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讀《詩經》:如夢婚禮,追日神話

天舒

【正見網2013年10月05日】

每顆白軟軟的花蕊都帶著一個金色的小星星做小帽,一根根踮著腳尖,搖晃地立在花心有風度地舞蹈。嬌嫩的點點花瓣微微捲起粉色的邊角,輕輕的圍繞於花蕊的身邊,好像中世紀英格蘭小姑娘蓬起的圓裙。桃子還青青小小的,藏在紅色“海平面”的下面,嬌憨地打著呼。它是那麼小,好像綠綠的酸酸的小棗。

春風婆婆彎彎眼睛,笑眯眯地收下了桃樹姐姐饋贈的精油,慢慢地,在林間優雅地踱著;沁人的芬芳鑽進了我們的鼻孔之中。鳥兒在高空滑翔,俯視著花海蕩漾開一抹深紅一抹淺紅的滔滔波浪。

小蝴蝶合上翅膀靜靜地聽,小兔子在洞穴前眨眨眼好奇地張望,小梅花鹿刺溜一聲鑽進了叢林的最深處,它們豎起的耳朵在尋找是哪裡傳來的吹吹打打?

踩在碎石子鋪就的小路上面,穿行於落花迷濛的叢林之間,紅色的轎輦咯吱咯吱地響動,早已淹沒在了嗩吶金鑼一浪高過一浪的歡呼演奏聲中,就像新娘子的忐忑總是要羞藏在眾人的歡喜之間呢。

桃花再美,總有一天會褪去;殘紅默默地孕育,養胖著顆顆甜美的果實。

桃花再美,總有一天會落盡;留下一樹油油的葉子,欣慰地捧著桃子,舒心地笑。

當秋收冬藏,桃花瓣會化盡了桃樹的根脈,流淌進了樹幹的纖維裡,真正地融進了這棵繁茂大樹的生命。春華秋實的夢幻中,桃樹歷經著粉紅——濃綠——粉白的演繹,這才是圓滿的生命吧。

讀著“桃之夭夭,灼灼其華”的朗朗詩篇,想著桃樹誕生的傳說故事。夸父追逐著光明,終於極度的乾渴使他再也跑不動了,於是轟隆隆,一位巨人倒下,化成了一大片蔥蘢的桃林。夸父的心事,在於留待將來追逐到這裡的人們可以用那果實來解渴,可以再繼續追逐太陽神的車轍……春華秋實,代代繁衍,我們人類守候在桃樹的身邊;抑或說桃樹守候在我們的身邊,大概就是在默默地傳遞著夸父的夢想,千秋萬古尋覓著偉大光明之所在。

人事有代謝,往來成古今。偉大的光明已經於東方亮起,迷夢中守候在桃樹身邊的人們,你尋到了嗎?

朗朗的蒼穹,太像一個透藍的大碗把我們罩在蒼茫的大地之上。視線離開緩行的紅轎與人群,遠處被夕陽燒紅了半邊的碗沿兒,釋放出瑰麗的色彩,閃爍著長長短短的光束。那燒的紅彤彤紫藍藍金燦燦的火燒雲喲,預示著今宵歡慶過後,明朝夢醒時分,可是一個燦爛的艷陽天。

附:

桃之夭夭(yāo,桃花綻放的樣子),灼灼(zhuó,花朵色彩鮮艷如火)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fén,果實繁盛的樣子)其實。之子于歸,宜其家室。桃之夭夭,其葉蓁蓁(zhēn,繁茂的樣子)。之子于歸,宜其家人。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