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服飾文化漫談(一)

李明

【正見網2001年12月15日】

中國古代文化博大精深,當稱之為歷史上人類文明的典範。而其中斑斕璀璨的古代服飾文化成為今天史學家、藝術家們執著研究的奧秘。我從幼時喜歡臨摹神仙畫卷開始,到攻讀服裝專業及後來從事的服飾史教學中,研究所到之處只是歷代圖式紋樣的演變及美學價值,而將各朝所形成的服飾體系之淵源籠統地稱為「天人合一」審美意味,可謂「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從中國古代服飾上人們可以看到並且引以為榮的是其所具備的「華其衣麗其質」的外形,而她效天祀地的超現實意義的背後因緣始終為古今之迷。

在拜讀了李洪志大師的著作後,一生之迷茫困惑才得以解開:《轉法輪》「論語」首篇曰:「『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相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裡爬行……」

人的生命及人的文化根本就不是所謂「自生自滅」的。人類空間的物質運動是受另外空間物質運動的制約的。人類歷史的變遷也是隨天體變動而變化的。人類生活的行為規則也是神所規範的,包括派個神下來到各朝代規範人的禮服制度。而不同天體下來的不同的君、臣、子民自有不同的文化與服飾對應其不同天國裡的形體。從古代嚴格的禮服制度上可以看到古人是遵循著各個體制的生活法則與道德規範的。所謂君、臣、子民各守其綱。從中國帝王的第一個朝代「周」開始,就有官任「司服」者,專門事管服制實施。《禮記・禮運篇》講「以養生送死以事鬼神上帝」。《周禮・春官》「司服掌王之吉凶衣服,辨其名物,與其用事」即分儀式內容而定服飾,《虞書・益稷》中記:「予欲觀古人之象,日、月、星辰、山、龍、華蟲、作會(即繪),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稀銹,並、以五彩彰施於五色,作服汝明。」可見古人之宇宙觀,不僅在精神上相信神給人締造了一切物質世界,就連帝王將相的衣冠服帶上也呈現出信守天命、敬天祭地的願望。為什麼古代服飾制度經西周大備以來,歷代沿襲、變更,直至與其王朝一起存亡、一起退出歷史舞台哪?

李洪志大師在經文《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如此道破天機:

「……在歷史上,為什麼中國這個地方的文化與文明和其它地方有那麼大的差異?任何一個地區的國家都是一個國家的概念,任何一個地區的民族的首領都是國王的概念,而恰恰在中國歷史上,他沒有國家的概念,他是以一個朝代的方式出現的,而在歷史上,中國的皇帝又和其它國家的王有很大的不同。實際上,在奠定這些文化基礎的同時也不斷的和宇宙的眾生結緣。歷史上每一個時期,都有不同的天國世界的眾生來中土結緣,他們代表著他們的那個宇宙的體系。大法學員也都來自於不同的宇宙體系。在不同層次轉生的時候,那是不同層次的生命過程。在根本上,是來源於遙遠天體。大家知道啊,「一朝君子一朝臣」,那是人說的。還不止這些,一朝君子一朝臣,一朝天人一朝民、一朝文化,一朝服飾。過去改朝換代的時候文化馬上就發生變化,服飾的差異也非常的大,都是不同層次上生命自己帶來的,所以中國那個地方的文化或吃、住、穿戴、生活方式,方方面面和其它地區差異都非常的大,因為它是積蓄了許許多多不同體系生命給人類帶來的文化造成的。……」

近代工業革命以來,人類科技,包括服飾文化為什麼跟古代相比如此不同?它其實是走了一條外星人的路線,也是末法時期層層眾生偏離了法的一種體現。宇宙中一定層次偏離了法的舊勢力試圖將外星人的科技、文化、衣食住行帶給人,使人類從對其物質上完全依賴到變異人的觀念,最終取代人。今天,世上的人有的來自不同的天體,有的是地獄之鬼轉世,三界內從來沒有象今天這樣複雜過。在現代生活中,我發現有善念的人從他們的服飾上可以看出帶有他(她)們先天本性美好的一面,這樣的人很難接受變異了的東西;而無善念的人極易受外來空間的干擾,有意無意接受醜陋、變異的裝扮,有些甚至是名氣很大的服裝設計師塑造的模特兒,梳著凌亂不堪的怪異的髮型,化妝成陰森面孔,身上亂捆亂披一堆所謂的什麼「造型」,把人整成扭曲的形像,隨著魔性大發的音樂,目光呆滯、面色冷酷或淫蕩,其實直接就是地獄之鬼借人皮、在人間喧泄它們的「魅力」。

浩瀚蒼擎,玄妙無窮;大千世界,芸芸眾生。宇宙中的萬事萬物無一不是宇宙法(佛法)給不同層次生命所開創的不同的生存環境。宇宙中有成、住、壞的法則,體現在最低生命所存在形式的人世間,其衣、食、住、行方方面面都承襲著這個法則。縱觀古今與你我息息相關的服飾文化,如果不是站在同化宇宙法的基點上去認識的話,也只能是「只見樹木,不見森林」,亦或是由於自己觀點所限而無異乎是在推動著,造就著變異的社會文化。人的觀念(道德觀、審美觀、價值觀)被變異到善念全無的時候。物極必反,當正法之勢到臨,一切污垢、變異必將被代之以真正人類的輝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