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記》試解(二)

撣塵

【正見網2014年03月13日】

二、取經與修煉

《西遊記》寫的是唐僧師徒取經的故事,其實它更是一個修煉的故事。取經路上的艱難與磨鍊,正是一個人修煉過程中所必經的魔難。為什麼說那是必經的魔難呢?譬如人的七情六慾,那是人人都有的,而在《西遊記》中則用七個蜘蛛經來形容七情。這些魔難,表面看來都是外在的,可是說到底又都與自身相關,也就是 一個人本身的魔難。在修煉界稱祛除自身的魔性為“煉魔”。消除魔性,靠的是自身的佛性,這也是為什麼要在前七回將孫悟空著重描寫的原因之一,孫悟空就是唐僧佛性的象徵。

(一)、五位一體所蘊藏的修煉因素

唐僧師徒連同白龍馬五位,可以看成是一個人,書中對此也有多次暗示。作品最後,在寫到“五聖成真”時有一首詩說的更明白,其中開頭四句是:“一體真如轉落塵,合和四相復修身。五行論色空還寂,百怪虛名總莫論。”“一體真如”指的就是一個人;“合和四象”,是修煉中的術語。傳統的道家修煉,將腎、心、 肝、肺分別用玄武、朱雀、青龍、白虎來代指。它們在五行中又分屬於水、火、木、金。五行的相生中,木能生火,金能生水;《性命圭旨》中講,龍木生火,同屬乎心。虎金生水,同繫於身。心不動,則元氣聚;身不動,則元精聚。精凝氣聚,即是指金木水火混融於土之中。合和四相即是指此。

唐僧、孫悟空、豬八戒、沙和尚、白龍馬對應的五行屬性分別是水、金、木、土、火。書中常用金公指孫悟空,木母指豬八戒。母與公對應的也就是陰與陽。 還有一個含義,因為火能克金,稱為金之公,所以金公也代指火;因為水能生木,為木之母,所以木母也包括水。從陰陽屬性上講,木與水同屬陰,金與火又都屬於陽。陰陽交媾,須由土相助,土即是指沙和尚,又被稱為黃婆。所以《西遊記》的取經過程中,都是這三位在鏟妖除魔。而他們鏟妖除魔的過程也就是修煉的過程。

唐僧師徒在內臟及身體上的對應還不能這樣生搬硬套。唐僧屬水,應在腎臟。可是唐僧是人的主元神,主元神所在位置則是在人的泥丸宮裡。豬八戒為木母, 也即是指水,他在腎臟的部位。《西遊記》中也這樣借豬八戒之口做了表述,說他自己被“卵二姐”招了女婿。這個卵二姐就是人兩顆腎臟的比方。沙和尚對應的是脾臟。因為脾臟的作用是運化水谷、輸布精微與運行水液的,所以他所在的流沙河才是“鵝毛飄不起,蘆花定底沉”。孫悟空在心臟這個部位就不用說了,白龍馬也應是這個地方,因為馬屬火,對應到內臟就是心,再說了,心和意又是一體的。

整篇《西遊記》,孫悟空與豬八戒互相爭鬥、妒嫉、捉弄不斷,那就是修煉中陰陽交配的過程。而沙和尚所起的作用就是一個調和。一直到最後,這三位才達到協調一致。書中還有這樣的詩句:“五行匹配合天真,認得從前舊主人。煉己立基為妙用,辨明邪正見原因。 金來歸性還同類,木去求情共復淪。二土全功成寂寞,調和水火沒纖塵。”

孫悟空五百年前已經修煉成仙,唐僧也是十世修行之人,八戒、沙僧又何嘗不是?八戒曾對悟空自述其前世修行的過程:“得傳九轉大還丹,工夫晝夜無時輟。上至頂門泥丸宮,下至腳板湧泉穴。周流腎水入華池,丹田補得溫溫熱。嬰兒奼女配陰陽,鉛汞相投分日月。離龍坎虎用調和,靈龜吸盡金烏血。三花聚頂得歸根,五氣朝元通透徹。”沙僧也曾這樣表白:“因此才得遇真人,引開大道金光亮。先將嬰兒奼女收,後把木母金公放。明堂腎水入華池,重樓肝火投心臟。三千功滿拜天顏,志心朝禮明華向。”

