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痛所悟

海外法輪功學員

【正見網2013年10月17日】

我今年五十歲,滿口好牙,沒有牙痛病史。但是近半個月以來,我牙齒開始莫名疼痛,上下牙齒有五、六個鬆動。我一直向內找、發正念、善解等等,雖有所緩解,牙痛卻沒有徹底消除。我只能儘量不把它當回事,但卻也實實在在影響到我做好“三件事”了。

我九八年十月有幸得法至今,“病業”關難是攔不住我的,通常都是一步就邁過去,對待“病業”這方面我一直都正念十足。經歷這次牙痛,我在反思,為什麼其它的“病業”很快就過去,而牙痛的“病業”卻揮之不去?

一、本來經濟還算過的去,但因為被邪黨搞窮搞怕了,我貪小便宜而且怕吃虧。表現在逛超市特意多買打折食品,買回來就多吃,增加了牙齒的負擔;沒有打折食品時就少買或不買,還美其名曰減肥易於盤腿。來回折騰,浪費了很多寶貴的大法資源---時間。

二、我被舊勢力糟蹋的像貌平平,外形矮小,就唯有滿口好牙可顯示。每當別人說我牙齒又白又牢固時,我心裡那個樂呀!以前先生同修牙痛很難承受時,我經常冷嘲熱諷:都是你小時候吃太多糖造成的,看我小時候沒糖吃,我的牙齒多好。然後再冷冷的丟出兩句話:要麼百分之百信師信法,要麼放棄過關去醫院。沒慈悲又妒嫉。

三、二零零一年我被邪惡第二次非法關押出來後,為躲避進洗腦班而流離失所時,我曾經想:大法我是修定了,如果能安排我以“病業”形式承受這場迫害,而不用被邪惡非法關押和洗腦,就不用擔心背叛師父和大法了,該多好!可能這不正的一念被邪惡抓到了把柄。我來到海外幾個月了,環境比較寬鬆,邪惡可能就利用這個藉口來迫害我。我嚴正聲明:以前不符合大法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統統作廢,就走師父安排的路。

四、回首在大陸幾次被迫害,都是每當我要放下自我往上突破時,舊勢力因素就來干擾我。來到海外的這幾個月,我理順了十多年來所走過的修煉路,“好的留下,壞的去掉,”(《轉法輪》),正在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時,牙卻來“病”了。舊勢力顯然就是不讓我修上來,但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就聽師父的。

師父說:“目前消業也好,邪惡的因素干擾也好,都是舊勢力乾的,都是一回事,叫法不同。舊勢力幹的事我都否定的,我都不承認的,更不應該有讓大法弟子承受這些痛苦的事情。”(《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我相信牙痛很快就會好、牙鬆動很快就能牢固。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