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宇文明統(之二):三千文明立道德,一脈相承百脈通

宋紫鳳

【正見網2013年08月21日】

人類文明之發展,縱向而成人類歷史,橫向演出文明眾部。蓋如上章所述,人類歷史始於神跡,發展運化皆由天意。而此一章則是對人類文明做一橫向之論述,所謂文明眾部者,諸如文學、哲學、科學、藝術、雜技、百工等,雖汗漫無邊,看似互不關涉,實則有一主脈可尋,或曰人類文明既為神傳文明,則不唯文明縱向之歷史出於神傳,而文明橫向之眾部也必然在諸天之下有以神會而彼此相通。

文明百脈,信仰為中

譬之佛家八萬四千門,不離一個善字,而文明眾部亦有一萬變不離其中之主脈,即是“信仰”。如將信仰與文明諸部之關係形像化,恰如人體修煉之一脈帶百脈,信仰,則中脈,文明諸部則百脈,信仰不息,文明不止,一脈相承,脈脈相通。

於是,有何種之信仰,即有何種之文明。換言之,人以何種信仰立心,凡其有所創造就必具有何種信仰之因素。譬之舞蹈,以佛家信仰為主脈之古天竺國,舞蹈明快踴躍,如演眾生之法喜,而手之姿態宛如佛之手印。以道家信仰為主脈之中國先秦時期,舞者長袖交橫,羅衣從風,有如仙子凌虛,望之有飄飄紫霞之想。非止舞蹈,凡以道家信仰為主脈之文明眾部,不論文學、藝術,自有如三十六洞天之幽微靈秀,雖分百工、雜技,皆有其陰陽生克無為思想貫穿其中。而佛家信仰為主脈之文明眾部,亦另有弘深奧義,而別開光明廣大之境界。

蓋因信仰在世間多被具以宗教俗相,久之漸有一與世間政治相對之“非政治”涵義,於是提及信仰,意識之中遂有一“非關政治”之觀念。實則不然,所謂政治理念與制度仍不過為文明之一部,朔其源頭,皆源之於相應之信仰。

譬如中國帝王制,即為道家信仰之文明產物,乃道體系運化模式於世間政治之體現。以結構而論,正如道體系之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或曰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者,而帝王制亦有一天子居九五之尊以象太極位。而天子之下文臣武將,陰陽各有分屬,生克以成運化。再下為萬民兆類,四海雍熙,八荒和協;以其治世之道而論,則無為之治是為聖君之至治,而至治之君,則端拱垂衣,至治之民,如擊壤之叟。

而西方民主制,則為基督教信仰之文明產物。蓋由基督教宣揚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對應於政治領域則不類道體系之強調尊卑高下,乃建民主制以發明斯義。不僅如此,當今民主國家所倡導之自由、人權,皆源於基督教新教徒反抗中世紀以來羅馬教庭對信仰之壟斷及英王對新教徒之宗教迫害,故而今日自由、人權之謂,其元始正義實為信仰之自由與信仰之權力。

信仰不同,道德相通

總之,各文明體系皆以某一信仰為中脈,而此信仰之義,絕非現代人所以為人文化之哲學概念,或世俗化之宗教概念,而是對宇宙法則之體認與服膺。宇宙之有法則蓋如人類之有普世價值,宇宙法則,道之謂也,服膺斯道,德之旨也,故而所謂信仰者,無非道德。而不同之信仰惟表述不同,其本一也。所以佛家講空,道家講無;佛陀慈悲度人,基督博愛濟世;道家要返本歸真,佛家講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儒教講反求諸己,佛家講佛在心中;基督徒相信靈魂重返天堂,佛弟子講跳出三界輪迴……,諸天文明流布人間,脈分眾部如恆沙數,而其所宗旨者,其所相通處,惟道與德焉。

文明眾部既通於道德,故而,凡宗於道德者,皆能彼此相容,哪怕外來文明或新生文明,亦能為普世所認可而大行於世。譬如西洋文明以景教為先導初來東土之唐代,太宗皇帝慧眼而知景教所奉亦“濟物利人”之道德教化,故詔令景教教士布道中土。反之,凡有傷道德者,便如自斷其脈,譬如清代康熙帝世,一直廣傳中土之天主教突然被禁,正是禍起於一二愚士不重道德之本質,只維護宗教表面之形式,竟下令中土天主教徒棄中土道德之禮教,不祭天地祖先,此失道敗德之令,不僅未能使眾多教徒盲從,反招至禁教之禍,而東西方兩大部文明融合也從此轉運直下。

又近世有名“神韻”者以藝道出焉,而其表現尊道崇德之中華傳統文化,如南風之薰遠播四海,各族裔觀眾為之傾倒,全不以語言文化各異而有所障礙,於神韻藝術所展示之道德內涵,大美之境皆能心領而神會之。正以三千文明立道德,故而人人心中自有道德,奉此一脈之相承,文明百脈自相通。而彼能引領人間之道德,運握造化之機樞者,豈為人力可達,又豈自然而然哉!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