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文鞭影》二蕭(7):韋綬蜀錦 元載鮫綃

正見神傳文化編輯小組

【正見網2014年02月19日】

【原文】

wéi shòu shǔ jǐn ,yuán zài jiāo xiāo 。
韋綬蜀錦,元載鮫綃。

ㄨㄟˊㄕㄡˋㄕㄨˇㄐㄧㄣˇ,ㄩㄢˊㄗㄞˋㄐㄧㄠ ㄒㄧㄠ。
韋綬蜀錦,元載鮫綃。

【注釋】

(1)韋綬:字子章,唐京兆萬年(今陝西西安)人。性情純厚,德宗時翰林學士。
(2)蜀錦:四川出產的彩錦,為染色的絲織品。
(3)元載:字公輔,唐鳳翔岐山(今陝西岐山)人。出身寒微,唐玄宗下詔求明莊子、老子、列子、文子之學者,得以考上進士。肅宗、代宗時任宰相,助代宗殺宦官李輔國及魚朝恩而備受信任,但專政貪賄,終賜自盡抄家。
(4)鮫綃:鮫人織的薄紗。鮫,傳說中住在海裡的人魚。綃,生絲。

【語譯】

唐德宗幫韋綬蓋蜀錦袍,元載收藏南海的紫綃帳。

【人物故事】

據《新唐書.韋綬傳》,韋綬被推舉為孝廉,又被舉薦考進士,禮部侍郎潘炎把他列為第一名,韋綬因朋友楊凝年紀較老而讓他,不參加對策考試就離去,楊凝於是應試中選。後來韋綬考取明經科,徵召為東都幕府。唐德宗時,以左補闕(官名)為翰林學士,機密政事多有參與。德宗曾經幸臨翰林學士院,韋妃跟隨,碰巧韋綬剛睡,翰林學士鄭絪想跑去告訴他,德宗不許。當時天氣酷寒,德宗拿韋妃的蜀錦袍幫韋綬蓋上而離去,其待遇如此。韋綬每次入宮值班,一個多月不得休息。因母親年老,屢次乞求退職,每次請求,德宗就不高興。晚年韋綬有心臟病,才解職回家。

據唐代蘇鶚《杜陽雜編》,元載專政,更敗亂國家典章制度,如果不是良金重寶,小心奉承或妖邪之術,則不得出入於朝廷。元載建蕓輝堂於私人住所,蕓輝,香草名,出於闐國,潔白如玉,入土不朽爛,搗之為屑以塗壁,故號蕓輝。更以沉香木和檀木為棟樑,用金銀裝飾門窗,室內擺設美玉屏風及紫綃帳。屏風原本是楊國忠的寶物,上面雕刻前代美女歌舞之形,又以真珠和碧綠的寶石纏繞其間,精巧之妙,恐怕不是人工所能做到的。紫綃帳得於南海溪洞地區的首領,即鮫綃之類,輕疏而薄,如無所礙,雖嚴冬而風不能入,盛夏則清涼自來。其色隱約,恍惚間不知其帳,還以為元載臥房有紫氣。

【說明】

翰林院始於唐朝,主要收集各方面人才供皇帝遊樂。唐玄宗後分出翰林學士院,為皇帝起草機密詔制,晚唐成為重要機構,翰林學士號稱“天子私人”,或稱“內相”,故韋綬的待遇自然不同。唐德宗體恤下屬的辛勞固然可喜,但之後韋綬告誡兒子別做翰林學士,因其表面與皇帝形影不離,寵幸有加,實則德宗個性多所猜忌,伴君險象環生。

元載在相位多年,權傾四海,外地的奇珍異寶,皆匯集其門,資產無法估計,冬暖夏涼的紫綃帳,只不過是他搜括的其中一件寶物。元載性情奸邪,貪贓受賄,奢華無度,放縱其妻兇狠害人,兒子暴虐掠民。殺掉政敵魚朝思後,更加驕奢,引起朝野不滿。唐代宗仁慈寬厚,盡察其行,但因重用元載多年,想保全君臣名分,私下規勸,元載不知悔改,惡貫滿盈,終被代宗所殺,其妻王氏及三個兒子也被賜死。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