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對待病業關的一點想法

大陸大法弟子 秋實

【正見網2014年02月14日】

接過同修甲讓我轉交的一張三退人員名單(這是同修乙半個月勸退的人員),看著A4紙上密密麻麻的三退人員名字,心中油然升起對同修乙的欽佩、羨慕的心緒。然而,隨即又聽到同修甲叨咕:同修乙前些日子腿疼的厲害,劇疼時走路都困難,曾買了藥吃,還貼了藥,後在同修丙的勸阻下停了藥。仍堅持外出講真相勸三退,有時還真不疼了,有時還疼的厲害……這幾句話,給我敬佩、羨慕的心緒蒙上了一層陰影。儘管她後來停了藥,但她貼藥、吃藥的這一舉動,令我陷入了深思。

同修乙是七•二零後得法的新學員。但在講真相、勸三退這方面做的較好,每隔半個月都能拿出一張百餘人名的三退名單,令認識她的同修都很欽佩、羨慕。她每天除了學法、發正念,就是外出勸三退,不管嚴寒酷暑,風雪暴雨,從不間斷。從表面看,三件事做的無可挑剔。出現病業關,也可理解。因其是七•二零後得法的,個人修煉和證實法同時進行,所以在這一階段消業的問題可能表現的會明顯一些。但其對待病業關的辦法——貼藥、吃藥,則出乎我之預料。怎麼也沒想到她會這樣。

出現病業關,對她來說可能是存在消業的問題,但也不能否定有舊勢力干擾因素的存在。怎麼對待病業關,則會體現出一個修煉者信師信法的心堅不堅定的問題。如果是個堅定的修煉者,對待這一問題,那不管是過關消業也好,舊勢力干擾也好,首先是不怕,用法衡量,有針對性的對待。欠債得還;舊勢力干擾就發正念,否定它、清除它,不同意它們的安排。生死由師父安排。若從內心裡真正做到這一點,那將是另一個局面。而用藥,則是怕心起來了,對師對法不那麼堅信,只好採取常人的辦法,在這一點上把自己降到了常人的層次,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舊勢力很可能進一步迫害你,從而加劇過關的難度。

大家不都說同修乙三件事做的很好嗎?三件事都做好了,怎麼還會出現這個問題呢?我覺的,出現病業關不完全與三件事做的好、差有關,而如何認識、對待病業關,則真實的體現出三件事做的好或差了。用常人的理認識,對待病業關,恰恰說明三件事沒全做好,起碼說明學法不夠。別看每天都花一定時間學法、煉功,不能靜下心來學,那只是形式上學了,沒有真正深入進去,心性提高不上來,所以信師信法的根就扎的不牢,一遇到要過的關,心裡就不穩,從而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這樣發展下去就危險。

我這裡不是單指同修乙,而是由同修乙的事引發了我的深思。近一二年來,聽到、看到一些這樣的同修的事,後果都是給大法帶來了損失,給自己、給同修留下了遺憾。應放下做事心,聽師父的一再囑咐,學法、學法、學好法呀。我理解學好法就是不走形式,不追求數量,不是以每天學了多少篇來衡量,而是踏踏實實的靜下心來學,從法中得到提高,達到能夠真正用法衡量自己的言行和周圍出現的事物對錯的程度,並真正按照師父說的對待自己和周圍事物,做到“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一》<實修>)。我想到這個時候,同修信師信法的根扎的牢了,遇到磨難時,對待方法和後果,就會是另一種局面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