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達文西名畫《最後的晚餐》──體悟覺者的慈悲

靜心

【正見網2014年05月23日】

一般都以達文西的《最後的晚餐》作為文藝復興極盛時期的起點,這幅壁畫完成的時間約在1495至1498年間。這幅壁畫取材自天主教聖經瑪竇福音第26章,描繪耶穌在遭羅馬兵逮捕的前夕和十二門徒共進最後一餐時預言“你們其中一人將出賣我”後,門徒們顯得困惑、哀傷與騷動不安,紛紛詢問耶穌:“主啊,是我嗎?”的瞬間情景。

為了呈現出每位門徒的形像,達文西將這戲劇性的一幕安排在一個大型食堂裡,讓聚集在長條桌一方的耶穌及其門徒都能面對觀眾,傳神的刻劃出每位門徒在瞬間所呈現的驚異又複雜的表情。畫面的構圖以耶穌為中心向兩旁展開,就像一個等邊三角形,再以高低起伏的人物動作形成三人一組的四個小三角形,使畫面顯得協調平衡又富有動感,同時確立了文藝復興極盛時期高度理想化的構圖原則與表現手法。

達文西還運用正確的透視法成功呈現出“最後的晚餐”中的立體空間構圖。透視法(perspective)也稱為“投影法”,是將三維實物或景物描繪在二維圖面上,由於二維平面要表現出三維景物的立體感與相互之間的空間距離關係,必須解決不同媒介的視角轉換,達成似真的視覺效果。“最後的晚餐”中的“交點透視”是以景物中的天花板、牆角、地磚、壁柱線、桌椅左右邊線、窗框上下邊線或斜角陰影邊線等的假設延長線,相交於畫面深處消失的一點,營造出景觀深入的感覺。

畫中食堂兩邊的牆與天花板上一格格的嵌板都向後退,創造一種景深的效果,最後集中並消失在耶穌頭上後方的窗戶,這一點正是整個壁畫的中心點,也是視覺的焦點。窗戶的光線極其自然的落在耶穌的頭上,形成光環的效果,完美的表達了耶穌的神性,可說是透視法極其成功的運用。

畫高4.6米,寬8.8米,利用透視原理,使觀眾感覺房間隨畫面作了自然延伸。為了構圖使門徒坐得比正常就餐的距離更近,並分成四組,在耶穌周圍形成波浪狀的層次。越靠近耶穌的門徒越顯得激動。耶穌坐在正中間,他攤開雙手鎮定自若,和周圍緊張的門徒形成鮮明的對比。耶穌背後的門外是祥和的外景,明亮的天空在他頭上仿佛是一道光環。他的雙眼注視畫外,仿佛看穿了世間的一切炎涼。

耶穌和他的十二門徒坐在餐桌旁,共進慶祝逾越節的一頓晚餐。餐桌旁共十三人,這是他們在一起吃的最後一頓晚餐。耶穌告訴他的門徒,他們中的一個將出賣他;但耶穌並沒說他就是猶大,眾門徒也不知道誰將會出賣耶穌。

義大利偉大的藝術家李奧納多.達.芬奇的《最後的晚餐》,是所有以這種題材創作的作品中最著名的一幅。這幅畫是他直接畫在米蘭一座修道院的餐廳牆上的。

沿著餐桌坐著十二個門徒,形成四組,耶穌坐在餐桌的中央。他在一種悲傷的姿勢中攤開了雙手,示意門徒中有人出賣了他。

大多數門徒在激動中一躍而起,而耶穌的形像卻是那麼的平靜。我們可以看到他明晰的輪廓襯托在背景牆的窗子裡,通過窗子,我們看見恬靜的景色,湛藍的天空猶如一隻光輪環繞在耶穌的頭上。

在耶穌右邊的一組中,我們看到一個黑暗的面容,他朝後倚著,仿佛從耶穌前往後退縮似的。他的肘部擱在餐桌上,手裡抓著一隻錢袋。我們知道他就是那個叛徒,猶大.伊斯卡裡奧特。猶大手中的錢袋是他的象徵,他就是為耶穌和其他門徒保管錢財的人,錢袋裡裝著出賣耶穌得來的三十塊銀幣的賞錢。

