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歸程(三)

小舟


【正見網2013年01月18日】

第六章

步行在沿江的駁岸上,秋風微涼,不遠處的一條散落著靜謐漁火的烏篷船慢慢駛來,那船家有一句沒一句的唱著不知名字的歌謠。你走在他的身後,心情平靜,絲毫沒有了先前的那種不自在,沒想到那個護身符有這樣的威力。其實當你見到他時更是驚訝,他容貌清秀,完全不是印象里那種詩書滿腹的老者形像。不過仔細想想,若他要是一個老人,那才是真使人驚訝的事情呢。

你們一邊信步走著,一邊象是老朋友一樣山南海北的聊著,完全沒有因第一次見面而有任何拘束。

他給你指了指他們這最有名的山,並說著歷史上的名人在這裡留下的精彩故事,你聽著聽著突然生出了一種“這地方我以前來過的”感覺。

你把這個感覺對他說了以後,他半開玩笑道:“那你就是那個古人吧。”

“有些時候真是覺得很奇怪。”你似問非問的說道,“明明沒去過的地方,但是到了那個地方就感覺曾經去過,甚至還會隱約感覺到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

他思索了會,說道:“其實也不奇怪,你聽說過預言嗎?”

“知道一些,什麼《馬前課》、《推背圖》,還有什麼《燒餅歌》之類的。”你停頓了一下繼續道,“對了,那些不就是你以前對我說的嗎,我還記得你說這些很重要,讓我仔細看看,結果最後我還是什麼都沒看明白。”

“其實那裡面寫的就是未來的事情,那是以前有功能的人在他能力範圍內,看到未來世間和宇宙的變化從而寫出來在要緊關頭給世人看的。”他說,“因為是寫未來的事情,所以那些預言的作者都採用隱晦的象字謎一樣的形式,為的是不破壞常人的社會形式。”

你說:“用功能預測未來什麼的,這些東西只有小說裡面才有的吧。”

“藝術也是來源於現實的。”他說,“其實特異功能一直是存在的,你比如說你能知道自己去過某個地方,或知道將要發生什麼事情,那常人就說是第六感,其實就是特異功能,只不過你的功能很小或不怎麼好用,而大功能有的就不多見了,因為那也不是一般人能具備的了的,所以就導致許多人對它不認識,在三國時,華佗一看曹操就知道他腦子裡是個瘤,因為華佗是特異功能嘛,而曹操沒有這能力,所以曹操以為華佗想拿他的腦袋,就把華佗關了起來。”

你聽著覺得他說的似乎有點道理,但是覺得又有點玄乎。

他看看你沒說話就繼續道:“那扁鵲給蔡桓公治病不也是一樣的嗎,中醫講望聞問切,為什麼把望擺在開頭,那是因為這是中醫治病的最高境界,最厲害的手法,他只要看看就能知道那病人的病因是什麼,而且古代醫書上也明確記載了那些大醫學家也都是特異功能者。”

“可能是古代人騙人的吧?”你脫口而出。

他看著你笑了:“你覺得是講究仁義禮智信的古人會騙人呢,還是只講究物質享受只注重現實的現代人會騙人呢。”

他接著說:“其實現代人才是最可憐的,被從小灌輸進化論和無神論,被黨媒一言堂毒害著,導致現代人對古代人的認識非常偏激,總把封建落後愚昧等詞和古代人聯繫起來,如果真是這樣,為什麼古代會有《道德經》,會有唐詩宋詞元曲,會有數不清的文明古蹟,那真的是愚昧和落後的人能創造出來的東西嗎,那為什麼現代這麼聰明的人寫不出象是李白那樣的詩,蘇軾那樣的詞,寫不出象《西遊記》、《紅樓夢》那樣的小說,而且信那些神奇之事的人都不是等閒之輩,就像秦始皇,他都能統一了中國,這種人會隨隨便便的去找騙人的仙丹嗎?”

你默默聽著不知道怎麼反駁才好,就說:“那些神話傳說我們也沒看見啊,誰知道是真的假的?”

“不能說你看不見的就是假的,不存在的,那你現在能看見太陽嗎?”他反問道。

你被他問的急了,就說:“能!”

