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精選今譯:狐卷子論五不足恃

【原文】

韓文侯問狐卷子曰:“父賢足恃乎?”對曰:“不足。”

“子賢足恃乎?” 對曰:“不足。”

“兄賢足恃乎?” 對曰:“不足。”

“弟賢足恃乎?” 對曰:“不足。”

“臣賢足恃乎?” 對曰:“不足。”

文侯勃然作色而怒,曰:“寡人問此五者於子,一 一以為不足者,何也?”

對曰:“父賢不過堯,而丹朱放。子賢不過舜,而瞽瞍拘。兄賢不過舜,而象放。弟賢不過周公,而管叔誅。臣賢不過湯武,而桀紂伐。望人者不至,恃人者不久。君欲治,從身始。人何可恃乎?”

 ——韓嬰《韓詩外傳》

【今譯】

韓文侯問狐卷子:“父親賢明,子女就可以依賴嗎?”狐卷子回答說:“不可以。”

韓文侯又問:“兒子賢明,父母就可以依賴嗎?” 狐卷子回答說:“不可以。”

韓文侯再問:“兄長賢明,弟妹就可以依賴嗎?” 狐卷子回答說:“不可以。”

韓文侯又問:“弟弟賢明,兄長就可以依賴嗎?” 狐卷子回答說:“不可以。”

韓文侯再問:“臣子賢明,君主就可以依賴嗎?” 狐卷子回答說:“不可以。”

韓文侯立刻變了臉色,怒氣沖沖地責問:“我問你五個問題,你都說不可以依賴,這是為甚麼?”

狐卷子回答說:“父親賢明,沒有能超過堯的,而他的兒子丹朱,傲慢荒淫,后被流放;兒子賢明,沒有能超過舜的,而舜的瞎眼父親與小兒子象,合謀殺害舜,后被拘禁;兄長賢明,沒有能超過舜的,而他的弟弟象,被放逐;弟弟賢明,沒有能超過周公(周旦)的,而他的兄長管叔,因搞叛亂被殺;臣子賢明,沒有能超過商湯和周武王的,而其主夏桀和商紂,因荒淫殘暴,遭到討伐。所以,老是想依賴他人,是不會達到目的的;恃仗他人,也是不會長久的。君主您想使國家得到治理,應該從自身做起。別人有甚麼可以依賴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