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這幾個億的資產交給你我都放心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4年02月26日】

師尊好!同修好!我把自己從邪悟中跳出來,從新跟上正法進程的修煉經歷跟大家作個交流,向師父作一匯報。

帶著根本執著學法,有漏被迫害並邪悟

我是1997年元月開始學大法的。不象大多數同修那樣,是因為有病,學了大法後病沒了,從而走進大法的。我是因為師父講的符合了自己做人的道理走入修煉的。丈夫同修未修煉大法前,就一直對氣功感興趣,常常給我講一些氣功中的神奇事。我不拒絕,聽著覺得不錯,但也沒有很相信,只覺得是個新鮮事物。一九九六年有一天他突然把所有買的氣功書都燒掉了,並告訴我,從此只煉法輪功。並勸我也修煉。我當時工作很忙,就認為還是一種氣功吧,就沒有放心上,《轉法輪》在床頭書柜上放了半年,我連翻翻都沒翻。一九九七年元月,一件偶然的事件發生,在處理事情的路途上,我大腦中出現圖像,我意識到難道是氣功中講的開天目了,就告訴丈夫。他說:你不要太在意,順其自然點。一直回到家圖像才消失。到家後,丈夫又讓我看《轉法輪》,我就看起來,結果和書上寫的一樣,我順著一條隧道往前奔,一直跑不到頭,還看見一隻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眼前還一片紅,不斷的翻著花。從此我才開始走入大法的修煉。

因為自己受黨文化的毒害比較深,在大法被迫害前,學法學的一點也不精進,還是很看重常人的工作,還是想多掙錢,只是確實沒事了,才到煉功點與同修一 起學法、煉功。大法被迫害後,我才思考為什麼要修煉?才真正入心學。因為沒有放下根本執著,也因為沒有深厚的學法基礎,講真相時被非法綁架並送到勞教所。 在勞教所因正念不足,又被邪悟,邪悟後還助紂為虐幫助邪惡轉化其他人。走出勞教所明白真相後發了嚴正聲明,並找回昔日被自己毒害的人,跟他們講明真相,大部分都已從新走入修煉。

多學法、背法,破除邪悟

我從邪悟中走出來歷盡魔難。在丈夫同修的不斷幫助下,終於在二零零七年明白過來,從新開始修煉。可是舊勢力抓住我不放,真的想把我毀掉。剛明白過來時,邪惡干擾非常大。白天上班一忙起來還沒事,可是一下班到家,就發燒燒的迷糊,也不吃東西,啥都不想吃,只是迷迷糊糊的睡。但只要一醒,我就聽老師講法,就讓丈夫給我讀法。大約有七天左右,突然冒出一個念頭:不想活了,死了算了。我立即認識到,這不是我,並且脫口而出:我要跟師父修到底,誰也不能干擾我。隨著這一句喊出,瞬間我感到好了,那些壞的東西消失了,當即我就吃了一大碗面。要是沒有師父,我真的被舊勢力毀掉了,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師父的慈悲是無法用語言表達的,犯了那麼大的罪,可師父照樣管著我,師父說“我不想落下一個人”(《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雖然那些壞的東西被師父消掉了, 可是那些邪悟的觀念,還是常常跑到大腦中干擾。丈夫同修說,你就背法吧,師父講:“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 (《精進要旨二》)。背法時,那些邪悟的觀念干擾我時,我就發正念清除,那不是我,堅決不要,堅決清理掉。背到第二遍時,那些東西才全部被清理, 這時感到自己是一個全新的生命了。

跟上了正法進程,我就要按大法弟子的標準要求自己,得完成自己的史前誓約,救度被惡黨謊言毒害的眾生。師父講:“大法弟子回過頭來看看你走的路,在不同的環境中,每個人都在走自己的路,就包括你在世間上的工作,你的生活方式,都是有原因的。”(《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我身在企業中。我想這不是偶然的,那我就應該在企業管理中修心性,講真相,救度眾生。

