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報實錄:權奸之死,遺臭(!)萬年

陸真 整理

【正見網2014年03月27日】

賈似道(1213—1275年),字師憲,南宋末年時的台州(今浙江臨海)人。父親賈涉,官職為制置使,姐姐為宋理宗貴妃。他少年無行,好賭博、宿妓院。由於裙帶關係,他官職屢升,擢太常丞、軍器監、湖廣總領、戶部侍郎、參知政事、樞密院事,後竟至少傅、右丞相。他一生罪行累累,罄竹難書,這裡僅述數則,以見其人劣跡。

一、私締和約,虛報戰功。

當時,蒙古軍大舉南下,於開慶元年(1259)兵圍鄂州(今湖北武昌)。賈似道奉命以右丞相之職,領兵救援。他不顧國家民族利益,背著朝廷和諸將,私自秘密地派宋京(人名)至敵營求和,表示願意稱臣納幣。蒙古軍主帥忽必烈(即元世祖)不答應。恰好這時,蒙古窩闊台汗死,忽必烈忙於班師回朝,爭奪汗位。於是,賈似道再次派宋京去元軍營求和,答應除稱臣外,割讓長江以北諸地,歲奉銀20萬兩,絹20萬匹。忽必烈自然樂於應允,匆匆拔寨北歸。這時,賈似道利用部將夏貴曾,在白鹿礬,殺傷蒙古殿後軍170人的軍功,上奏宋理宗:“諸路大捷,鄂圍始解,江漢肅清,宗社危而復安,實萬世無疆之福。”而對於他私自簽約割地、賠款、稱臣諸事,隻字不提。

於是,理宗嘉獎他為“奮不顧身”、“王室有如再造”的“股肱之臣”,並以盛大典禮,歡迎他“凱旋”歸來。當時,忽必烈由於初登帝位,需要安定內部,難於向南宋用兵,便派郝經前來“申好息戰”,索取和議中的銀絹。賈似道怕自己的罪行被朝廷識破,秘密傳令淮東真州(今江蘇儀征)的忠勇營,將郝經加以囚禁,以掩蓋其彌天大謊。

二、葛嶺私邸,宛若朝堂。

理宗為了嘉獎賈似道的“再造”之功,於景定三年(1262)為他在西湖東濱的葛嶺,建造宅第、樓閣、堂觀數十處,其中半間堂、養樂園,被視為仙境神窟。在養樂園中,建有翹館,豢養著陳維善、劉瑄、廖瑩中、束元嘉、翁應龍等一批墨客幫閒,為他籌謀劃策。於是,朝中諸大臣們有事計議或要簽署文件時,都只好來到養樂園中拜見他。而他卻深居內宅,讓廖瑩中、翁應龍二人,代為辦理。

景定五年(1264),理宗死,賈似道擁立年幼的趙禥為帝,是為度宗。度宗不敢直呼其名,尊稱他為“師臣”。從此,賈似道氣焰更為囂張,他每月10日才入朝一次。在朝堂上,度宗必須執弟子禮,起身避席。舉凡台諫奏章、官吏任免以及朝中庶務,則都在葛嶺私第中進行。當時在朝官員如李芾、文天祥、陸達、陳文龍、張仲微等人,都經常遭到賈似道的訓斥。於是,“一時正人端士,多被賈似道破壞殆盡。”

三、貪婪受賄,生活靡爛。

賈似道生性貪婪,他雖然位及宰相,仍然有100艘專門販賣私鹽的船,以從中牟取暴利。為了得到更多的財物,他不惜將美職肥缺,送給能獻奇珍異寶的乖巧之徒趙縉、陳奕等人。他建有一座多寶閣,專門貯藏珠寶。賈似道又好收藏名貴的書畫碑帖,僅六朝時期的珍品,便有100多件。令人髮指的是,當他聽說已故的余玢,有一條稀世之寶玉帶隨葬時,竟派人剖棺暴屍,將玉帶弄到手。

賈似道不僅賭博成性,又好色如狂,“取宮人娼尼有美色者為妾,日淫樂其中。”他的寵妾張淑芳,本是錢塘西山的樵家女,被選入宮,但他卻藏匿為妾。他又愛玩蟋蟀,“嘗與群妾踞地鬥蟋蟀”。於是,太師府成為臭名遠揚的賭場、淫窟。

咸淳十年(1274),度宗死,恭帝趙顯即位,改年號為德祜。轉年初,元朝丞相伯顏,在攻破鄂州後繼續東下。賈似道這時慌了手腳,派宋京去元營議和。由於伯顏態度強硬,元軍氣焰洶洶,前方戰爭屢屢告急。賈似道慌忙以到海上迎駕為名,帶了一批隨從,乘船逃竄。於是,朝中大臣陳宜中、高斯得等人,紛紛上書請斬賈似道,以謝天下。朝廷不得已,才決定將他(賈似道)流放婺州(今浙江金華),但婺州民眾群情激昂,到處貼滿露布(即標語),拒絕他入境。這樣,朝廷又將他流放至循州(今廣東龍川),並下令抄沒他的家產。當賈似道及其侍妾數十人,途經漳州(今福建龍溪)時,福王趙與芮,派縣尉孫虎臣押送他,並要孫虎臣在半路上結果他。同年8月,賈似道一行,到離漳州不遠的木綿庵時,孫虎臣要他自殺。賈似道說:“太皇許我不死,(你拿出詔書來,我見到後)有詔即死。”

孫虎臣說:“吾為天下殺似道,雖死何憾?”於是,這個死有餘辜的賈似道,終於在廁所裡被殺,成了遺臭萬年的一代奸相。

正是:
賈氏權奸,臭氣熏天;
死在廁所,理有固然;
神所安排,示警萬年:
一切邪佞,休得狂狷;
惡報來臨,只在早晚。
中共邪黨,罪大惡極;
惡貫滿盈,爾必解體;
誰欲保之,絕無可期;
江賊定遭:天打雷劈!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