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探秘》(十):葬地與破地

【正見網2014年01月21日】

第十節 葬地與破地

中華五千年文明,對家中過世的祖輩是非常敬重的,強調一定要入土為安。真正得道的風水“仙師”,修出神通後,授命於天地,找到天地指定的福主之家,經過考驗福主後,確定福主福德深厚,配享好地。於是遊走於世間,尋龍趕脈數十上千裡,尋得相對應的好穴,溝通天地,獲得“地靈神”認可後,福主後人自然得到天地給予的富貴福祿。這些已啟用地穴多在深山無人之處,“天地玄機,妙不可言”。

還有些風水師找到福主之家家主,經過考驗後,將其帶到地穴之處,向其細述具體對應放置的人、啟用時間以及一些技巧方法,有時周期會是幾年、幾十年、上百年、數百年後方才啟用,由福主家代代相傳下去,直至天時一到,對應後世子孫出現。時機成熟方才啟用。

在民間還流傳有“天葬”的說法。天葬說白了就是“廣積福德之家必有天眷”。

清朝末年,有夫妻二人,家境貧寒,但心地善良,常常真心敬佛,拿出不多的糧食供養僧眾,積下大福德。後來二人生下二子,夫早亡,母子三人不容於家族,被逐。三人在外顛沛數年,二子也長成了少年,母親終於積勞成疾,離開人世,由於家境貧寒,身無長物,二子只好用草蓆將母親裹住,隨意找了一個避風處挖坑放入,然後二人分手,兄長去參軍(國軍),弟弟則到縣城學手藝。也是他家積福所致,二人母親放入之處正是一“蓮花地”的花心所在,乃是可遇不可求的上佳福地。二人後來在各自的生活中同樣謹記積福修善,所以哥哥官至國民黨少將師長,後遷台灣,弟弟則成為當地首屈一指的富翁。兄弟二人各自開枝散葉,後人也多富貴,還有多人福德所致,有機緣能進入大法修煉。

還有一個例子:中國古時,具體朝代已不可考,有一人家中數代積福,但家境貧寒,到他時已是家徒四壁。這年又逢災,只好帶上妻子兒女逃難至廣西,誰知於路途走散,只得他孤身一人,饑寒交迫。某晚,行至野外,天又黑,無處容身,發現前方不遠處有幾塊大石,正好圍成一圈,於是他卷身到石下以避寒。由於家人分離,心情鬱悶致病,再加上連日饑寒交迫,不知覺間就離開了人世。哪知他卷身處正是一美穴佳地,四周無數螞蟻銜土而埋,一日之間一座土墳出現。而其後人也自此富貴人間。

以上兩例均是福德深厚,無所求而天地自給,這種情況在中華五千年歷史中占了很大比例。所以現在人尋找“風水先生”到處看,以求富貴,卻怎知富貴都是“善行所致、水到渠成”。而且現今很多世人發達後祭祖,豈不知其祭祖的祖墳根本不是真的發墳(令其發達的祖墳)。真正的發墳多是無人知曉,就算知道了,也都會有意不告訴後人,因為往往真正發墳所在其實都包含了天機,是不能隨意讓世人看到的。

現在有政策聲稱不能讓死人和活人爭地,所以目前在中國,強制性的要火葬,不許入土,即便出錢也得在規定的公墓中安放。由於無神論的影響,公墓的風水好壞沒有人在意。中國有五千年歷史了,入土了多少先人,都沒有出現死人和活人爭地的問題,為什麼偏偏會在現在出問題了呢?這不就是庸人自擾嗎?

風水一說,既有葬地,就有破地。有很多地穴被使用後並未到天命結束之期,但是卻被破掉,造成後人很快衰敗下去。世間雖有各種破地的方法流傳,但即使是那種欺世盜名的江湖術士都很謹慎,不敢輕易嘗試。因破地是大損陰德之事,有些操作方法很獨特很有技巧但也很損陰德,甚至傷生害命之事都有,所以古代有本事的風水師一生數十年基本都不做一次的,就算偶有一為之,也是奉天承運方敢去做,且是針對個別地穴而為。因地穴牽連眾多,所以破法要謹慎,要掌握好尺度、分寸,免得連累無辜。

很多地穴往往是天破,不是人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後人為名利不惜做了很多傷天害理的事,過度消耗祖上積下的福德,比如現在的官商勾結、謀財害命、黑社會、吸毒、亂性等等,這樣就會不斷消耗祖上的福德,福德只出不進,很多“發墳”未到時間就被破掉了,現在很多死於非命的情況和這些關係都很大。

