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離失所,是舊勢力安排的路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4年02月01日】

看了《正見網》2014年1月30日同修文章:《走師父安排的路,絕不流離失所》,我想談一點個人的認識,意在與大家切磋。

多年前,本地的一個資料點被破壞,許多同修被抓。由於我曾經去過這個資料點,面對同修被抓,產生了怕心:“下一步是不是抓我?”這一念生出後,我做個夢:“三面是網,只留一條小路可逃。”我把這個夢當作是師父的點化:“這是讓我離家出走呀。”可是我清楚:“這一走,也許永遠飄泊在外,走?還是不走?”正在這時,突然碰到一個我認識的國保警察,他說:“都盯著你呢”。我說:“我沒做啥呀?” “反正你的事挺重,躲一躲吧。”往哪走呢?忽然,我想起本地一個流離失所的同修,他在外地,但我不知道他的地址呀。咋找?正在著急時,突然,他的母親來找我,說:“我兒子讓我給你代個好。他現在挺好的。”我一驚:“真是想啥來啥。立即,我說了自己的危險處境,老太太說:“那還不快走?到我兒子那兒去吧。”她把兒子地址和電話告訴了我。我想:這肯定是師父安排,要不,咋那麼巧呢?妻子見留不住我,把僅有的三萬多元給我帶上,一邊收拾衣服一邊哭:“該死的警察,不讓人活呀。在外面照顧好自己,家裡的事別牽掛。”

到了流離失所的同修那裡,他說:“出來就對了,咱們一塊做大法的事”。儘管,他對我很關心,可是,不知為啥?我總是心裡壓抑鬱悶,怕心也重,好像生活在陰影裡,就是高興不起來。我知道他缺錢,拿出一萬多元給他,剩下錢,每天我倆打計程車,一個一個給司機講大法真相。走到哪,講到哪。一次,給一個司機講真相,司機說:“聽說法輪功平反了呀。”我一驚:“誰說的?”“前天有兩個打車的人說的呀。”我細看司機,這人原來講過。那段日子,我最怕警察,色心也重了,怎麼掙扎也突破不出去。我幼稚的想:“出國吧,先去香港,再讓香港同修幫助去美國。”這想法生出後,當晚,我做了個夢:“夢境非常危險。”於是,我放棄了出國的想法。後來回來時,街道主任告訴我:“在你失蹤的那段時間,公安局都炸了鍋,到處找你,生怕你去國外。在各機場、邊界堵你。你說你?沒事你走啥?”他們還監控了我家裡及所有親戚的電話。

也許,我本性的一面很著急,常常有一念:“回家”。同修阻止我說:“回去等抓呀?出來了,就沒有回頭路。”我說:“當初,你是為什麼流離失所呢?聽說你沒做什麼事呀?”同修說:“是沒做啥事,可也是掛號的呀。”那時,我對法理認識很淺,對什麼是舊勢力都搞不清,更不用說否定它們的安排了。就是感覺迷茫無望,不知道何時是個頭?

就在這時,同修讓我和他去辦一件事,離家挺近。我想回家。那晚,我求師父點化:“該不該回家?”夢境是:在路口,一輛馬車(馬上撤),朋友孫家松坐在車上(順便回家輕鬆一下。)我心裡一亮,有了底,立即把想法告訴了同修。儘管同修不同意,見我去意難留,只是一再囑咐注意安全。臨別時,我把身上所有錢都給了同修。

回家第二天,惡警象瘋了一樣,來一大幫,問我這段時間上哪了?我說:“出門找點買賣做。犯法嗎?”他們折騰半天,沒問出啥,便把我放了。事後,一個同修說:“根本沒你事,為啥要走呢?”可當時,在我走這一步上,邪惡安排細密有序,環環相扣,很巧妙。就在我要走時,左腿很疼,幾乎不能走路,那是師父點化我不讓走。可我怕呀,非走不可。修煉中,不是走師父安排的路,就是走舊勢力安排的路,沒有第三種選擇。走師父的路:每個人都安排了穩定的修煉環境,在這個環境中,有序做著三件事;走舊勢力的路,那就漂泊吧,有你苦吃的,還得格外承擔許多強加的物質。家,是個環境,是個場,離開這個環境和場,外面再好,對你都有制約性,你會感覺不適應,甚至孤獨寂寞空曠。

流離失所,是最容易被迫害的。本地許多同修,就是因流離失所才被迫害。而且,邪惡會加大你的怕心、色慾心等,把你推到另一個陷阱去。有些資料點男女同修,所犯的錯誤,也是另有原因的。本地有個農村同修,派出所發現村裡有大法真相資料,懷疑他撒的,叫他去。他以為要抓他,結果流離失所。幾年後,警察通過他孩子找到了他。說:“並沒有想抓你呀?你跑啥?”還有個同修,國保讓她去,她害怕躲了起來,結果被通緝並重判。 如果一開始,就能否定邪惡的安排,不走那一步,就不會有後面的悲劇了。

惡黨搞的第二代身份證,那是找到流離失所同修的最好辦法:帶著,能給你定位;沒有,就知道你有問題。還有實名制車票、船票等,都是迫害與監控手段。身上沒身份證,幹啥都難,人都敏感,一看就知道你有事。當初,和我一起流離失所的那個同修,在一次辦事時,對方說:“你不是逃犯,就是煉法輪功的,要不咋沒身份證?”後來,該同修也被非法綁架,並重判。

師父連這場迫害都不承認,怎麼能讓弟子去流離失所呢?即使我們覺得遇到“急迫”事時,也要冷靜理智,也許就是假象,是讓你放下生死的提高關口,能正念否定!就柳暗花明。同時還要,立即和本地同修聯繫,整體配合除惡。再難,也有我們的路走。當然,我不是說,讓已經流離失所的同修,馬上如何如何?我們不能走極端。也許你那個“麻煩?”還沒有過去;也許,你自身的整體境界還沒有提高上來,不承認舊勢力,不等於你能一下子否定舊勢力,修煉是複雜的。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一切都在變,包括流離失所的同修。

一點淺見,懇請同修補充,並批評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