來了,十分緊張。過了一段時間才好,看來在看守所是受到了刺激。

這裡邊的人形形色色,一般都是有問題的。學員們對他們很和善,向他們講解法輪功的真相,大多數都十分認同。有的還表示出去以後要修煉。

這天,他需要牙刷、牙膏,可是出不去。其中一個學員李鳳,托她的丈夫幫忙。送來時,柳成蔭留心了一下這位朋友,只見他高高個頭,身材略瘦,濃眉大眼,臉色紅白,氣質高雅,好一個瀟洒的男子。後來才知道也是個學員,做工藝品的生意。

原來全縣各處的學員基本相識的不多。為什麼呢?因為法輪功人人可以修煉,然而根本沒有什麼組織,也不需要組織。修煉的形式是非常鬆散,大道無形嘛!從淺處說,是祛病健身;深一點,如同宗教,希望成為高級生命,得到解脫。與俗世的政府乃至共產黨沒有任何的衝突。

現在關在一起,相互開始熟悉起來。通過交流,大家更覺的法輪功的神奇和珍貴。青山鄉的慕容竹說起了自己的經歷,他自小愛好武術,在家操槍弄棒,好不快活。可惜他有先天的心臟病,鍛鍊也沒有什麼效果。前幾年,哥哥修煉了,告訴他很神奇,他於是也修煉起來。有一天,正在打坐,忽然覺的自己心臟的部位有東西轉了幾圈,可能就是法輪,從此,他的心臟病徹底好了。

在這裡,柳成蔭見到了那個曾經全身癱瘓的學員,如今神采奕奕。他講了自己的經歷,大家唏噓不已。

這裡邊有個女學員韓梅,身體因為修煉才變好。如今因為上訪有了牢獄之災,又不讓修煉,病情日益惡化。可是當局就是不釋放,不讓她能接受正規的治療。只見她很隨和,很喜歡微笑,十分有氣節,一直不斷的向當局講真相。

幾個月後,她逼迫交出幾百元的“政治保釋金”,終於被釋放了,但是病耽擱的太久,無法醫治,一個月後就去世了。

去參加葬禮的人很多,不少學員也去了......
                  芳
              冰封四野雪茫茫
              萬里江山風暴狂
              塵路再無梅傲影
              此時玉闕有天香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