猶大的側面陰影旁是聖.彼得,一頭銀絲與一副白晰的手,向年輕的聖.約翰靠去。彼得垂在臀部的右手握著一把刀,仿佛在偶然中,刀尖對著猶大的背後。 聖.約翰的頭朝彼得垂著。在所有門徒中,他是耶穌最喜愛的一個。約翰象耶穌那樣平靜,他已經領悟了他主人的話。

耶穌左邊是小雅各,他力圖去理解他所聽到的可怕的話,他兩手攤得大大的驚叫了起來。從小雅各的肩上望去,我們看到了聖托馬斯,疑惑不解的托馬斯,他懷疑的神色通過他豎起的手指表現出來。小雅各的另一邊,聖.菲利普往耶穌靠去,雙手放在胸前似乎在說:“你知道我的心,你知道我是永遠不會出賣你的。”他的臉由於愛和忠誠而顯出苦惱的神情。

巴塞洛繆與老雅各的身體向他們傾著,而他們身旁的老安德魯並沒有站起來,但他想聽聽,於是便舉起手似乎要求安靜。右邊還剩下最後三個門徒,他們正在討論有關耶穌說的那句話,他們的手指也指向餐桌的中央。

靜靜地觀賞著這幅不朽名畫,從畫中耶穌背後淡淡的光暈中,從其鎮定自若的神情中,我感受到了覺者的慈悲。其攤開的雙手表明對被猶大出賣,即將受刑這一結局有些無奈。耶穌在為眾生受難,那眾多的罪業種種邪惡念頭的思想侵蝕,伴著眾多解不開的結、拋不開的怨,耶穌只能把這肉身解脫掉,才能替眾生贖罪。為了眾生的得救,捨盡一切,這不是覺者的慈悲嗎?

慈悲是正神的能量,這個慈悲越大能量越強,什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解體掉。這慈悲是不講條件、不計代價、不記名、不求回報的,沒有任何私心在裡頭,一切為了眾生的。他是永恆的,不會隨著時間、環境而變化,是在神的狀態自然流露,不是有意造作,做給人看的。有了覺者般的慈悲,使得一切邪惡膽寒,消散、消失遁形。慈悲是去了私情昇華而來的,永遠都是美好的高尚的。

而今慈悲偉大的創世主為了眾生能得救得度,承擔了眾生巨大罪業,巨難一肩當,使得“青絲斑白人體傷”(《洪吟三》-還原),不求回報,悉心呵護著自己的子民,諄諄告誡著、引領著無量眾生走上返本歸真的回天大道。其無邊神力橫掃宇宙一切陰霾,喚起人性中的善念,轉動法輪撥正寰宇,救度蒼穹在壞滅的瞬間。這其中的付出怎能用言語表述?洪恩浩蕩師恩難報!要是沒有覺者的無量慈悲如何能做的了,如何能做的到?師父有詩曰:“操盡人間事 勞心天上苦 有言訴與誰 更寒在高處”(《洪吟》<高處不勝寒>)師父不求弟子回報什麼,唯一要的我們那顆不斷向上、向善的心。我們一定要牢記師語,一路攀升,一路穿越,一路在回家的天路上飛奔,完成天命,才能不負師父苦心救度與無量眾生的期盼。

作為大法修煉者,是世中的覺者,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以肉身人像在紅塵世俗這十毒惡世中修行,捨盡一切對自我的執著與妄念,放下一切私情,同化“真善忍”宇宙大法才能走出這反理的三界。我們是修善的,修善就是要修出大慈悲,最終實現神性的復活、人之本性的回歸,歸回真正生命誕生之地,歸回神界。

在塵世中風雨淬鍊的過程,就是走出人,走出情,走出複雜修出純真,找回真我、否定舊勢力安排,也是生命昇華到高層生命,修出慈悲的過程。走不出情就永遠是人。慈悲心的大小與內涵由修煉的層次決定。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者,隨著心性的提高本體的昇華,會體悟到不同層次的相關法理,對慈悲的領悟會更加深刻。放下生死,正念正信正行,就能走出一切關難,泠然笑對風雨,不斷充實自己的慈悲心,最後修成無漏無我無私,先他後我的正法正覺,助師救眾,完成此生為法而來的天命,從而走向偉大的圓滿,回歸純真而又無限綺麗美好的佛國家園。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