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歸程(四)

小舟


【正見網2013年01月19日】

第八章

你在他家學習了法輪功的五套功法,期間還認識了其他同修,他們都很高興認識你這個新同修,你們在一起讀書學法,然後一起討論,你的心性也提高的很快,你知道了把大法真相和世人講清的重要性,也知道了修煉的難度,更體會到了師父在這塊土地傳法的艱難。

你突然變得多愁善感起來,你看到花花草草都能流淚,看到人也流淚,有時什麼也沒幹不知不覺就流下淚來,你只是覺得奇怪,一直到後來看到師父的講法時才明白那是你出“慈悲心”了。

你覺得自己狀態非常的好,並且已經將許多執著的東西放下,那還是你來的途中,那些困擾你讓你逃跑的,甚至你覺得會折磨你一生的東西,現在竟然都已消失無蹤了。你不得不感嘆大法的威力,那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力量,是不親身實修難以述說的感受。

你們只要一有空就學法,而後交流心得體會,有時也會說到一些神奇的事情。那是一個個子高高的瘦瘦的同修說的:“有一次,一個新得法的學員因為忙著其它事而忘記了學法,他也不很清楚學法的重要性,然後有一天早上,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那個時候他還睡的迷迷糊糊的,然後他慢慢精神起來開始聽是什麼聲音,一聽才知道原來是師父在講法。因為他把師父的講法錄音放在手機里,然後他覺得挺好,繼續聽,再過了幾分鐘他才意識到自己還睡在寢室里,寢室里其他六七個同學也還睡著,他就突然清醒了,馬上起來關手機。沒想到的是,他怎麼關也關不了,師父的講法還是這麼放著。他那隻手機用了一年多,按道理那手機的門路自己應該最清楚啊。他就奇怪了,自己好幾天沒開師父講法的錄音了,也沒有什麼後台播放程序,怎麼會無緣無故的播放起來呢。然後他就找啊找,但是怎麼也找不出來,後來實在沒有辦法了,關機,拿掉電池,聲音終於停了。然後他想,現在手機應該好了吧,裝上電池一打開,師父還在那講法呢。”

說到這裡,大家都笑了,你也樂了,原來還有這麼神奇的事情,你這麼想著。

那位同修繼續道:後來他被逼的沒辦法了,怎麼關機再開機都沒用,就插著耳機不讓聲音放出來,回頭他就給我打電話,因為我比較懂電子產品麼,然後他就告訴我這個事的來龍去脈,說是不是手機壞了。我就問他,你是不是這幾天都沒學法,他說是,這幾天實習工作比較忙,回來就睡了。我就說是師父告訴你讓你多學法啊,他那時才明白過來。後來他又給我打了個電話,說自己把師父講法聽完了,然後手機就好了。

“好神奇啊。”你感嘆道。

“其實神奇的事情在大法弟子中都是很平常的,大法弟子幾乎人人都遇到過,我說個我自己的啊。”他開口了,“大前年吧,具體時間我記不得了,那時我和我弟弟去玩,我們都是騎個自行車的,在大橋上的時候,突然後面來了個開的飛快的拖拉機。”

“拖拉機還能飛快啊。”你說,因為在印象里,那東西除了噪音大之外,根本沒有什麼速度。

“大概裝了個奔馳的發動機吧。”他打趣道,“它就從我們身邊開過去,然後我們也不知道它要轉彎的,我們還是在那筆直的騎著,沒想到它一個轉彎,它是往橋的下坡的一個岔道口上走的,所以那一下子就掛住我的自行車把手了,我被它的慣性一下拉就連人帶車都飛了出去,然後就感覺時間好像慢了下來,我就在想,這下可能摔的有點重了。”

“思維夠敏銳的。”你說。

他笑笑:“然後我就往前飛去,大概七八米樣子吧,啪一下,你們猜怎麼了,我竟然站在橋上,我那時是橫著飛出去的,竟然直直的站在橋上,然後我一下子反應過來是師父在保護我啊,我那時很激動,我就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在修煉人中,這些事情其實都是很正常的,只是一般的常人接受不了,特別是受無神論影響的現在中國人,他一聽就笑話你,認為你愚昧,是在搞迷信。”

“是啊,中國人真的是太迷了,特別是現在的年輕人,什麼都不相信,覺得自己什麼都看透了,什麼都懂,卻不知道他們是站在被中共有意灌輸了的觀念下在思考問題。”

“你們不也都是年輕人麼。”你聽著他們的交流感嘆道,“唉,人的區別怎麼就那麼大呢。”

“其實沒得法之前我也什麼都不明白,可能比現在常人更壞呢。”