他看了看你,笑了,你也笑了。

他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對不起啊,本想讓你理解我所要表達的意思,結果卻……”

你被他突如其來的道歉弄得不好意思起來,你摸摸頭說道:“其實我知道你的意思。”

他笑著說:“明白就好,其實我就是想告訴你人在迷中,常人都被這表面物質迷住了。”

“人在迷中?”這種說法倒是你頭一次聽說。

“是啊,人在迷中。”他又重複了一遍。

“那誰不在迷中?”

你看看他,似乎在醞釀著什麼,但又遲遲不說話,於是你有點急切的說:“有什麼話你快點說啊。”

“覺者。”他突然改變那不急不慢的口吻堅定的說。

“覺者?”你內心深處的某一個地方震動起來,接著感到身上有股熱流在漫延,那是一種很微妙的體驗。

“是的,覺者。”

“那怎麼跳出迷中,怎麼做一個覺者?”

“你不是說過嗎。”

“我說過?”你很奇怪。

“修煉啊,修成正法正覺超脫紅塵的覺者。”

“不是我說,我是聽一個阿姨說的,那個阿姨和你一樣對我說了很多東西呢。”

“哪個阿姨?”他問道。

“就是這個。”你拿出阿姨給的那個護身符,在他面前亮了亮,“她送給我的。”

他拿著那個護身符仔細看了起來,那平靜的臉上第一次顯現出了驚奇的表情,沒想到那阿姨的護身符有這麼大的作用。雖然僅僅只是幾秒鐘的時間,但你看的真切,那足以使你驚喜了,因為你又有了一個新的發現。

“好好拿著。”他把護身符交還給了你。

“那你說,什麼是修煉啊?”你接過護身符並小心翼翼的放進了口袋裡。

“簡單的說,就是如何去做一個好人。比如說,在社會上,在工作中,有人傷害了你,你不去和他計較,有人罵你,你也不當一回事,你能忍受過去。在名利的考驗中,你能擺放好心態,不和別人去爭去鬥。”

“這容易。”你不假思索道。

他看了看你,繼續道:“在感情受到衝擊的時候,也能放下心來,不去執著。”

“這我辦不到。”你說的是實話。

他笑了:“那可以先去名利心。”好像在對你說,又好像是他的自言自語。

“人怎麼可能把感情放下呢?”你問,不然人活著多沒意思啊。

“把情放下不是對人冷酷,因為情不只是你多麼喜歡一個人,你如果討厭一個人,那也是情。”

這你倒是第一次聽說。

“而真正放下情,你就會修出慈悲,那是一種很神聖的東西,那時候,你不但對你的家人很好,你會發現你對誰都是一樣的。”他繼續說道。

這樣啊。你若有所思,想著對誰都一樣好到底是怎麼樣一種狀態。

此刻,沿江的燈光突然全部熄滅,那黑色襲來,試圖將你們包裹,而只那懸停於半空的月還在散著幽幽光華,正為你們照亮腳下的路,但是眼前的這些變化並沒有打動那個沉思中的你。

“那你剛才說的常人都被這表面物質迷住,這個我不太懂哦。”

他想了想說:“我談談我個人的理解啊,你比如說我們看到了一個橘子,以我們現在的認識當然知道橘子是可以吃到,但是如果是嬰兒的話,他當然不知道橘子是什麼東西。後來等他有了知識,知道橘子是樹上長的,把橘子皮剝掉可以吃裡面的果肉,等他再長大一些,他就會知道橘子皮也是可以吃的,只不過需要加工成橙皮,甚至是可以入藥。”

“這是當然。”你還是沒明白他想要說的是什麼。

“那麼當他成為了一個科學家的時候,那麼他就會知道橘子的更多作用,他會知道橘子裡含有多少化學元素,人們也就可以用這些化學元素來為自己服務了。”

他繼續說道:“那再往下認識的話,你會發現,橘子裡有無數的分子,分子裡有原子,原子裡有原子核、中子、電子、質子,那再往下看,裡面還有夸克、中微子。當然,以現有的科學,到了中微子已經研究到物質的盡頭了。但是那中微子裡面還有多少更微小的物質呢?”

“無數?”你也不確定。

“對,無量無際無數的微小物質,但是以我們現有的科學儀器是根本無法探知的。那麼回到剛才的話題,當我們看到了一個橘子,它僅僅是一個橘子嗎,表面上看,它確實還是一個橘子,但是在它的微觀下卻是有無限多的微粒,那它們是以什麼形態存在著的?”

