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執著積極配合中提高心性 做好媒體項目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4年01月17日】

我們是海外做媒體項目的一個團隊,去年年底我們首次開了一次小型法會,向師尊匯報了我們個人在做此媒體項目中的修煉體會。大家暢所欲言,總結了經驗,爭取今後更加精進,多學法、做好三件事,在救度眾生中發揮媒體的更大作用。以下是幾位同修的發言:

一、N同修:

借這個小型的法會,我想向師父做一個小小的匯報。匯報一下我在參加海外媒體——這個助師正法項目中的修煉體會。同時也想跟同修作一個交流。有不對之處請同修們給予指正。

1、去掉執著自我的顯示心

我長期以來在中共黨文化的教育下身上帶著很多不好的執著心。比如,顯示心,爭鬥心,妒嫉心等等。由於這些心的存在,遇事愛爭論總想辯個你對我對的。這在處理文件上也反映的很強烈。有時遇到一個文件,我認為可以通過,但協調人說不該發,我就不服氣了。跟她爭辯還找個編輯問問。當聽到說這文件沒什麼問題可以通過時,嘴上不說,心裡頭還是有一絲的高興。師父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的經文中說“大家知道有很多大法弟子建立的一些反迫害的項目、講清真相的項目、救人的項目,最主要的是大家要配合好,互相配合好才能把事情做好。”師父還說“我說大法弟子歷史上都是王、都是天上的王,每個人都有主見,每個人都有獨立的完成事情的能力,但是配合起來就很難。難就難在每個人都有想法,每個人都有好主意,那麼每個人都堅持自己的想法就配合不好了。”想想自己的所做所為,就是在堅持自己的想法,堅持自我。我沒有站在眾生是否能得救的基點上去考慮問題,而是從我的面子上想問題。抱著這麼強的執著怎麼能做好救度眾生的事呢?當我認識到了這些執著時,再遇到上述問題時,心就變的平靜了,能接受不同的意見了,沒有那麼強的爭鬥心了。

2、向內找 提高心性

一次值班結束後,協調人打來電話說,下一班的同修向她反映,有一個文件的內容是:誰扣留我的消息誰就死,我沒處理這個文件留給她了,而她對這個文件很忌諱,因為她正在消業中。我一聽感到很委屈,我根本沒看見這個文件呀,如果看到了我一定會刪的。決不會留給下一個值班的同修。放下電話,我讓自己平靜下來。想起了師父的一段法“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什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轉法輪》)於是我很平和的給這位同修打電話解釋這個事情,沒有指責,沒有抱怨。我們進行了很好的交流,消除了我們之間的誤會,後來我們一直配合得很好。

參加海外這個助師正法的項目已經有好幾年了,開始每天三個小時後來每天兩個小時的項目值班為我提供了一個很好的修煉的環境。謝謝師父給了我電腦這個的法器,讓我能在助師正法的項目中發揮一點作用。謝謝同修們在大法修煉中,給予我在提高心性上的幫助。

二、C同修:

我們網絡平台的工作有個特點就是互相之間見不著面,所以彼此之間的配合就成了能否做好工作的關鍵。有的時候因為互相之間沒有溝通好就會鬧出矛盾來。比如一次我值班到點後,後面接班的人沒有上來,我只好留下來。時間過去半個小時了,後面的人還沒有來,連Skype都顯示不在線。整個網頁沒人監管不行,正好網站上我還有其它工作要做,所以就順便留下來繼續處理文件。45分鐘後,值班的人上來了,但面對前面有人幫忙替班竟然連一句客氣話也沒有,在處理了幾個文件後,就又沒了動靜。也不知道是那邊的人掉線了還是有什麼緊急的事。此時我也不知是該離開還是該繼續處理,因為貿然替別人處理文件也是對人家的不禮貌,所以我只好留在網頁上看能幫忙做點什麼。半個小時後,最新的文件被處理了兩個,之後就又不見了動靜。這時我心裡壓著的火一下就上來了:值班才兩個小時,上線時間那麼晚,還每半小時處理一次文件,這哪叫值班啊?這期間我詢問她是不是上不了線或有什麼困難的Skype留言,也不見她回答。還有15分鐘她值班的時間就要結束了,堆積的文件仍不見處理。我心裡很生氣,就把對方不應該晚來早走、半個小時處理一次文件的話貼到了組裡。

一會兒,有人給我回信,但不是剛才值班的人,是網站的一位編輯。看了他的話我的氣一下子消了很多。他說,最近有人跟他說過這樣的話:古時候中國人特別講究“揚善於公堂,揭惡於私室”。就是說,有問題在私下說,有好事公開表揚,這是中國古人的處事哲學,也是現代管理人員應該學習的管理技巧。雖然有些問題可以在公開場合討論,用心是好的,但起到的作用卻是負面的。

看到這些話,我一下子就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古人都講究處事方法,對方有問題要私下討論,更何況我們修煉人哪,對待同修更應該寬容,有問題當面指出來即可。而剛才自己寫的話太負面了,不利於同修間的配合,還好時間不長,我趕緊把自己寫的話刪除了。