“是啊,那都是大法的威德啊。”一個皮膚黑黑的小伙子說話了,“我說說發生在我身上的事啊,可能你們不覺得有什麼,但我覺得那是我修大法才能做到的,就是戒菸。因為在以前還是上初中的時候,不懂事,和同學一起抽菸,到現在也近八年了吧,後來也明白了吸菸不好,又浪費錢,但是到要戒的時候才發現怎麼戒也戒不掉,都不知道反覆多少次了。後來上了班,公司里老員工都抽菸,所以更加不可能戒了,直到後來遇到了小宇。”

那個黑黑的同修看了看他,繼續道:“小宇和我說了真相,又把書給我看,我覺得書上寫的道理實在太好了,好像一直就是我要尋找的東西,於是我就決定修煉了,然後我就明白了修煉人不應該抽菸,所以從此我下定決心戒菸,正當我下決心後,我神奇的發現我沒有以前那麼大的菸癮了,所以到今天為止剛好三個月的時間,這三個月以來我一支都沒吸過。”

“真不錯。”你發自內心的讚嘆道,因為你看到過你爸戒菸時那坐立難安的樣子。

他摸摸頭,不好意思的笑了,於是大家也一起笑了。

“其實在得法前,我還去過師父的家鄉。”那個黑黑的同修接著說,“我現在做的工作,其實是我第二份工作了,我第一份工作是在杭州,在杭州工作的時候,有個同事老和我過不去,看我年輕什麼雜活都讓我來做,就像是我上輩子欠她的一樣。後來有一次,她把文件弄丟了,但她不但不承認反倒誣陷說是我弄丟的,我們的總監也相信她,我當時真是太冤枉了,不管我怎麼解釋都沒有用。後來沒有辦法了,因為那文件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就受著氣一個地方一個地方去給他們找,最後我終於在門口垃圾箱裡面找到了她弄丟的文件,我交給他們。然後她說,你看看,是你丟的你拿出來就好了,年輕人不能騙人啊,總監看到了還把我罵了一頓。我當時就受不了了,我把手機一關,我就去火車站了,到了那,我看見電子屏上顯示著去長春的火車,於是我就買了去長春的車票,坐了近三十多個小時。當時把帶去的小說全都看完後剛好到長春,然後我找了個旅館安頓好。因為沒什麼事就漫無目地的在街上逛,逛著逛著突然看到一塊大牌子上寫著公主嶺市。我當時只是覺得這地名好奇怪啊,得法後才知道那是師父的家鄉,現在想來真的是一切都是有安排的啊,我回來後就換到小宇那公司工作了,然後就得了大法。”

“還真是有緣分啊。”你說。

“其實現在想來,我還挺感謝那個誣陷我的人的,有機會我還要把大法給她看看。”

當然,還有許許多多的故事,你都一字不漏的聽著,你覺得這個群體是那麼的融洽,那麼的祥和,他們所談的一切都是如何做一個好人,一個正直的人,如何去證實法,如何去講清真相,那是你在現在任何場合都不曾見過的,你知道一個很神聖的詞,你覺的自己可以這樣去形容它,這裡是一塊淨土。

第九章

臨江仙

常感秋風連日雨

葉黃花落無情

誰言萬事有輸贏

爭名奪利苦

計算甚勞心

人世繁華難帶走

歸真返本修行

法輪大法是真經

心懷真善忍

自在笑浮生

你對著一張紙讀著,那是小宇送給你的詞,你靠著窗,看著火車外的風景。你還在想著他送你上火車的情景,沒有太多言語,只是笑著囑咐你回去以後多看書,然後力所能及的去講些真相。

可是你有點捨不得,你有太多話想要說卻不知道從何說起,只說了一句:“好的,我會的,你要保重哦,告訴大家也要一起進步。”

他笑著點點頭,然後向你招了招手,接著就聽見火車的出發的聲音,再然後就是你哽咽的聲音。

淚水模糊了窗外的風景,你知道自己已經走上了一條修煉的路,那便是歸程,真正回家的路。

“小姑娘失戀了啊。”

你往左邊看去,座位上坐著一個大約二十七八歲的男子,臉型略方,目光敏銳,一看就知道這是一個聰明幹練的人。

你擦了擦眼淚,解釋道:“不是,不是。”

“那就好,看你哭的這麼……”他沒有繼續說下去。

“不是啦,是終於能回家了,心裡太激動了。”說完這句話你感覺心中暖暖的,大概是“回家”這兩字的作用吧。

“看來你一定是在外面吃了很多苦。”