還有一個問題需要說明,那就是這五位為何被貶下界的?唐僧、悟空都是因為傲慢;豬八戒因為調戲嫦娥;沙和尚因為失手打碎了一個玻璃盞;小白龍因縱火燒了殿上明珠。這些罪錯放到人間看,不算什麼,可是放到更高境界中來看,那就是這些生命變的不純了。從修煉的角度看,人要修煉到無漏才能圓滿。什麼是無 漏?那就是一顆執著心也不能有,一思一念都是純正的,才能得道成仙成佛。相應的,那些修煉成就在不同果位上的上仙們,他們的思想境界也就都是純正的。有了一點紕漏,就不能在那個層次上了。就說沙和尚,看似很簡單的一點罪錯,可是這一點罪錯卻是那個境界中根本就不應該發生的。為什麼會失手?那不是走神了嗎? 那不是心有雜念了嗎?從這個角度上看修煉,那真是無比嚴肅的。

唐僧師徒的內在聯繫在書上也有暗示:唐僧是十世修行之人;孫悟空則是菩提祖師的第十輩小徒;連沙僧項下掛的都是九顆取經人的骷髏頭。

從另一個角度講,唐僧師徒四人分別表述了修煉人的幾個方面。唐僧表面看來毫無能力,軟弱而膽小,但有一顆堅如磐石的取經信念;孫悟空是心猿,活潑、 機靈、無拘無束,既能明辨真假,又能伏妖降魔;八戒與豬的好吃懶做非常一致,同時又好色,圖安逸,貪占便宜,嫉賢妒能;沙和尚表現的則是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安守本分,忠於職守,清靜而仁厚;白龍馬雖說沒有過多的描寫,但是也是一個默默無聞,只管前行,不計艱險的形像。

(二)、五行山、兩界山與孫悟空的神通受限

孫悟空被如來壓在五行山下有一個寓意,作為大道修煉象徵的孫悟空已經基本完成了他的修道歷程。從佛家講,他已經“明心見性”了,當然,“明心見性” 後,就是“見性成佛”了,可是這並不是這兩句話說說那麼簡單。孫悟空悟道後,回到花果山為什麼要清除混世魔王?又為什麼要大鬧天宮?在八卦爐中還要進一步修煉?所以說,他修道的歷程雖已完成,可是他還要繼續修煉,將自身的魔性,比如自傲,要完全磨鍊掉,才能真正的修煉成功。孫悟空被壓於五行山下是讓他經歷魔難的。

五行山的五行就是金、木、水、火、土的意思。也就是說,在這之前,作為大道修煉象徵的孫悟空,完全是從心猿的角度上去表現一個人修煉的歷程的。而因為狂傲被壓於五行山下時,孫悟空就等於被塵世所埋了。唐僧將孫悟空救出五行山,並不等於他已經脫離塵世,而是說主人已經開始修煉了,作為心的象徵的孫悟空自然也就開始了與主人合一的修煉。這其中還有一個問題。許多修道的人都明白,人沒有修煉之前,說不定在他的前世,甚至生生世世都是在修道當中,當然那個修煉,就像孫悟空前七回的修煉一樣,可能具有非常大的神通。可是一旦這個人再轉世的話,沒有修道之前的這段時間,這個人就像是睡著了一樣,完全迷失在常人之中了。如果他開始了修煉,他本性的一面一覺悟,才能真正的再去修道。如此往返,有的人要經過多次才能修煉圓滿的。唐僧就是個十世修行之人。

當然,我們在作這種介紹的時候,已經揭示了另一個問題,那就是孫悟空的神通,為什麼在跟唐僧取經之前,普天的神將奈何他不得?可是一旦跟了唐僧,卻有許多的不如意。那是因為,跟唐僧之前,表現的孫悟空完全是一個人心性的修煉,將一顆修煉的心十足的表現了出來,那他當然可以沒有任何拘束的上天下海了。 可是跟了唐僧,就等於多了一個肉身,他的神通自然受到了限制。還有一個問題,取經路上的魔難,表面看是針對唐僧的,可是唐僧那個執著心沒有去掉的情況下, 孫悟空再大的本事也施展不出來。就像孫悟空大戰紅孩兒,紅孩兒是唐僧心火過旺的象徵,也具有心的屬性,甚至可以說是心的一部分。同為心的象徵的孫悟空怎麼能夠一棍子將紅孩兒打死?所以只有等請來了菩薩,將心火去除後,心才能歸正。

五行山為何又改為兩界山了呢?表面是國界,它實質是一個人真正修煉前後的界線。

(三)、八十一難從何來

唐僧取經之初,路經法門寺時說:“心生,種種魔生;心滅,種種魔滅。”可見,所有魔難,皆從他自心生起。這種說法很對。只要他有一顆人心,就會對應出相應的魔難。例如太宗送他兩個隨從與馬匹時,他大喜。這透露出來的就是一種依賴心,所以,還未出國界, 那兩個隨從便被野牛精、熊羆精和老虎精吃掉了。須知,他在說“心生,種種魔生;心滅,種種魔滅”時,兩個隨從就與他在一起。也就是說,一個人要修煉,很多心是根本就意識不到的。修煉本是一個人自己的事,只能向內修自己那顆心,怎麼能依賴於外人呢?