作為修煉人我們應該多為別人著想,很可能在這個時間段,這位同修臨時有什麼事,因為我們每個人都同時在幾個項目中,大家都非常忙。

第二天昨晚值班的同修寫來了回信,原來她在唐人街忙於正法活動,人不在家,她的工作是請同是編輯的丈夫代勞的。因為她丈夫要同時處理好幾個項目的工作,忙不過來,所以對於我們平台的值班工作就只好忙裡偷閒幫忙兼管,因而給我造成的印象就是值班的人對工作不負責任。

從這件事中其實我們更應該看到的是這兩位同修對法負責的態度,妻子同修既要參加外面的正法活動,又不想耽誤了網上值班的工作,還不想麻煩其他同修替班。而丈夫同修為了配合妻子也是一人分擔了兩個人的工作。而反觀自己呢,替別人值了一會兒班就要得到認可,希望聽到感謝的話,這是不是一種顯示心和虛榮心?發給別人的信息,沒有得到及時的反饋,就抱怨對方,這是不是抱怨心?而且在工作中,我們平台經常會有中共的干擾,發出的信息表面上是發出去了,而實際對方不能馬上收到,因此也經常造成相互間的誤會。所以這時我應該想到的是正念清除,而不是一味的抱怨,即使同修不能很快回復,也要寬容以待。

每個同修身上都有各自的閃光點,在大家一起工作時,要互相配合,互相圓融,多看對方的優點,多找自己的不足,這樣才能形成一個有力的整體,這樣才能更好的完成助師正法的使命。

三、W同修:

自己一參加這個項目就發現有同修處理文件有明顯錯誤,處於當老師的職業習慣,就給對方指出糾正,當然多數同修能接受,但有位老同修態度很激烈。

我與她交流沒有回應,這時自己就想:算了吧,別費這個勁了,可能機緣不成熟。還用師父的:“真正的提高是放棄。”(《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來給自己找理由。但我心裡知道她這樣做是肯定沒過好關,我要在她身體有病業反應時要努力挽救她。

但是舊勢力就看到了我這個心,極力的阻撓我了解她身體病業的真相,當她不能值班時,我問同修,多數不知道,而知道的則說:“她家裡來客人了。”我就認為可能沒這麼嚴重吧,就隨家人出了遠門,大約10天的時候,不斷的傳來她身體不行了,而後離世了。細算來,從我和她鬧彆扭到離世只有5周的時間,我震驚修煉的嚴肅。

我找自己哪裡有問題,首先職業習慣“好為人師”;黨文化的餘毒,爭鬥心,顯示心很強;更重要的是遇到矛盾繞著走,不能本著對大法負責,對同修負責的態度認真交流。找到這裡我決心認真糾正自己、提升自己,每天睡前結印,對著這些執著心發正念,否定它,解體它。並要求自己無論遇到啥問題,和同修要正面交流,不能迴避。這樣做後發現真的打開了一個新天地。

四、L同修:

我是從零八年組建這個平台就參與了,開始的時候人手少,而且值班時間長,那時也沒什麼想法,定好的目標就去做好,誰有事了都會自動填補,同修都去開法會了,我就自己頂班,也不感覺累。因為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有需要我們就自動配合圓融好。平時把學法煉功都做到位,做起事來事半功倍。但也有過心性關的時候,有一次參加法會回來後,自己回來早,想到大量的工作積壓,想早作處理,由於路途遠沒休息就上網值班,困的很,結果工作出現了差錯,被同修提出批評,當時心裡很不平,認為大家都在休息,我主動干還被指責,心性受到考驗,明知道這是心性上的考驗,但這個物質還沒完全去掉,心裡還是放不下。通過學法自己認識上得到提高,“困”是自己認可了,如果自己正念強,想到自己是神的狀態,否定“困”這個物質就會是另外一種狀態了,所以正念一定要強。

大法弟子歷史責任和使命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如何更好的發揮大法弟子整體的巨大作用,更多的更高效的去救度眾生,我自己認為就是無條件的配合。在做項目的時候,時常要參與別的項目,需要別人替班的時候,都是本項目組的同修默默頂替我,在此很感激同修默默配合,能讓我順利的完成別的項目。大家配合,在做的同時,相互幫助,檢查補漏,所以配合是非常重要的。

由於本組有新人加入,需要培訓,協調人商量我,要我讓出幾個班培訓新人,當時我心裡不太情願,因為幾年下來,一直是這個時間段在做,生活上已經形成規律了。但想到要配合,不能我自己捂著蓋著不讓人做,得學會放棄,也就同意了。由於我的不情願,就有考驗心性的事情,同修要去做別的項目要換班,但過後又把換的班要回去,一會要換,一會又不換,搞的我無所適從,就有抱怨的心理。那我就多學法,向內找自己是哪顆心沒放下,把自己給理順了以後,和大家就配合好了。在修的同時發現有哪顆不好的心就把不好的心去掉,純淨自己,多學法,保持正念,只有學好法,我們才有保障,只有學好法,才能做好師父要求我們做的一切。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們一定會精進不止。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