你當然知道他不是在問你。

“其實我們用現代科學去探求那些東西,是永遠也無法探求到的。就像是一個嬰兒,他怎麼能知道橘子是由分子構成的呢。而現在人類對宇宙對真理的探求不正是象一個嬰兒一般嗎?所以說,人所認識的現實,用眼睛看到的一切,人認為是現實,是真實,其實只是事物最表面的表現而已。”

“那人都是看事物的表面的啊。”

“所以常人才對名利情這麼難割捨,所以人們才會有各種矛盾甚至是戰爭,所以現在的人才會無限度的去做壞事,因為人看不到做壞事時會產生黑色物質業力,而那業力才是造成人災難的真正原因所在。”

“就是古人說的善惡有報吧。”

“是的。”

“那古人又從哪聽來的這些道理呢?”

“你想知道?”

“想啊,快別賣關子了。”

“我倒是有一本書可以解答你心中的困惑?”

“什麼名字?”

“《轉法輪》。”

“那是不是就是護身符上的那個?”

“沒錯。”

“那電視上的那些宣傳是怎麼回事?”這麼問並不是你因為不知道,你在你們家鄉遇到過幾次煉法輪功的,他們都給了你真相資料,當時你只是覺的這些人是在反共,而根本就沒有在意那些真相材料中因為煉功而被迫害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事實。

“其實,歷史上的正教修煉都是在魔難中走出來的,當年耶穌基督傳他的道的時候,羅馬皇帝就把基督教定為邪教,他自己燒毀宮殿並嫁禍給善良的基督徒們,甚至把耶穌基督都釘在十字架上。”

“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因為嫉妒。他嫉妒耶穌比他更得人心,他嫉妒人們都相信耶穌的話,他害怕自己失去權力。而有理智的人是去反省自己失去人心的原因並改正先前的錯誤,而不是用愚蠢的栽贓及迫害來鞏固自己的權利。”

“那耶穌也不是要他的政權啊,他有什麼可嫉妒的?”你還是不明白。

“對,中國有句古話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小人每每以自己那齷齪的想法去衡量周遭,他考慮問題的時候都是站在別人怎麼樣會傷害他的利益占有他的權力這個角度上,因為他就是這麼去對待別人的,所以他們永遠不會真正理解正人君子的氣度及其高尚的品德的,更何況是去理解一群捨棄世間執著的修煉人。”

“那法輪功也是好的咯?”

“當然是好的,法輪大法是修煉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的高德大法,你以前所看到的電視上所有的宣傳都是中共政府為了取締大法而造的假。”

“所有都是假的?總有一些是真的吧,到底也是人民政府啊。”你還是有點疑惑。

“其實你翻開歷史的過去幾十年,中國人經歷了無數次的迫害,雖然這些在教科書上都是輕描淡寫的一筆帶過,但是你只要問問年歲大一點的人,都是對當時的情況不寒而慄的。”他停了一會繼續道,“三反、五反、大躍進、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六四哪一次不是災難?而那些持反對意見者,即使是身居國家主席的高位哪一個不又是被宣傳成十惡不赦從而被殘酷迫害的?”

“這倒是,這些都是災難。”這你是清楚的,但你總以為那些都是歷史的過去,都是書本上的東西,和自己太遙遠也沒有什麼關係,可是沒想到這迫害就距離你那麼近,你回憶當時的情景時,電視裡二十四小時鋪天蓋地的誹謗宣傳幾乎遮天蔽日而來,這來至整個政府的污衊對那些煉法輪功的人是多麼大的打擊啊。

“哎,法輪功太可憐了。”你嘆息道。

“總會有雲消霧散的一天的。”他說。

你好像突然意識到什麼:“你該不會是法輪功吧?”

“是啊。”

“你也?”你覺得自己好像是被騙了一樣,感覺大腦有點承受不住了,你不住的想著:“不會吧,他怎麼會是法輪功,他竟然是法輪功,今天才知道他也是煉法輪功的,他也太能瞞了吧,我以前怎麼一點也看不出來呢?”

你拍拍腦袋道:“我大腦有點短路,你讓我好好想想。”

他笑出聲了:“好吧,好吧,你慢慢想吧,大法是好是壞你自己明辨。”

“其實那個阿姨也和我說這些,我也有一個問題想不明白。”你沉默了一會說道,“你們法輪功真有這麼神麼,讓全世界億萬民眾都來修煉?”

