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修中步步昇華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3年01月25日】

走過了十五年的修煉之路,由於自己平時三件事做的很積極,在修煉過程中也從未覺的苦。正法修煉的這些年,師父讓我看到了自己身上存在著很多執著心,師父還逐漸的將這些不好的心往下拿,所以自己總是感覺修煉的路很平坦,每天忙於做三件事,很充實,自己還沒意識到,實際上並沒有實修自己。尤其是修口的問題很嚴重,今天寫出來與同修共勉。

我與常人很少來往,所以常人中的事很少能觸動我。從講真相開始,我就與A同修(姐姐)結伴,每天出去勸三退,我發現A同修有好多問題。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平時學法走形式),很難悟到法理,替A同修的狀態著急, 也時常指出她的不足,卻很難觸動她的心(說出的話很多都不在法上)。兩年多的時間,我的滿口牙只剩15個,其中有9個還活動了,根本吃不了東西,很痛苦。開始以為是因為自己愛吃肉造成的(有這方面的原因),其實深挖下去,我悟到是因為自己沒修口造成的。意識到問題後,自己以後也儘量注意了一些,但有時還是管不住自己的嘴。我反覆的犯這個錯,自己也反覆的後悔。雖然也有好轉,但自己修的很緩慢,帶修不修的沒什麼壓力。師父為我著急啊!時常點化我,但頑固的人心仍不醒悟。

從2012年開始,我整天口乾舌燥,我也沒多想。而A同修也總是對我有意見,大多是在小組學法時出現的矛盾,我從未找自己,心性提高不上來,問題越來越多,結果被舊勢力黑手爛鬼找到藉口,被邪惡之徒非法綁架一個月。回來後,深挖自己總是向外看,不向內修的心,多找自己後有些進步,但離大法要求的標準還差很遠,有時嘴上說過去了,心裡還是放不下。尤其與A同修(沒把A當同修,而當成親屬)的情,時不時就會有怨氣冒出。

今年1月6日,我出現了右手麻,腳、小腿不好使的狀態(常人中腦血栓的症狀),自己沒放在心上。7日早晨煉抱輪時,自己感到站不住了,此時正念又不足,喊兒子說自己的腿不好使了,隨後大汗淋漓的一下站不住了。我趕快上床發了兩個小時正念,一整天幾乎都在發正念,到了晚上好了很多。第二天到小組學法,同修們又正念加持我,腦血栓的假相消失了,但卻嚴重咳嗽了半個多月。這次病業的干擾,使我更加清醒的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從2012年的讀法時總丟字落字,到年底時頭腦沒有原來那麼清醒。雖然我已六十八歲了,但我從不認為自己是個老年同修(因以前各方面顯得較年輕),但由於自己不精進實修,出現了老年人狀態,和同修拉開的距離可想而知。同修們都在逐漸的去掉最後的執著,而我卻因為不實修,任由舊勢力下黑手,修煉狀態停滯不前,不進則退。

以前的我非常自信,能把每個同修的不足看的很清楚,舊勢力讓我過目不忘,從而加重我的執著。這一次我深刻的向內找,發現自己雖然把大法擺在第一位,但是修煉的意志不夠堅定,有些事情還存在著不信師、不信法的問題。師父讓我向內修,為何不向內修自己?不聽師父的話,還是師父的弟子嗎?不是師父的弟子就不是大法弟子,能圓滿嗎?我下定決心聽師父的話,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實實在在的向內找,找到後每天發正念剷除它。師父說:“修不難 心難去 幾多執著何時斷 都知苦海總無岸 意不堅 關似山 咋出凡”(《洪吟二》斷 元曲),修煉人要時刻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發現不正的念頭一定要清除。

在師父的兩次棒喝下,經歷了兩次剜心透骨的考驗,我醒悟了,後悔了。雖然晚了很多,終究還是要歸正自己。通過這兩件事,使我認識到平時應該放低自己,多聽聽同修的交流,而不是總想表現自己如何如何,因為口是心性的流露。

目前,有的同修認為做大法的事就是修煉了,時常說自己發了多少真相資料,每天救了多少人,很少談心性方面的問題;有的同修看不上其他同修,口中說的是別人的不足,自我感覺良好;有的同修自我保護意識強,什麼東西有營養吃什麼,穿著舒適,見到別人也洪法、勸三退,而一談到向內找一愁莫展,學法困,讀法錯字。尤其長期處於困魔狀態的同修,就像我一樣問題很嚴重了,驚醒吧!做師父合格的弟子,首先要信師信法,放下自我,放下人心,在無私無我中,修去各種人心,修去一點就會有所改觀。放開保護人心的手,鬆開這些讓我們不能昇華的敗壞物質,別讓自己遺憾,別讓師父為我們著急,追上逝去的時間,跑步跟師父回家。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6457)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