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身見證法輪功的超常

山東濰坊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4年07月01日】

我是山東濰坊大法弟子,地地道道的農村婦女,今年71歲了,1996年5月份經人介紹認識法輪功並喜得大法。得法前,我渾身是病,神經性偏頭痛,腿痛,腳痛,心臟病,腸胃炎等,家裡各類藥瓶、藥盒不斷。學煉法輪功後,師父給我清理了身體,各種病狀都沒有了,親身體驗到了法輪大法的超常。我也下定決心:這麼好的功法,一定要好好珍惜,好好學煉。從開始學煉法輪功到今年18年了,再沒有吃過一片藥,打過一次針,我非常感恩我的慈悲偉大的師父,我也為自己有這樣的師父感到很自豪,我的家人也都是發自內心的都很尊敬我的師父。

由一字不識到通讀《轉法輪》

開始我認為煉法輪功學會煉動作就行了,功友說:除了煉功主要的還是要看書學法,學好法才知道遇到事情怎樣做。也就是從今以後,用大法來指導自己做人。我到學法小組,看到別人都有書,我也買了本《轉法輪》。可是我一個字不識,厚厚的書拿在手裡,看到別人都能讀法,我心裡萬分著急。後來別人讀的時候,我就對照著書看。剛開始時,因為不認得字,他們讀到哪裡了也不知道,但我不氣餒,功友也鼓勵我。慢慢的我能夠看著書跟上他們讀法了,漸漸地我也能讀了,讀不上來的字功友就告訴我。就這樣,我由不識字到識字到能讀法,心裡既高興又感慨,沒想到學了法輪功也學了識字,現在我不僅能通讀《轉法輪》,還能讀其他的大法書。

師父給我清理身體

通過學法我知道了人是不應該有病的,有病屬於不正確狀態,而所有的病都是自己造業或祖輩造業形成的,所以人要做好事積德。人要想沒有病,就要做好人,走上修煉的路,返本歸真。我慶幸自己能夠修煉大法,有了師父,並且實實在在的親身體驗到了師父給我清理身體,消去身上的業力。

第一次消業是在得法不到一個月的時候,我和功友在家裡煉功,突然感到渾身發熱難受,脊樑嗖嗖的冷,當時我就想到了是師父給我消業。等功友走了以後,我就一頭躺下,高燒來得很迅猛,我處於昏睡狀態。等我醒來時,發現正在掛吊瓶,我就問怎麼回事,家人見我醒來,就說:一回家見到我時,正在炕上手腳亂動,很難受的樣子,喊我也不應,一摸渾身燙手,趕緊叫來醫生掛上吊瓶。我跟家人說:放心吧,不會有事,我師父在管我,給我消業。並且撤了吊瓶。從此以後,我再沒有發一回熱,患一次感冒。

第二次消業是在1996年的秋天,我突然肚子痛,急於要排泄,我一下子想到師父要給我清理胃腸。因為我腸胃不好,是二十多年的老毛病了,涼東西不敢吃,尤其黃瓜,一吃就肚子痛、腹瀉。我這次悟到師父要給我消去這塊業,心裡感到很高興,趕緊往廁所里跑,“嘩”一下子拉的全是水。剛出來不一會,又要排泄,趕緊又往廁所里跑,“嘩”一下子拉的又是水。

拉後,我感到渾身輕鬆,舒服極了。從此後我的胃腸病狀全好了,到現在十幾年了,無論冷熱,什麼東西都能吃了。

第三次消業是在1997年冬天。我先是咳嗽,象是感冒症狀,接著憋氣,由於喘氣困難,晚上更厲害,憋的我跪在炕上。家人見我的情形都很擔心,我兒子也嚇壞了,一個勁的叫我去醫院。我心裡清楚,是師父在給我消大的業力。我艱難的跟家人說:沒事,很快就好。這樣難受了三天三夜,症狀一下子沒有了,我感到渾身輕鬆。

隨著不斷的學法煉功,師父多次給我清理身體,幫我消業,我全身的病都不藥而癒,全家人看在眼裡,高興在心裡,都支持我好好煉功,因為他們也都親眼見證了法輪功的超常。我越來越明白了法輪大法的珍貴,我能夠修煉法輪大法,是我生生世世的期盼。雖然我沒有見過師父,但我相信師父的超常偉大,知道了師父是來到人世間救人的。因為人類越來越壞,不可救要了,師父慈悲眾生,不願看到眾生被毀滅,就親自到人世間傳大法救眾生。我經常激勵自己:今生今世我能夠當師父的弟子,是我最大的榮幸,一定要好好珍惜這段時光,在修煉大法的路上堅定的走到底,以回報師恩。

