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配合與協調

匈牙利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3年07月28日】

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好!

我的名字叫埃斯特,是匈牙利學員,我於2007年得法。我打心底裡珍惜這次機會。我想就配合問題交流一下我的修煉體會。

我是大法協會在匈牙利的負責人。我真心想要履行好我的職責並幫助匈牙利同修間的配合。在過去的幾年裡,我因為在家帶小兒子,大法事情做的不是很多,但是現在他已經快三歲了。這一段時間給了我一個機會退到一旁並去掉執著心,例如:我應該總是發表意見,我必須了解每一步並掌控每一個行動。

長久以來我總是在擔心,要是別人犯錯誤或做錯事,並對我們國家的講真相造成不好的影響怎麼辦。我沒有意識到我的恐懼心這麼強,但是它卻阻礙了其他學員。我知道在它的後面是我的觀念,那就是,我的主意最好。現在我明白了我們都有不同的性格,不一樣的思考方式和行為。每個人的層次不同,證實法的方式也不同。

我們的師父當然什麼事情都會做的比別人好,但是他讓我們建立自己的威德並且如此信任我們,他給我們機會令我們可以解決問題,因此,我不應該總是擔心別人。

自從我認識到這一點,我就試著積極支持他人的建議,如果我有一些其它主意,我也不總是一定要表達我的想法。如果別人說的大體上過得去,與法理又不衝突,那麼我為什麼不支持它呢?此外,我覺得,當我們犯了一些錯誤也沒有關係,因為這是我們前進的方式。

但是,我走到了另一個極端。我變得太被動,而且不自信,所以在某些情況下,當我真應該說些什麼時,我卻沒有說。

師父在《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中告訴我們:“協調人有的時候會先聽取別人的意見,然後採納一個好的意見,也有這樣的。但是也有的負責人呢,從來沒意見,自己從來沒有一個想法,從來不往這上用心,那真的是有點差勁。師父把這麼多大法弟子交給你,叫你把他們帶好,那是你必須得做的,這是責任。做不好,是與自己修煉有直接關係的。”

我參與了匈牙利圓明網項目,該項目提供了一個關於協調配合的很好例子。我曾與匈牙利協調人有過一段長時間的衝突。我只看到她的短處並責備她,因為文章質量不夠高,我覺得她對網站不盡心等等。我對她沒有慈悲心。我沒有看到要做好這麼多的事情對於她是多麼的不容易。我同項目主要協調人談起過此事,開闊了我的思路。我開始意識到我不應該如此挑剔,而應多加支持。當我看到一些事情需要改進時,我應該給予幫助。

當我的想法改變後,我們能夠相互坦率的交流了。我開始主動幫助校對文章,同時她也改變了很多。她真正在帶領這個項目並認真看待她的責任。自從我們配合良好後,我能感覺到我們匈牙利圓明網站像金子一樣在閃光!

這也讓我更加認真對待自己的責任,協調好所有學員,以及大法協會成員之間的合作。對此我們同協會第二負責人有過一次討論。她的個性很強,我們在處理事情上有許多不同觀點,似乎我要說左她就要向右。

我經常想起師父在《再精進》一文中說的話:“那麼從現在開始,我告訴大家,各個項目的主要負責人、第一負責人,他就是那個項目的代表。包括各地佛學會的第一負責人,他就是這件事情的代表。對他所做的、對他所要求的事情、對他所做的決定,無條件的執行。”

我不明白她為什麼總是與我爭吵,覺得很無助。我不想強加自己的觀點給別人,所以我通常會後退一步。漸漸的,它就成為了我的一個習慣,當矛盾產生時我一言不發。我不認為這是一個問題。我覺得自己對職位沒有執著。

一次,在我們的談話中,這個問題冒了出來,我們開誠布公的談了談。她為這些衝突感到非常抱歉。我們發現最大的問題是我們沒有很好的溝通。我覺得自己必須更加認真的對待自己的責任。雖然我沒有表現自我的執著,但我應該做好自己應做的。這是一個關於我是否能做好地區協調工作的問題。