有一個穴位,穴位側前方還有一股手臂粗的“養陰源頭水”,“地靈神”為一大鵬鳥,穴位已啟用,墳為土墳,無碑,無論向法、葬法都準確,確是一個難得的好地方。古墳正葬在大鵬鳥的背部得力之處,後人必會鵬程萬裡、富貴雙全。後來向村民打聽,才知古墳後人現在多富貴,已知最大官員有兩個廳級幹部,還有上升的空間,在縣城裡也是大族,後人中有副縣長、還有幾個局長。村民描述,遠的不知,該家族在縣城裡是做盡壞事,欺行霸市,民怨很大。數年後一次巧合,我們再來到這裡,發現現場已變,古墳被修葺一番,被大石和水泥包裹,墳前還修了一個大大的拜台,一塊氣勢恢宏的墓碑聳立,少則要數萬元才能有如此效果,但是這些操作在風水上都是大忌,我們再細看,發現整個穴位的“生氣”已泄,“地靈神”也不在了。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我們發現用來包墳的石頭居然是就地取材,將穴位“後龍”處幾處關鍵的突立巨石用炸藥炸開後取石。如此穴位被破壞殆盡,真是多行不義必自斃。後來打聽,該墳後人現在幾乎已經敗完,有錢的傾家蕩產,當官的要麼被雙規,要不就是暴斃。看來真是“善惡有報、報應不爽”。

由於現在的人不相信神,所以不知不覺間在一些所謂國家政策的鼓勵下很多地區發生了毀滅性的全面破壞。最常見的破法則是城市的建設開發,某城市的一個樓盤建在半山上,挖地基時將很多棺木挖出來暴曬,最後一把火處理掉。

有人說“要致富,先修路”,所以修了很多路,尤其是高速公路和鐵路,遇山開山或則挖隧道穿洞,大山一座座變小或消失,如此對於各條龍脈均會傷及筋骨,龍脈所結的地穴就會被破掉,如果一些主脈被挖斷,甚至會禍及幾十裡幾百裡外結穴的地穴;還有電網和通信基站,一般會選擇高山之頂來建設,這樣會造成山體所應形狀的改變,有些還會扎在穴位左右,甚至直接扎在穴位上,那更是完全將穴位破去。

我們認識兩位隱於民間的風水師,已達到和地靈神如意溝通的境界。兩位常去一個地方,有數座山脈圍成一個山谷,由於是幾條龍脈的落頭之處,所以從山谷到山頂有大大小小百餘地穴,也就是有百餘位“地靈神”駐守在這兒。因兩位風水師常來此處,所以和地靈神已經相處熟悉,猶如朋友一般。1994年某天,我們隨兩位風水師游到此處,剛坐下休息,其中一位就入定了,定中只見眾地穴,紛紛請求風水師救命,風水師大驚,何以如此?原來一國企化工廠已把此處規劃為工業廢石灰的傾倒地,所有地穴的家園將無存,他們希望兩位風水師收留。

風水師明白後也奇怪了,就問:你們可以回歸本位,或另尋去處,為何要跟隨我們?地靈神回道:現在人間道德淪喪,天地人間都在劫數中,兩位風水師很快會遇到一位高德大法之師,只有兩位功成圓滿後,我們才算真正得救。兩位風水師雖不解其意,但也就答應了收留這些地靈神。數月後,在山谷出口處,修起一座數十米高,三百餘米長的大壩,將山谷堵死,一根水桶粗細的鐵管日夜不停的流出工業廢渣水,水分揮發,留下石灰渣填滿了山谷,掩埋了山谷中的數百座墳塋和百餘地穴。此事發生後,分管此龍脈的“地脈龍神”大怒,立刻上報,眾神將參與此事的相關人等均記錄下來,福德深厚的人消去應有福份,待日後地獄清算,福德少的人即可取消其陽壽,打入地獄,受煎熬之苦。所以陸續出現了相關人等病死、出車禍、貪污被抓等事件,只是世間人都迷,只會把這些事當成不相干的偶然事,所以也就無知的繼續幹著壞事。

目前最嚴重也是最徹底的破壞就是水庫的建設。風水一道,最關鍵的一個要素就是“水”,水的來源、去向、大小等等因素都是地穴外形格局的關鍵組成部份。如果修了一個大壩,將整個水道完全堵死,上游的水面積也會大大改變。河流好比是大地的經絡,那麼在這些經絡上設大壩,就會阻礙能量的循環,結果就會使大地機體出現象中醫對人體描述的氣血不通、脈淤塞,結果就會導致疾病,那麼這裡就會出現大地的疾病,表現上就是氣候的變遷、乾旱、暴雨等。

現在有一些所謂的風水先生說什麼,格局改了就有新的格局產生;水庫能蓄水,水為財,反而更好。其實這些都是無知的妄想。他們不知地穴能起作用的根本原因是“地靈神”的存在與否,而不是地形如何。如果可以任意改變格局,那人類不是可以大肆挖石造山,人造地穴,豈不個個都是大地,家家都出皇帝?現在有些風水先生點地,沒有神通,如何得知此地的龍脈是否被破?是否還有地靈神?

