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故事:晝為仆,夜為君(共二文)

程實 整理

【正見網2013年06月17日】

一、快哉此生

有一天,孔子到泰山一帶遊玩。他經過野外的時候,看見榮啟期穿著粗布衣服,繫著繩索作為腰帶,正在一邊彈琴,一邊放聲高歌,看起來十分快樂。
    
孔子走上前去,拱手行禮,問道:“先生這麼快樂,有什麼喜事嗎?”
    
榮啟期回答說:“喜事多著呢!”
    
孔子說:“願聞其詳。”
    
榮啟期說:“萬物都是由自然所生,只有人最珍貴,我作為人,來到這個世界上,這是第一個值得快樂的事。”
    
孔子問:“第二呢?”
    
榮啟期說:“男女天生就有差別,我身為男人,自然應該高興,這是第二值得快樂的事。”
    
孔子又問:“那第三呢?”
    
榮啟期說:“人的壽命有長有短。短命的,還沒出生就死在娘胎裡,或者死在襁褓中。而我現在已經活了九十多歲,可以算得上長壽了。這是第三值得快樂的事。”
    
孔子說:“應該快樂啊!”
    
榮啟期說:“貧困,是有志之士常有的事;死亡,是人生命的終結。二者都是很自然的事,我安處其中,還有什麼值得憂慮的呢?”    
    
孔子說:“好啊!先生真是個能順其自然、自我寬慰的人啊!”

【附言】

在榮啟期看來,每個人都有很多值得快樂的事。即使是貧困,也是很正常的;死亡,更是生命的必然終結。連貧困和死亡,都能快樂面對,還有什麼事情,值得憂慮呢?道家將人生歸之於天命,要求人順應天命,不要擔憂生命,不要讓自己無謂的憂愁,不要讓心靈疲憊,快樂地走向生命的終結。
   
榮啟期,春秋時期的一位隱者。生平不詳。道家經典《莊子》、《列子》等書中,對此人均有記載。

二、晝為仆,夜為君    

從前,周國有個姓尹的人,特別富有。他家的僕役有幾百個,每天都從早忙到晚,得不到休息。而他家裡,有個老僕役,每天晚上睡覺,總會夢見自己變成了國王,天天在宮殿樓台歡宴,暢樂尋歡,快活無比。
    
有人看這個老僕人年老壽高,卻整天忙碌、辛苦,便跑去安慰他。
    
老僕卻說:“人生百年,白天和晚上各占一半。我白天做僕人,確實辛苦;但到了晚上,我就做國王,其樂無比,有什麼好抱怨的呢?”
    
姓尹的主人雖很富裕,但他整天鑽營世事,經營家物,弄得身心疲憊,到了晚上,也是昏昏沉沉,倒在床上就睡著了。
    
每天晚上,那姓尹的富人,總會夢見自己給別人做僕役。所有的苦活都是他一個人干,還常常被責打。尹氏為此痛苦不堪,便去拜訪他的一位明哲的朋友。
    
朋友說:“你的地位足可榮身,財富也綽綽有餘,這些都遠勝過別人!你白天享盡榮華,夜晚夢見自己成為僕役,安逸與勞苦,就這樣反覆交替,這完全合乎天理。你想兼有白天和夜夢的快樂,怎麼可能得到呢?”
    
尹氏聽了朋友的話,回去後,開始對自己的僕役,十分寬厚。他本人也減少一些自己的思慮。從此以後,他夜夢中的痛苦,果然減輕了許多。

【附言】

道家以為,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都是互相聯繫的,長與短相依,高與下相輔相成,一方面過滿,另一方面必然不足。所以道家常常講,萬事不可太過,過則失于衡,必然帶來禍害。
 
從這個故事裡,我們可以看到,道家的這種思想與儒家的“中庸”、佛教的“因果輪迴”,有著內在的相通之處。

(二事均據《道教史》)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