家人受益

由於家人親眼見證了我煉功以來經歷的一切,對法輪功都有很好的正面認可,儘管1999年中共瘋狂鎮壓法輪功,逼迫所有修煉者放棄,可我修煉法輪功的決心未變。面對全國瘋狂的高壓恐怖形勢,我的家人毅然理性的做出選擇:一如既往的支持我好好學煉法輪功。家人的正確選擇在這些年來獲得了豐厚的回報,尤其我兒子在幾年後的一次大難中,師父救了他的命。

我兒子開大車和人合夥拉沙子,就是從河道里撈出沙子裝車送到建築工地。2007年的一天,我兒子他們正在河裡裝沙子,我兒子想倒車,沒想到河底坑多,大車一下子翻了兩個滾,就翻到了一個深水坑裡,整個車都沉入水底。我兒子用力砸車門也沒砸開,越來越呼吸困難。緊急中,我兒子一下子想起了煉法輪功的我,馬上從口袋裡掏出我給他的法輪大法護身符,拿在手裡說:師父,你快救救我吧。剛說完,車門一下子開了,我兒子手舉著護身符將頭探出水面,生命得救了。此時外面的人正在緊張的大聲呼喊救人,看見他冒出水面,又驚又喜,都紛紛說他福大命大。回到家裡說起此次經過,全家人也是非常感激。

我老伴近七十歲的人了,身體健康,十幾年來,沒有吃過一次藥,打過一次針,有時稍有感冒症狀,就念“法輪大法好”,很快就好了。

我孫女從小就體弱多病,吃藥打針是經常的事。自從我煉了法輪功,她也在漸漸的發生著變化。我到學法小組學法,她就跟著,有時我也讀法給她聽,還跟她講法輪功的修煉故事。儘管她上學後,全國性的誹謗法輪功,但她沒有隨波逐流。她很相信“法輪大法好”,後來又退出了入過的少先隊、團員,身體不適時就念“法輪大法好”,到現在幾年了再沒有吃過藥。今年她上大三了,當年高考時,因為心裡不穩,有些緊張,我就告訴她多念“法輪大法好”,結果她考取了一所重點大學,去年因為她各科成績優秀,又被學校選取保送到韓國留學。

師父看護著我和家人

1996年秋天的一天,我騎著三輪車去菜園,路很窄,迎面來了一輛貨車,我就往路邊靠,想躲開大車。慌亂中,三輪車一下子翻過來了,我被扣在了三輪車底下。我被人拉出來後,僅僅是腿上磕破了皮,而在別人看來我會很嚴重。我知道是師父幫我還了一次大債,我心裡非常感激,暗暗告訴自己好好煉功,對得起師父。

1996年的冬天,快過年了,由於我老伴當時在村委任書記,事情多,經常在外面喝酒。就在除夕的頭一天晚上,他在外面喝了酒回來後,啥話不說就一個勁的罵我。當時我孫女才三歲,我正哄著她要睡覺,看到老伴這副摸樣,沒頭沒臉的罵著難聽的話。我沒有理會他,因為我學了法輪功,師父要求煉功人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並且還不要生氣。我按著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努力使自己不跟老伴一般見識。我就摟著孫女睡覺。

沒想到老伴罵了一會,看我不理他,不解氣,就到院子裡的葡萄架上上吊。不知是他的身子沉,還是什麼原因,葡萄架倒了,他也落在地上。等家人發現時,他正躺在地上。當時我兒子不在家,我老伴人事不醒,臉蠟黃,我兒媳和女兒嚇壞了,不知如何是好。我說:不會有事,有我師父法身看護著,放心吧,沒有事。我叫她們把老伴抬到炕上,過了不多一會工夫,竟呼呼的打著呼嚕睡覺了。

受中共謊言毒害的人

1999年中共對法輪功開始了瘋狂的打壓,惡毒的謊言同時讓全國人民跟著受毒害,而真正煉法輪功的人是鎮壓不住的。自從煉法輪功以來,我們都是每天早上4點左右早起煉功。1999年夏天的一個早晨,我和功友們到煉功的地方一看,我們原來集體煉功的地方,被人潑上了水和屎湯,我們決定換個地方,就到了廣場禮堂的前廊下,這個前廊5、6個台階上來,可容納近百人。我們正在打坐,就聽到摩托車轟轟的開過來。一個年輕的小伙子大聲吆喝著:你們又跑到這兒來了,看我不壓斷你們的腿,看你們還怎麼煉。我們都一動不動的坐在那裡煉功,也沒人理會。他開著摩托車轟轟的在台階下面轉著圈,恨恨的說著一些威脅我們的話,那陣勢就要衝上來壓我們。突然摩托車熄火了,他還在囂張的說:李洪志還真有本事,給我熄了火。他使勁的踩油門,卻怎麼也發動不起來,嘴裡說了一些不乾不淨的話,最後嚷嚷著:我還真被李洪志治著了。不得已推著車走了。半年後他母親因患骨癌截肢,花了很多錢也沒治好,時間不長就死了。