大地就像人體一樣,樹木是皮毛,泥土是血肉,山石是筋骨,河流是血管。如果一個人被剝去皮毛,切斷血管,割去血肉,筋骨盡斷,那人還能活嗎?有人會說,自古以來,國家都提倡興修水利,增加灌溉面積,現在修水庫也是為了老百姓啊。這裡有個概念問題,要知道興修水利不等於修水庫,修水利的目地有兩個,雨季防洪和旱季灌溉,且以導引、疏通為主,講究人與自然的和諧,大多數都不會對大自然產生破壞,就像四川的都江堰一樣。

大地以厚德載物,化育萬物,也包含萬物之靈的人類。中國先人們敬天敬地,世世代代在中華大地修養生息,即使是建水利設施也是象都江堰那樣採用既可取水又不堵塞河流的辦法,五千年來雖然養育了數不清的人口,但自然環境基本沒有被迫害,仍然適合人類的生存。近幾十年來,人無一德以報天地,反而去無休止的掠奪和破壞,當天地震怒之時,自然人類的天災地陷人禍就會越來越多,當今的水利工程多是 “戰天鬥地、改天換地”的大手筆,不但沒有達到利國利民的效果,反而卻使耕地減少,土地沙漠化和石漠化,即使在產糧區也是雨季大澇,旱季大旱。而當初表面上所追求的目地,比如可以發電、灌溉等利益很快也因為水庫被泥沙淤平等變化就喪失了,即使賺取的利益也遠遠比不上為改善自然環境而所需的投入。三峽大壩建成後2010年的西南大旱和南方大澇就是最好的例子。

中國官方有過一個不完全統計,全國約有大小水庫九萬多座!一個小小的山谷被填埋,就直接破地百餘個。現在中國的水庫都在儘量修大,越大越能體現出政績。僅僅一個三峽大壩就破地上億!還造成當地近百萬人口的變遷,天怒人怨!

說到這兒,我們還要講一個風水中的真機,這在以前是沒有人知道的。我們在前面講過,大地也是有脈絡和地穴的,一般某個朝代或某個時期,都和某條脈絡某個地穴有關。但是主導清朝以後的近現代,特別是中共的大地脈絡和穴位,是上天有意造出的一條假脈,上面所有的穴位都是假穴,也就是說中共歷代這些所謂重要的人物,都是從假穴位上對應所出。

宇宙運轉到了最後,為了做一件事,從上到下都造就了一個假系統。從天脈天穴,到大地龍脈地穴,到人間形勢和出的人物,都是和宇宙的正常運轉是隔離分開的,甚至人體裡都被布下一整套假系統。我們知道,正常的脈絡和穴位,無論是天、地還是人,都是依道而流轉運行,靠德進行驅動保護的。

而這套系統就不一樣了。這個系統在人世間的布局,是從明朝初期的洪武年間即開始了。利用南干龍開始起運之機,在其脈絡內單獨劃隔出一個區域進行布局。南干龍本身五行屬火,是條紅龍,脾性暴躁,所以出的人相比古時人物,脾氣都比較暴烈,殺性大;這條脈又是有意造就的假脈,不靠道德流轉驅動;所以出的人也易帶有‘假’的特點。

這套系統內的地穴也不是以道德為衡量標準,只要是需要選定的那個人,就算道德敗壞,沒有福份,也會有系統內更高級的生命以自身的福德消耗去彌補。

那麼做的這件事是什麼呢?就是拯救。東、西方所有的民族都有關於幾千年前大洪水滅世的傳說,也都有最後拯救的傳說。西方稱救世主為彌撒亞(MEYSEY),東方稱彌勒(MEYLE)。《聖經》裡說,世界上的人曾經都說同一種語言,後來被破壞掉,人類往四方流落過程中,開始使用不同的語言。那是不是預示早期地球人類曾經語言相同呢?有學者研究後發現,西方關於“彌賽亞”的發音和東方古印度語裡“彌勒”的發音極為相似。其真正意思應為“李來”,也即“為你而來”的含義。預示救世主將以李為姓,發洪大志願(救度眾生的一念)為你(眾生)而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