我真服了,煉法輪功的是真好

師父在《轉法輪》里講:“現在國內無論國營企業或其它企業中,人與人之間的矛盾極其特殊。在其它國家,在歷史上從來沒有的一種現象,所以在利益上矛盾顯的特別尖銳,勾心鬥角,為一點小利爭鬥,發出的思想、使出的招術都很壞,做好人都難。”二零零五年因受到迫害,我辭了工作到一個企業里。從一個普通文員做起。我的上司主管是一個和我年齡差不多的中年人。不知為什麼,他看我總是不順眼,時常挑我的毛病,別人可行的事,若是我,他就不同意,百般刁難。我有時委屈的偷偷掉淚。心裡難過時,就學法、背法,老師的法理破解著我的委屈,生生世世不知我欠人家多少呢。“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轉法輪》)我就用法理調整自己,不怨恨他。當我放下怨恨心,放下委屈時,他看我也沒那麼不順眼了。因為表現的好,又有能力,被老闆提升的很快,三個月後我做了部門經理,成了他的上司。他很妒嫉,故意跟我攪亂,該他做的事,說做不了,找各種藉口。還當面說我,有本事就辭退他。我沒有賭氣,而是向內找自己,我也有妒嫉心,就修去自己的妒嫉心,對他寬容。但也明確告訴他,應該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漸漸的,他也就沒有再鬧騰。

一次,廠里有一個多數人都想做的小門市,光申請人都二十多,這事歸我那個部門管。他也申請了,後來綜合各種因素,我認為他做最合適,就把他的情況報給了老闆。他事後找我說,我只是試試,心想一定不是我,因為我給你找了那麼多麻煩,沒想到,你不計前嫌,你怎麼就不惱我呢?我看時機成熟了,就給他講我是修煉法輪功的,師父讓我們按照真善忍做,所以,我一點也不惱恨你。又說,你想想,咱們這個年齡的人誰不知道,共產黨說的有真的嗎?當年打倒劉少奇、彭德懷,不也是安了很多罪名嗎?最後都是誣陷的。那個天安門自焚,都燒成那樣了,兩腿中間裝汽油的雪碧瓶卻完好無損,可能嗎?他一聽,就說:該不是共產黨造的假吧。我說:就是一個偽案,聯合國教育發展組織已經把它定為偽案了,但是中共封鎖信息不讓老百姓看到。他說,我明白了,我真服了,你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的,不是裝的。接著我還幫他退出了邪黨。

和你在一起怎麼就想不起不好的事呢?

我部門有八個年輕人,都是從不同地方來到這個企業打工的。一開始他們常常鬧彆扭,你乾的多了,他幹的少了,你的那句話說的不好聽了,沒修養了,人不多,事不少。部門人與人之間被那些變異的壞東西充斥著,一點也不祥和。我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師父說:“大家知道,我們正法修煉的人會有這麼一種感覺:因為是正法修煉過來的,它是講慈悲的,它是和宇宙真、善、忍特性同化的,所以我們學員坐在這個場裡都有感受,思想里沒有壞念頭,而且我們許多學員坐在這裡連抽菸也想不起來,感覺到一種非常祥和的氣氛,非常舒服,這就是正法修煉者所攜帶的這種能量,在這個場的範圍之內所起的作用。” (《轉法輪》)我悟到大法里也有人這一層的正理,我就把自己學法中悟到的人的正理,轉換成他們理解的東西給他們講,講緣分,講生命的意義,講該是你的不丟,不是你的你也爭不來,講與人相處時真誠、善良、包容的心態給自己帶來的快樂。對有正的表現行為的人員我就在晨會上表揚,對不正的行為表現不說誰做的, 只把事情拿出來當案例,讓大家討論該怎樣正確對待,最重要的是自己嚴格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

不到兩個月的時間,他們都學會了以欣賞的眼光看待周圍的人和事,越干越有勁,沒有嫌吃虧的,遇到有人做不好時,紛紛想辦法解決,並能面對面提出改進的地方,坦誠交流。美國通用公司原總裁傑克韋爾奇用了十年的時間打造坦誠的溝通文化,減少溝通成本。而我用兩個月的時間,在當今敗壞的中國社會裡,形成了這種坦誠溝通的氛圍,真的證實了大法的神奇和威力。在我們部門的帶動下,整個廠都出現了互幫 互助的風氣。不少人都跟我說,怎麼跟你在一起就想不起不好的事呢?有點私心到你面前就好像沒有了,也說不出口了。我就跟他們講法輪功的真相,講師父如何讓我們按照真、善、忍做人,在我們修煉人周圍的場是一個慈悲祥和的場。修煉法輪功是佛法修煉,完全都是正的,卻被迫害。他們也就都明白了真相,同時我也幫他們做了三退。

