輾轉輪迴為得法

淨蓮 (大連)


【正見網2014年03月12日】

在這個邪黨禍亂的紅朝亂世,很多人在無神論的邪惡灌輸下,不相信神佛的存在,不相信善惡有報的因果關係,為了金錢和一己之私無惡不作。但神佛確實是真實存在的,人的生死輪迴也是真實存在的。我在此講述自己和兒子的一段輪迴故事,以見證生命輪迴轉生的真實存在。

我於一九九七年有幸得法修煉,那時我剛三十出頭,兒子還年幼,卻陷入丈夫因病離世的無比痛苦之中,幸運的是在我最痛苦的時候得法修煉了,大法的慈悲和博大精深的法理撫平了我痛苦的心靈,使我仿佛枯萎的生命得到了復活,我的父母和孩子也都修煉了,生活從新充滿了幸福和溫馨。

修煉後自身發生了很多神奇的故事,一次我在修煉中看到了自己的前世。那是上個世紀邪黨建政之初,我生活在丹東靠朝鮮邊境的山村裡,是一個腦子有些笨、單純的發傻的農村婦女,經常受刁鑽厲害的婆婆和丈夫的打罵和虐待,家裡有點好吃的東西都不給我吃,全都他們自己吃了。一次我偷偷的撿了兩個雞蛋埋到做飯的灶坑下,想捂熟了再吃,卻因為記性不好,過後給忘了,被掏灶灰的婆婆發現了,她氣瘋了,命丈夫往死里打我。過去的男人都聽當媽的話,怕被說不孝,就真的發狠的追打我滿院子裡跑。那一世丈夫有個十幾歲的侄女,心地善良,我和她常在一起,有時一起上山放豬,她管我叫大媽,我們相處的很親密。我生了個男孩,正趕上邪黨的抗美援朝戰爭,邊境的村子裡常聽到炮火連天,老百姓經常提心弔膽的躲避炮火,我為此常照顧不上孩子,後來孩子不滿周歲就死去了,幾乎就是餓死的。幾年後我又生了個女兒,後來到了六十年代,我在生活的艱辛磨難中去世了。

我的那個對我很好的侄女後來嫁到了城裡,六十年代中期她生了第一個孩子,我便來轉生做了她的大女兒,她成了我今世的母親,我們一起修煉,今生再續前緣。我小時候曾聽過我母親提起過她死去的奶奶(即我上一世的婆婆),我一聽到她,心裡就有種莫名的、發自內心的厭恨,自己當時也不明白怎麼回事。當然現在明白了,因她曾虐待過我。

當我把看到的前世的一幕幕講給母親聽的時候,母親很震動,因為她從來也沒有給我講過她和大媽的故事,而我卻知道的那麼清晰,連那世婆婆的外表打扮都說的那麼清楚。還有個有趣的事,那一世,我曾在過失中用熱粥將我侄女的腳燙傷過,而這一世,我母親在我小時候也曾在過失中用熱粥將我的腳燙傷過,真是一報還一報。我這一世還帶著上一世的特點,就是小時候上學時腦子挺笨,但為人卻特別的單純質樸。學法後師父給我開智了,我感到學什麼都聰明了,還建了家庭資料點。

再說說我的兒子。我前世那個死去的孩子後來轉生到了台灣,在他讀大學的時候在一場車禍中去世了。當我今生結婚生子的時候,他又轉生成了我的兒子。他三、四歲剛會說話的時候,也就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初,經常對我和我母親念叨說他要去台灣,而我們從未對他說過台灣這個地名。他說那裡有他的老師和同學。我們就問他:那你是怎麼來到這裡的?他就說被汽車撞死了,後來就來到了這裡。我們那時都沒修煉,聽了還覺得有點害怕。在他小時候,他一頓飯不吃我就心神不安,就怕他餓著,對他吃飯的事看的牢牢的。修煉後知道了,我曾在前世沒照顧好他,將幼小的他餓死過。此生我們輾轉輪迴,歷經坎坷,母子再續前緣,並終於得法修煉了。孩子從小就隨著大人聽聞大法,現在已經是大小伙子了,孝順懂事,經常幫我發大法資料,講真相。

講出這個故事,就是要告訴世人,神佛是真實存在的,人死了元神不滅,輪迴轉生真實不虛。邪黨的無神論才是真正的愚昧和邪說。善惡有報是不變的天理,法輪大法是真正的佛法,迫害大法會遭受最悲慘的報應。可貴的中國人千萬不要相信邪黨的欺世謊言,趕快退出邪黨,才會獲得神佛的保佑,才會擁有生命美好的未來。

正是:
惡黨無神是禍根,
退出方能保平安;
輾轉紅塵輪迴苦,
得法回天把家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