“那你得自己從書中找答案了。”他笑著說,笑容乾淨而又神秘。

第七章

回到賓館,已經十二點了,若是往常的這個時間,你應該沉浸在某個荒誕獵奇的夢中。可是現在,你睡意全無,你想趕快翻看這本被他說成是“我有幸讀到,也是這輩子讀到最好的書”。

你拿起書正準備翻,突然腦海里跳出了一句他的囑咐:看書前要把手洗乾淨。

好吧,這是你答應過他的。

此時此刻,萬物皆已沉眠,墜入那比紅塵更難以琢磨的迷夢中,只有那不知藏身何處的山蟲還在欲斷欲續的鳴叫著。

你全神貫注的看著書,忘記了時間的流逝,你被書中的法理所深深折服,原來這就是你要找的“解脫之法”啊。你覺的自己終於找到了真理,找到了歸宿,你知道了書中說的“佛法”不是迷信而是更高的科學,你明白了做好事能積德,而德是一種在另外空間有形的物質,它才是能決定你一生的東西,你了悟了人來世的目地不是為了別的而是為了修煉能返回自己真正的家園。每當你看完一個章節時,就迫不及待的去看下一個章節。雖然書中所闡述的法理對你而言完全是全新的概念,但你卻覺得一點也不陌生,似乎有一念在告訴自己:我就是為了得這部法而來的。

之前還帶有的懷疑和困惑一掃而光,這真理之光強大如突破天際的力量照進了你每個細胞的微觀中,你幾乎沒有猶豫的接受了書中所闡述的全部法理。

這不就是迷中世人所追尋的大法嗎?你失落著相逢恨晚,你幸福著得來不易,你嘆息著世人的沉迷,為何如此博大精深的佛法修煉會被政府歪曲成那個樣子?

合上書時,陽光早已照進窗台,你在屋子裡來回踱步,不知該用什麼方式來表達自己得法的喜悅。你想了半天,最後選擇打開日記,在上面鄭重其事的寫了一句話,然後將它放置在枕邊才倒頭睡去。

清風拂動,窺視著你那寫的滿滿的心事,終於吹開了最後一頁,上面寫著你那漂亮而圓潤的一行小字:我終於得法了。

你笑了,那是因為此刻你正沉浸在一個美夢之中。你夢見了無數星辰散著幽幽的光華,好似滿月時那水底的明珠,你呆呆的看著,心已沉醉,那種美悠遠而又寧靜,那是期盼已久的夜空。突然,漫天星辰改變了運行軌跡,頃刻間組成一朵巨大的蓮花,它自轉著,並隨著自身的旋轉而放出無際的光焰,聖潔無比。

等你醒來時,已近正午,雖說才睡了幾個小時,但覺的精神百倍,一身輕,只是肚子餓的難以忍受。於是你便下樓弄了點小吃充飢,期間你還給他打了個電話約他見面,你覺的有太多的話要和他說,所以吃的有點狼吞虎咽,這還引來好幾個遊客的笑聲,當然,那些都是善意的笑,而滿是因得法而喜悅的你完全沒有察覺到這些事情。

走出小吃店,太陽高照,雖然是秋季,但這正午的太陽還是熱力不減,街上到處能看到將外套拿在手上的遊客。

你乘上車,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就是你那來時的座位,不同的是,先前的憂鬱和迷茫已經轉變為一種難以言說的喜悅,那種只有得法的人才能體會到的幸福感,你覺得自己會這樣得法實在是太巧合太幸運了,但是仔細想想,這些難道不就是安排好了的嗎?你看著窗外的風景,瞬息萬變,而你心底卻升起一種永恆不變的信念:我要修煉!似乎就在同一時刻,你雙手合十,淚也流了下來。

你們在老地方相見,你一眼就看見了他,站在站台的後面,似在與一個老乞丐交談。

你想叫他,話到嘴邊你才發現你到現在還不知道他的真名。於是你悄悄走過去拍了他一下。

“你來啦。”他將手上的兩瓶水遞給你一瓶。

“你在和這位……老爺爺,說什麼呢?”你好奇的問。

“沒什麼,都已經說完了,我們走吧。”說完他轉身對那個乞丐點了點頭。

那老乞丐也笑著向你們的方向點了點頭,你也下意識的向那個乞丐點了點頭。

“你是不是和誰都有共同語言?”

