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文鞭影》二蕭(11):懸魚羊續 留犢時苗

正見神傳文化編輯小組

【正見網2014年02月27日】

【原文】

xuán yú yáng xù ,liú dú shí miáo 。
懸魚羊續,留犢時苗。

ㄒㄩㄢˊㄩˊㄧㄤˊㄒㄩˋ,ㄌㄧㄡˊㄉㄨˊㄕˊㄇㄧㄠˊ。
懸魚羊續,留犢時苗。

【注釋】

(1)羊續:字興祖,東漢太山平陽(今屬山東)人。為著名清官,官至廬江太守、南陽太守,有“懸魚太守”之稱。
(2)犢:小牛。
(3)時苗:字德胄,東漢鉅鹿(今屬河北)人。以清介聞名,官至典農中郎將。因不滿曹操專權,棄官歸隱。

【語譯】

羊續拒賄而懸掛府丞進獻的生魚,時苗清正而留下母牛所生的小牛。

【人物故事】

據《後漢書.羊續傳》,漢靈帝中平三年,羊續任南陽太守,當他進入南陽郡界,就穿著破舊的衣服暗中查訪,隨侍僅一名童子,盡數預知郡中縣令的貪污清廉,官民的賢良奸猾,郡內驚懼,無不震懾。羊續發兵平定叛賊後,就頒布政令,探查人民損益,百姓皆歡悅敬服。當時權貴豪強多崇尚奢侈華麗,羊續深為憎惡,自己常破衣粗食,車馬破舊瘦弱。府丞(太守的屬官)曾進獻生魚,羊續將其懸掛在庭院;府丞之後又進獻生魚,羊續就拿出先前懸掛的魚以杜絕其賄賂之意。後來羊續之妻與兒子羊秘到南陽郡住所,羊續閉門不讓進去,只帶羊秘去看他儲藏的財物,唯有布被、破短衣、幾斛鹽麥而已,回頭告誡羊秘說:“我自己這樣過日子,如何資助你母親呢?”讓其與母親回去。

中平六年,漢靈帝想讓羊續為太尉。當時任三公的人,都要給東園(官署名)千萬禮錢,派中使監督,名為“左騶(zōuㄗㄡ)”。其所到之處,總是逢迎禮敬,多加賄賂。羊續卻讓左騶坐一張蓆子,拿起粗劣的衣袍給他看,說:“我生活所供,唯此而已。”左騶告知靈帝,靈帝很不高興,因此羊續不登公位。羊續病逝時遺言薄葬,且不接受饋贈。舊時法令,二千石俸祿的官員去世有百萬禮金助喪,府丞焦儉遵從羊續先前的意願,一樣財物也沒接受。靈帝下詔讚揚他,令太山太守拿府庫的治喪禮錢賜給羊續家人。

據《三國志.魏書.常林傳》裴松之注引《魏略》,常林及吉茂、沐並、時苗四人皆清正耿直。時苗年少時品性高潔,為人疾惡如仇。漢獻帝建安年間,入丞相府任職,又被任為壽春縣令,政令推行迅速。起初上任時,時苗乘坐母黃牛拉的車來壽春,當官一年多,母黃牛生了一隻小牛。直到卸任離去時,留下小牛,對主簿說:“我來時本無此牛,小牛是在淮南所生才有的。”眾官員說:“牲畜不認得父親,自然應當跟隨母親。”時苗不聽,當時的人都認為他過於偏激,但他因此而名聞天下。

【說明】

羊續掛府丞魚,舉縕袍以示左騶,表明其清廉剛正,不收賄賂也不賄賂他人,下對部屬上對皇帝一概如此,生前死後同樣心志,瘋狂賣官的靈帝也為之感動而下詔褒獎。當時買賣官爵風氣鼎盛,試想買官花費必然於當官時加倍撈回,百姓疾苦有誰關照?漢靈帝時公開標價賣官,朝政一團污氣,東漢政治已病入膏肓,靈帝後經歷動盪的有少帝、獻帝,最後東漢滅亡。

時苗留下了小牛,也留下他居官清廉的名聲,從此世人常以“留犢”之事教導後人。為了紀念他的道德品行,當年小牛飲水之池被稱為“留犢池”,明朝成化年間,知州趙宗在池北建祠祭祀時苗,至今安徽省壽縣南街仍保留這座“留犢祠”。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