我們的討論立即產生了積極的變化。現在我們一起在做《自由中國》項目。我們沒有收到某人的答覆有很久了,這個人可以為我們提供一個很好的放映場所。我們打過多次電話,也發過幾封電子郵件,但是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就在我們針對配合問題交流過後,這個人立刻寫了一封電子郵件給我們。他說他完全忘記了這部電影,還說我們應該告訴他我們想要放映的日期,應該不會有任何問題的。

有關配合的這類衝突有著很大的影響。衝突可以是表面上的,或是隱藏著。我們倆都意識到,當我們有問題或感到在與其它學員對抗時,我們不應該隱藏起來,壓著不管。我們應該儘快坦率的說出來,這樣邪惡才無法利用學員之間的矛盾。

師父在經文《再精進》一文中還說:“如果你們不配合好的話,真的是會被邪惡鑽空子,會受很大損失。在個人修煉上,或者是我們集體的救人項目上都會有損失。”

現在我非常認真的看待這個問題。我們在這方面有過許多考驗。在德國的會議結束後回匈牙利的途中,我們4名學員加上我兩歲的兒子停下車來休息。我們都很累了,隨意無禮的談論著其他學員並開玩笑。我們的念頭不正,我們也沒有注意到這個。一會兒,我們的車開始冒煙,再也行駛不了了。我們附近有一個購物中心,所以我們可以在那兒待幾個小時。我們發正念並思考發生問題的原因,但相互責備。最後一名來自匈牙利的同修過來拉我們的車並帶我們回家。我們在經濟上損失很大。後來,當我讀到有關配合的問題時,我想起這件事來,並意識到是因為我們對其他學員的不好想法導致了這次磨難。

在家裡我和丈夫之間也有過配合問題。我們為財政困難曾多次相互埋怨和爭吵。我們試著向內找自己的執著。每次都能找到很多,但沒有太大的改變。一天我看到兩名學員,他們是一對夫婦,在工作上和善的相互幫助。於是我意識到什麼是我們之間問題的深深的根,那不正是我們不能夠與對方配合好嗎?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遭受那些損失。在這以後不久,我們賣掉了多年想賣卻賣不出去的土地。靠那筆錢我們現在可以謀生。

我們的每日學法也加強了我們之間的配合。幾個月前,在同一名澳大利亞學員鼓舞人心的交流後,我們開始了每日學法。每天早晨當地時間5點,我們在網上讀一講《轉法輪》並做簡短交流。這是我邁出的重要一步,因為以往我總是起床很晚,並且生活不規律。在我開始修煉的第一年,我曾試過在清晨學法,但是沒有堅持下來。現在,頭一個月的早起對我而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我知道這是一個好機會,當我聽到別人讀,我肯定是不會倒頭再睡,而且我肯定不會後悔。我們一同早起學法是一個很大的幫助。如果誰起不來床,有些學員還會相互打電話。有時我們有8名弟子,1名多年不參加任何活動的學員也加入了。我認識到,自從一起學法後,我們的修煉環境也改善了。當然我們也會面對面在一起學法,但是規律的清晨學法真的起了重要的作用。

寫這篇經驗交流並不是修煉過程中的一件容易事。當我在寫交流稿時我面對很多事情。我至少重新寫了四遍,因為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生了許多變化。有幾次我差點就要放棄了,但是我把它當作一個我必須通過的考驗。順從其他學員是我的一個很強的執著,我不希望別人認為我不好。我的脖子上起了一個大包,當我逐漸意識到這個執著時,包才消失。

我能記起那幾年自己做的不好的事情和那些自己領悟到的東西。這是第一次,我能夠清楚的看到提高的過程。我真的很想做更多的事情來救度眾生。

我還意識到,在很多情況下我說話會走極端。這也是一個執著。我思考過,也領悟到事情真的不是那種非黑即白的。因此,在這個過程中,我能夠看到和學到很多,並得以提高。

感謝歐洲法會給我的這個機會。我想用師父在經文《警言》中的話來與大家共勉:“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

謝謝大家!

(哥本哈根2013年歐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