因為唐僧是從常人開始修煉的,他不同於自己的幾個徒弟,即使悟空告訴他是魔在阻攔,他也不相信。人身上的魔性有些隱藏得相當深,有些還是生而有之 的,也就是說,只要當了人,沒有修煉得道前,都是有種種魔性的。比如,孫悟空打殺白骨精時,那白骨精分別變作美女、老婦、老公,唐僧哪裡認得?可是這個白骨精卻是人人都有的,喚作屍魔。道家認為,人人都有三個屍魔,所以才有了孫悟空三打白骨精。

第五十回中,孫悟空去化齋,人家不給,他就偷舀了人家一缽盂米。而這邊,八戒、沙僧在一敗落人家見有三個棉背心,倆人各偷穿了一件,結果引來一場魔難,而這個妖魔也是偷了太上老君的金剛琢下界來的。

再比如牛魔王,有妻有子,還有朋友,這些妖魔從何而來?孫悟空說得明白:“自到西方無對頭,牛王本是心猿變。今番正好會源流,斷要相持借寶扇。”牛魔王怎麼會是孫悟空變化的呢?不能這樣表面理解,那意思是說,唐僧有了執著心,在心上自然就生出這麼一個妖魔來。那麼,鐵扇公主、紅孩兒、如意真仙可不都 是心猿所變?

有了什麼執著心就會招來什麼樣的魔難。唐僧為人師,這是一顆心。在烏雞國,青毛獅子被逼得急了,也變作了一個唐僧。在天竺國玉華縣,孫悟空、豬八戒、沙和尚各收了一個王子傳授武藝,結果這好為人師之心就引來了一窩獅子。

有些執著心隱藏得非常深,是修煉人極不容易覺察的。例如:唐僧師徒到天竺國時,唐僧聽說天竺公主正在拋繡球招駙馬時,就對悟空說:我想著我俗家先母也是拋打繡球遇舊姻緣,結了夫婦。這看似不經意的一句話卻也是一個執著,結果就招來了那場魔難。

當然這些難都是必然要發生的,也可以說是註定的。《西遊記》後邊寫到三個犀牛精搶走唐僧後,孫悟空曾對和尚說“我師父該有此難”。第九十七回,師徒四人被誣送到監牢裡時,孫悟空這樣想:“師父該有這一夜牢獄之災,老孫不開口折辨,不使法力者,蓋為此耳。如今四更將盡,災將滿矣,我須去打點打點,天明好出牢門。”

西天路上魔難重重,師徒們為何不走其它路徑?唐僧路阻火焰山時,八戒曾埋怨說:轉路走他娘罷。可是土地卻說:但說轉路,就是入了旁門。又說:你那師父,在正路上坐著,眼巴巴只望你們成功哩!

就包括最後補的八十一難,重過通天河時,老黿問唐僧自己拜託問如來自己何時可得人身一事時,唐僧“無言可答,卻又不敢欺,打誑語,沉吟半晌,不曾答應”,結果被老黿掀落水裡。這一難中,唐僧的表現分明就是一個虛榮心在作怪。這與當年唐僧過通天河時所說:“世間事惟名利最重。似他為利的,捨死忘生,我弟子奉旨全忠,也只是為名,與他能差幾何!”完全一致。

為什麼那麼多的妖魔要吃唐僧肉啊?由此我們也可看出,自身存在的妖魔,在人沒有修煉時,它就在人的身體裡,人死亡後,它就和人的屍體脫離,這些魔起的就是這些作用。所以,病也是魔,死也是魔,自身的魔性都是魔。可是當人要真正的修煉時,就要清除這些魔障,當然魔就不干。它也知道,人要修煉成神佛,人的身體就是一個永遠不壞的身體了。在常人的肉身向神佛的身體演化過程中,自身的魔性當然就不干,所以它們就要拚命阻擋人的修煉。當人的身體這樣轉化時,那些妖魔可不真的都想將人轉化成神體後的身體吃掉?可是它吃不掉,因為轉化後的身體已經是金剛不壞的身體了,妖魔根本就夠不到,這也是唐僧始終沒有被吃掉的原因。沒有修煉前的身體,只是常人的身體,那也是妖魔寄居的地方;修煉好後的身體,已經被封存起來了。這在修煉中是一個常識。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