我把這幾個億的資產交給你我都放心

我的老闆是個女的,和我年齡差不多,很有能力。她看我做事踏實,又比較有條理,執行力很強,三個月就提拔我做了部門經理。這也證實了大法。師父講: “當然也不是真的傻,我們只是在切身利益這些問題上看的淡,而在其它方面,我們都很精明。我們搞個科研項目,領導交給什麼任務,完成什麼工作,我們都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做的很好。”(《轉法輪》)老闆經常出差,到香港,到國外,出差時就把公司的工作安排好,讓我督促執行。我都很有實效的做好她安排的各項工作,還把她沒有安排的,實際工作中需要的也做好,總之就是把企業當成自己的事去做,因此得到她的信任。我又本著善心與她溝通,讓她多站在員工角度思考企業所制定的政策與制度的可行性,做到心中有員工;也與員工溝通讓他們理解老闆,兩千多人的公司大家相處的比較融洽。

一次發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有一個保安不知道為什麼死在了宿舍樓道的垃圾箱裡,是被清潔工清理垃圾時發現的。工人反映給我後,我先是讓保安看好現場,不讓其他人員靠近現場,同時撥打120和110電話。當救護車把人拉走放進太平間後,我們商議怎樣處理。老闆當時有點慌,害怕家屬取鬧,漫天要價,又吩咐讓我處理這件事。我想讓我看到這件事,絕不是偶然的,我就用真善忍的標準指導自己處理這件事。家屬來了,是死者的父親和哥哥。我平靜的給他們講發生的事實,帶他們去公安局聽公安人員講勘查的結果。他們真的很難過,當他們平靜下來時,我用自己證悟的法理給他們講人生無常,給他們講每個生命為什麼不一樣, 講我們煉法輪功的是如何看待每一件事。他們很善良,沒有無理的過分要求。這邊我又與老闆溝通,讓她理解家屬的心情,儘量滿足家屬的要求。就這樣,一場很大的突發事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場中和平解決了。家屬還明白了真相。事後老闆特意請我吃飯,席間說感謝我的話。我很平靜的給她說:不要感謝我,要感謝就感謝我的師父吧。我就講自己是煉法輪功的。她聽後一點也不驚訝。她說:我在香港、國外看到許多煉法輪功的。我母親原來也煉過,共產黨就是怕誰奪了它的權。 作為信仰應該是自由的,它打倒的就是對的嗎?我們不這樣看,你這么正派,我把這幾個億的資產交給你我都放心。我為自己選擇了一個明白真相的老闆而感到高興。

工作中我還利用各種形式講真相,救度眾生。招聘新工時,若是能夠留下的,就在今後的工作中找時間講;若是不可留下的,就順勢給他們講真相,幫助三退。當工人有困難找我解決時,我幫助他們解決困難後就給他們講真相,讓他們明白法輪功是被誣陷的,共產黨宣傳的都是謊言,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是有福分的。當工人之間有矛盾找我評理時,我就按照真善忍的標準給他們講他們能理解的做人的道理,講寬容他人的快樂,最後讓他們都和好相處。

常人明真相得厚福

和我有緣相處的同事中,有一些人悟性很好,不僅明白了真相,還能按他能理解到的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雖然他們沒有走入修煉,但這些同事這幾年的發展越來越好,也證實了大法。當初有一個是我們部門的培訓老師,人比較厚道,又願意學習,就是做事有些拖拉,執行力不強。這在企業是一大忌,因為企業經營中有的事一拖就失去了商機,我除了無私的把自己的管理經驗講給他外,還與他溝通達成共識,幫助他改變自己的不良習慣,幫助他成長。他進步很快,兩年就做到了部門經理;現在已經是某個企業的高層管理了,在自己的崗位上帶動企業樹立正氣,事業做的很優秀。還有一個是另一個部門的經理,她有思想,有魄力,但是婚姻很不幸。我們相處的很好,她很認同我講的法輪大法的法理,實踐中也用正理來指導自己和下屬。兩年前,她自己選個項目開始了創業。現在事業已有收穫,盈利情況還不錯,並且又有了一個幸福的家庭。

師父講:“摔倒了別趴著,趕快起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象我這種曾經邪悟過的,師父一直沒有放棄,一再給機會讓我走過來。我的體會就是背法提高的最快。不管自己遇到多大的魔難,不管外界干擾多麼嚴重,只要能入心背法的時候,什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被消除,再難走的路,師父都會指明該如何去做。走過來一看,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