他看你是誤會了,就向你解釋道:“剛才給他了一張真相錢幣,告訴他按照上面的念,會有福報的,可是他不認字,我就一個一個字教他念。”

“什麼字?”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哦。”你心領神會,“福不福報不說,真要是能按照真善忍去做,這個人就一定是一個聖人。”

“是啊,那你書看完了嗎?”他馬上切入正題。

“看完了,我已經什麼都明白了。”你說,“今天8點才睡的,12點就起來了,感覺特有精神。”

“是嗎,那可太好了。”

你忽然想起昨天那個神奇的夢,就將這個夢訴與他。

“真的是很大的緣份啊,很不容易。”他感嘆道。

“那些都是真的嗎?”

“那是師父在鼓勵你呢。”

“我冥冥中覺著那就是我看到的真實景象,太神聖了太美好了,當時我都驚呆了,醒來後還記得清清楚楚呢。”

你們一邊走一邊聊著,不知不覺就到了昨晚來過的地方。“真是水光瀲灩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啊。”你感嘆著,便拿出手機拍了一張照片。

“大詩人。”他笑著說。

你努努嘴沒能說出話來。

你們一邊爬山,一邊聊著修煉的話題,怎麼過關哪,如何忍啊,遇到魔難的時候怎麼處理啊,說著說著,他就談到了師父,說師父傳法時的珍貴歷史。

“剛開始傳法時,資金很緊張,師父為了省錢辦班租禮堂,吃的是方便麵,而且一吃就是幾個月,幾年,當時幾個跟隨師父的學員也吃方便麵,吃到後來,那幾個學員聽到方便麵三個字就發怵,但是師父還是吃那方便麵,師父應該是世界上吃方便麵最多的人了。”

“而且師父住的是最便宜的旅館,據當時參加學習班的一位學員回憶,她們租的旅館又髒又破,晚上睡覺都有老鼠在那裡爬來爬去,很多,而且膽子都很大,有時還會從她們的臉上爬過去,因為那地方實在是太差了,她們那些學員中有幾個受不了就去找別的旅館了,然後第二天早上,還是住原來那地方的學員在她們吃早飯的時候,看到師父竟然也在那個旅館裡。”

 “在中國傳法的兩年多時間裡,師父基本上每14天要辦一期班,一共辦了56期學習班,師父基本上是沒有休息日的,很多時候都是那一期班最後一堂課結束後就直接跑去坐火車的,但是師父卻從來不跟我們說這些事。”

“邪惡給師父造謠說師父斂財,說師父住豪宅,大法弟子都知道師父的家,就是在長春那種老房子,很小,其實,即使師父真的是住豪宅那又如何呢,因為迫害之前中國已經有近一億人在學大法了,如果每個人有一本《轉法輪》,就算每本書師父只賺一塊錢,那師父也是億萬富翁了。”

不管說多少你都聽不夠,你追問著,於是他就說起了一些師父傳法時神奇而又殊勝的事跡。

“九二年東方健康博覽會上,大法是當時的明星功派,別的氣功展位上人是寥寥無幾,人都擁擠在我們這兒。那時人們對氣功的理解都只是在祛病健身上,師父給那些病人治病都是手到病除,什麼羅鍋啊,什麼癌症啊,這個病那個病的,都是醫院治不了的病啊。這種病人一下子病好了,那會是什麼感覺啊,他們一下子就把師父當成救命恩人了,所以那些病人和他們的家屬真是接連不斷的給師父下跪,但師父都把他們扶起來,不讓他們跪著。那些人們看上去是奇蹟的事情,在當時來說,學員們都覺得太正常不過了,因為太普遍了,大家都習慣了。”

“哎,可是我卻沒有這個緣份見到師父,真是遺憾啊。”他嘆了一口氣。

不知不覺你們已爬到了山頂,可你還在因那些表面上簡單樸素的故事而深深震撼,你似乎感覺自己就在現場,就擠在那人群中,看著師父大手一揮……

兩千五百年前,釋迦摩尼佛為普渡眾生而放棄王位在常人中乞食;兩千年前,耶穌基督為了救度世人而被羅馬皇帝釘死在十字架上;今天,師父為給眾生傳大法,更是不知道承受了多少的苦難,以及整部國家宣傳機器的污衊和誹謗,你突然心裡一酸,眼淚止不住的往下落。

你看著眼下茫茫的江水,似乎正延展至天際。你雙手合十,在心底發出一句最真誠的期盼:“眾生啊,千萬別對大法不敬,千萬別對我們的師父不敬,你們不知道他是那麼的偉大啊!”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