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秦檜跪像看古人對待歷史的態度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2年10月21日】

杭州西湖岸畔秦檜一跪千年,在歷史定論中,在人們的心中,他永遠要跪在那裡,這是人們對歷史人物的評價和是非的定論。人們在杭州的岳王廟、岳墓前追憶岳飛抗金光輝業績的同時總是要對秦檜等這四個面向岳墓而跪的鐵鑄奸像痛罵一番。千百年來,人們是多麼懷念岳飛等忠臣良將,而對秦檜等奸臣又是何等的痛恨和憎惡。歷史和人民明辨:什麼是正義,什麼是邪惡,什麼是真正的英雄本色!

岳飛“精忠報國”的事跡和“還我河山”的浩然正氣激勵著一代又一代中華兒女。在金兵大舉進兵中原之時,岳飛等愛國將領,力主抗戰,收復失地。岳飛胸懷使天朝一統、海內昇平的報國之志,率領“岳家軍”屢建奇功,他治軍嚴明,愛民如子,親自參與指揮了一百二十六役,未嘗一敗,是名副其實的常勝將軍,使金軍不得不發出“撼山易,撼岳家軍難”的感嘆。在河南朱仙鎮,岳飛和韓世忠等幾位元帥兵合一處,準備渡過黃河收復失地,直搗金國都城黃龍府。

而其時秦檜已作了金人內應,以出賣南宋為己任。他怕岳飛北伐成功,唆使宋高宗在一天之內連下十二道金牌,強令岳飛退兵。岳飛回臨安後,秦檜一心想害死岳飛,他讓奸臣張俊、万俟卨向朝廷誣告岳飛謀反,將其下獄,用盡酷刑,逼其招供,因找不到任何罪證,就以“莫須有”的罪名陷害。秦檜與其妻王氏在東窗下密謀,寫了一張小紙條交給獄官,命人將岳飛秘密殺害於獄中。岳飛臨刑前,在大理寺風波亭上奮筆疾書“天日昭昭,天日昭昭”八個大字,同時被害的還有兒子岳雲、部將張憲。全國人民都飲淚而泣,“天下冤之,聞者流涕”。奸臣秦檜夫妻,釀下了這起人神共怒的千古奇冤。

對於秦檜陷害忠良的罪行,南宋史家呂中在《中興大事記》中記載:“岳飛忠孝出於天性,自結髮從戎,凡歷數百戰,內平劇盜,外抗強胡。其用兵也,尤其善以寡勝眾。其從杜充也,以八百人破群盜五十萬眾於南熏門外;其破曹成也,以八千人破其十萬眾於桂嶺;其戰兀朮也,於穎昌則以背嵬八百,於朱仙鎮則以背嵬五百,皆破其眾十餘萬。虜人所畏服,不敢以名稱,至以父呼之”、“自兀朮有必殺飛而後可和之言,秦檜之心與虜合,而張俊之心又與檜合,媒孽橫生,不置之死地不止。万俟卨以願備鍛鍊,自諫議而得中丞,附會其事,無所不至。飛死,世忠罷,中外大權盡歸於檜,於是盡逐君子,盡用小人矣!”秦檜陷害忠良,壞事做盡,後來背上發疽而死,人們都說這是報應發作。王氏不久亦死。

宋孝宗時,岳飛得到平反昭雪,被追封鄂王。人們在杭州的西湖邊修造了岳墳、岳廟,永遠紀念他。由於人們十分痛恨秦檜,就採用多種形式去鞭撻、譏諷他。如群眾用麵粉捏成秦檜形像,放油鍋中煎炸,後來簡化製作過程,只剩得兩條長腿,變成現在油條的樣子。幾百年來,人們一直叫它“油炸檜”。

而在岳飛廟裡,岳飛一身戎裝的塑像端坐在大殿中央,紫袍金甲,氣宇軒昂,按劍而坐。上方懸掛的匾額上寫著“還我河山”。在其墓前,人們又用生鐵澆鑄了秦檜、王氏、万俟卨、張俊的跪像,圈在鐵柵內,袒胸露臂反剪雙手,長跪於英雄墓前,不分寒冬酷夏、白日黑夜地承受世人的唾罵和痛擊。跪像令人震撼,久久難忘。秦檜是殺害岳飛等人的罪魁;王氏助紂為虐,當秦檜因弄不到為岳飛定案的證詞而焦急時,她提醒秦檜“捉虎易,放虎難也”,是個蛇蠍心腸的毒婦;万俟卨充當鷹犬,心狠手辣,明知岳飛是冤案,卻用極殘忍的手段搞刑訊逼供,是直接殺害岳飛等人的劊子手;張俊嫉賢妒能,依附權勢,秉承秦檜旨意,極力陷害岳飛,是殺害岳飛等人的幫凶。

岳飛墓前有一幅對聯:“正邪自古同冰炭,毀譽於今判偽真”,鮮明的表達了人們的愛憎。墓門石柱上鐫刻著一幅人們多年稱頌的名聯:“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鐵無辜鑄佞臣”,對聯作者賦予事物以人格化,用“青山有幸”和“白鐵無辜”表現出天地萬物、舉世都為英雄的忠義而感動。

秦檜夫婦跪像不止是杭州岳王廟內岳飛墓前的這一對。歷史上秦檜夫婦跪像有多對,如位於河南省湯陰縣的岳飛故鄉,後人在此設廟並鑄秦檜夫婦跪像,反剪雙手,面墓而跪,形像沮喪;位於河南省開封市朱仙鎮岳飛廟前的秦檜夫婦跪像,成赤身綁跪狀,朱仙鎮在宋時是岳飛北伐駐軍並大戰金兀朮的地方;位於河南淮陽太吳伏羲陵內的秦檜夫婦跪像,上身赤裸,雙手反剪,似有求饒之勢。另外,在江西、江蘇、湖北等多地岳飛祠處也有秦檜夫婦跪像。

岳飛堅貞不屈,保衛中原,保衛華夏文明,扶植綱常,萬古流芳,其愛國精神代代相傳。而秦檜成為歷史的千古罪人,將永遠跪在英雄的面前,千秋萬代受世人唾罵與鄙視,永遠被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千百年來,隨著歲月的流逝,人們對奸臣的痛恨積累彌深,跪像一再被憤怒的世人擊毀,又一再被重鑄出來供人們排遣義憤。後人有詩曰:“忠臣為國死銜冤,天道昭昭自可憐。留得青青公道史,是非千載在人間。”又有詩曰:“萬古共稱秦檜惡,千年難沒岳飛忠。日月同明惟赤膽,天人共鑒在清衷。”又有詩罵秦檜:“竊弄威權意氣豪,誰知一旦似冰消。請看臨死神人擊,天道昭昭定不饒!”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