“是啊,很苦的,和吃中藥一樣。”你開起玩笑來,好像剛剛在落淚的是另一個你。

於是你們你一言我一語慢慢熟絡起來,他告訴你他在上海支教,這次假期是回四川看看父母。可能是旅途的寂寞會使人變得開朗吧,這期間對面座位上的兩個中學生也加入了交談。

他們拿出東西來給你吃,你不好意思拒絕,你想,我不能白得別人的東西啊,我得給他們一些什麼東西啊,但是這次你沒帶什麼吃的。對了,給他們講真相吧,你暗暗下定決心。

“聽說這次四川地震死了很多人,都被瞞報了,是不是真的啊。”你想借這個話題引入你想講的真相。

“唉,是啊。幸好我父母沒事啊,汶川那邊現在還有很多家長都找不到孩子呢,唉,學校成片的倒,哪裡去找人唉。”那個老師的語氣突然悲傷起來。

“聽說在地震前都有科學家提醒過的,後來好像被政府說成是謠言了。”

“這種政府,他們的官員當然是這麼說的!穩定壓倒一切麼,人的命哪有他們的烏紗帽值錢!”

這時其中一個學生說道:“我一個網友是四川的,地震後到現在還沒聯繫上呢。”

“其實如果當時政府不闢謠的話可能不會死這麼多人的。”

“哎,小姑娘你是不知道,這根本不算什麼,當時六四死了多少大學生啊,他們都能說一個人學生都沒死,這個政府不會真正去為人民的,在他們眼中那些只不過是蟲子而已。”他壓低了聲音。

“是啊,法輪功不就是這樣被誣衊的麼,說什麼自焚,什麼精神病的。”

“法輪功是被誣衊的?”他問道。

那兩個學生也在看著你。

你繼續道:“是啊,你們不知道麼,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一個騙局,你們想想,要是真有人在那自焚,誰能這麼及時趕到那滅火啊,哪有隨身帶滅火器巡邏隊警察啊,前些天不是有人因為上訪被攔截最後到天安門自焚麼,那他自焚怎麼沒人給滅火呢,而且經過調查發現裡面的人根本沒有煉過法輪功。”

“哦,你這麼說我想起來了,當時那鋪天蓋地的新聞,我也覺得奇怪,就是沒有縱深想下去,中共每次想打到誰都要這麼全國式的搞。”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是啊,法輪功是好的,我和家裡人一起去過香港,那裡也有法輪功的,我還拍了照片,當時我拿出來給班上同學看的時候他們都笑我中毒了,後來我都不敢拿出來了。”那學生說著拿出手機給你們一張張的展示。

“原來香港也這麼多人啊。”你暗暗讚嘆著,“這陣勢很大啊。”

“是啊,他們還勸我們三退。”那學生說。

“什麼意思。”那個老師問。

“就是退黨退團退隊啊,可是導遊告訴我們他們是在搞政治,別去接觸他們,他們出來活動是有錢拿的,但是我聽法輪功他們說的也挺有道理的。”

“他們怎麼說的?”你問

“大概就是中共作惡多端,老天要懲罰他,哦,對了,他們叫做天滅中共,那橫幅掛的很大的呢。”

“什麼搞政治,在中共眼裡,要你搞政治你就得搞政治,不讓你搞政治時,就把政治當作打人的棒子!”那個老師很不屑的說。

“恩,我一朋友就是煉法輪功的,他人可好了,他還教我做人要真善忍。”你說道。

“對了。”你好像想起什麼一樣,這是他送我的詞。

教師接過你手中的那首詞看著看著便念了起來:

人世繁華難帶走

歸真返本修行

法輪大法是真經

心懷真善忍

自在笑浮生

“意境挺高的麼,寫的我都想看看法輪功的書了。”

你這一聽可高興壞了:“我剛好就有書啊,就我那朋友送我的。”你說著就拿出那本和同修一起做的《轉法輪》。

“哪裡哪裡。”那兩學生也探過頭來,顯得很想看的樣子。

你從包里拿出那本被你包的很好的《轉法輪》,遞給他們道:“朋友說這書很珍貴,要我每次洗完手再看。”

這時那教師接過書道:“我知道以前僧人看佛經時是很恭敬的,難不成這也是?”說著就翻開了《轉法輪》。

“奇怪,這個人好面熟啊。”他端詳著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照片,凝眉思索著什麼,可是毫無思緒,於是便只能往下翻看。

他看完第一篇<論語>後略沉吟了一會道:“這書不簡單,我得好好研究研究,說著就旁若無人的看了起來。”

你看著這個老師,心裡說不出的高興,你想:這可真是緣分啊。於是你轉頭對那兩個學生說:“你們想看麼。”

“想。”他們異口同聲道。

“好的,只是我現在只有這一本書,所以只能用手機藍牙傳你電子版的了。”

“沒事,我看手機早看習慣了。”其中一個說。

就這樣,這原本熱鬧的討論變成了集體安靜的看書會,你看著他們看書時那認真的樣子,心中的生出難以言說的喜悅,你是在為他們能明白真相,能看到大法而高興呢。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