因為上訪被限制人身自由

我經受過身體有病痛苦的滋味,自從煉了法輪功,我明白了人為什麼會有病,會有生老病死。我知道了做一個好人的重要性,我每天都努力使自己按著大法的要求做好人,去掉以前不好的習慣,我非常珍惜學法煉功的機會。突然間,全國的電視報紙都一下子一個聲音的詆毀法輪功,各地政府、單位、居委會、大隊等都對煉法輪功的人採取收書、寫不煉功保證,並派上人監看著。我從電視裡看到收繳上去的書,都被燒了,錄音帶、錄像帶被輾壓碎。那些日子,我整天難過的直哭,吃不下飯,我不知該如何阻止政府的這種無理性的、讓這麼多善良無辜的好人受傷害的行為。這麼好的功法不讓學了,為什麼呀?這麼好的師父被肆意栽贓陷害,天理在哪裡?人間的公平正義在哪裡?身為弟子,我該到哪裡為師父說公道話呢?

在這之前,我們當地的法輪功學員都自發的到當地政府上訪過,政府的官員說:他們都是按上級的指示文件辦事,並表示對我們的同情,以及他們的無奈。看來當地政府無法解決了,我和幾個功友決定去北京上訪。沒等到北京,我們就被劫訪的人員送回。因為那個時候,各個路口、車站都有人把守,過往車輛以及坐車的人都要盤查,以防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我被直接關押在村委的一間空屋裡,派專人輪流看管著,不許外人接觸。幾天後,一個本家族的人發現被關押的人是我,就告訴了我的家人,家人到村委里將我要回家。我被關在家裡不許出門,村委幹部讓家人看著不許煉功,外面村委派專門人員監看著。由於連著幾天我和家人都沒有到菜園看看,一天,我老伴就去了菜園。正在摘豆角時,監看我的那個年輕人,騎著摩托車轟轟的到了菜園地頭,大聲喊著我老伴,呵斥他為什麼私自到菜園裡來,不在家看著我。我老伴正因為幾天沒澆水,菜地都幹了,著急上火,看到年輕人朝他嚷嚷,就從菜地里走出來,指著來人說:你算什麼東西,在這咋呼啥,她們煉功鍛鍊身體關你屁事。看你囂張個樣,你才吃幾天乾飯,不知好歹,我經歷的事多了,告訴你別沒數,任何事給自己留個退路。年輕人開始還還嘴罵人,見我老伴毫無懼怕,並大聲數落他,年輕人就想走,摩托車卻熄了火,慌亂中怎麼也發動不起來,只好狼狽的推著走了。

替中共賣命 惡報纏身

2005年的夏天,一天晚上,我帶了一些真相不乾膠到外面去貼,遇到一個原來在村委干過的人,現在他兒子正想進村委干,表現得很積極。他看我往村外走,趕緊告訴了他兒子,不一會,他兒子騎著三輪車還帶著孩子,並邀了監視我的那個年輕人一起追上我。我沒有理他們,他們也沒說話,就跟在我後面。我心裡非常可憐他們,替他們悲哀。我在心裡說:別替中共賣命,法輪大法是佛法,與佛法為敵就是斷送自己的未來。保護法輪功學員,自己也會得到神佛的保佑,會得到意想不到的福報。那天晚上,因為他們一直跟在我後面,監視著我的一舉一動,我沒有機會貼一張,只好回來了。

過了不長時間,那位在村委干過的人,兄弟兩個相繼得病死去,前後相隔二十幾天。監看我的那個年輕人,也是過了不長時間,他父親得病死去,真是可悲可憐。

村委里還有一個表現積極的年輕人,每次見到我就罵,罵大法、罵師父,每次聽到他這樣罵,我的心裡都很難過。我說:你罵誰都行,別罵大法,你恨誰都行,別恨法輪功,法輪功既沒問你要錢,也沒礙你什麼事,千萬別造業。此人聽不進去,鬼迷心竅,無知中造下罪業,引得惡報上門。先是他父親遭遇車禍,撞斷胳膊,後來他母親得了血癌,今年過年後不久死去,花了無數的錢,落了個人財兩虧。真是替中共賣命,惡報纏身,遭致家門不幸。

心願

今年大法洪傳二十二周年了,從1999年到現在,邪黨對大法的迫害和誹謗蒙蔽了多少世人,使人們在無知中對大法犯下罪業。現在天災人禍越來越多,很多人不知為什麼。作為大法弟子,我知道是誹謗佛法犯下的罪過,是上天在懲罰人,淘汰人。我有責任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發自內心的希望世人千萬別錯過與大法同在的珍貴機緣,好好了解法輪功是什麼,善待法輪大法。中共因為迫害佛法,上天就要滅它,善良的人趕快認清中共邪黨的真面目,與邪黨劃清界線,在天滅中共到來時能夠留下性命,千萬別稀里糊塗的做了邪黨的陪葬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