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酷刑:拉著人拖地

飛宇


【正見網2014年08月09日】

把人當著拖把拖地,這樣的酷刑人們能想像出來嗎?我們看幾個具體的事例。

二零零一年八月下旬,河北蔚縣“610” 開辦洗腦班,陳家窪鄉的女副鄉長高淑琴非常邪惡,她多次打學員。一次她強迫周翠梅、辛淑珍“掃地”,採用的手段竟是先將人推倒在地猛打,然後在地上洒水,拉著她們的兩手兩腳在地上來回拖,用法輪功學員的身體和衣服 擦地。這還不算,還要再剝下她們的上衣擦桌子。事後將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法輪功學員拖回住處,往床上一扔就揚長而去。

 

中共酷刑演示:拖拽

一個小小的副鄉長,在中共的官員級別上應該是最小的副科級了,可是,你看這個女副鄉長摧殘法輪功學員的手法多麼卑鄙!在鄉里都能如此的折磨法輪功學員,那麼在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勞教所里,這樣的“拖地”式酷刑又該是多麼的普遍與慘烈!

山東省青島市北海油漆廠退休職工曹以香女士,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七日,被綁架至淄博王村山東省第二女子勞教所二大隊勞教一年。因拒絕背叛信仰,惡徒便不准她解手。十一月四日晚八點左右,曹以香要求小便,仍遭拒絕,實在忍不住尿在了褲子裡。兩個吸毒犯姜麗霞、林丹丹一擁而上, 把她打倒在地,在她全身不分部位地亂踢亂跺。一頓暴打後還不解氣,一個拽著她的雙腳,一個拽著她的雙臂,在地板上來回摔打拖拉,用她的身體擦地。十一月九日上午,同樣的一幕再次上演,姜麗霞扒光了她的上衣,用她的上衣擦乾了尿液,再逼迫她穿上濕淋淋的衣服,然後就用拖把頭搗曹以香的眼和臉。曹以香稍有躲閃,她們就把她打倒在地,用腳猛跺她的手。曹以香被打得滿地翻滾。當時有一畢姓警察在值班,所有的暴行都發生在她的眼前。曹以香被打得滿地翻滾,還滾到了她的腳下,她卻視而不見,摔門而去。

二零零九年底,重慶女子勞教所針對法輪功學員開展所謂的“破冰行動”。二零一零年一月下旬,在一次暴力毒打灌水折磨時,包夾犯人陳志、陳婷婷把重慶沙坪壩區法輪功學員岳春華,拖到舍室里監控看不見的地方,將她抵在牆上,用營養快線的塑料瓶盛滿水,一瓶一瓶的往她的嘴裡、鼻子裡和耳朵里猛灌。一邊灌水一邊暴打,還故意將水朝岳春華的脖子裡倒。重慶一月的天氣多冷啊,春華全身都濕透了。那個叫陳治的吸毒犯,身高一米八,體重二百斤,她在惡警隊長陶忻的操縱下,對岳春華拳打腳踢。然後騎在岳的身上打罵,把春華的鞋子、襪子脫掉塞往下身。又把她全身脫光,在她身上寫辱罵大法的話。然後再給她穿上棉衣,幾個惡人把春華當成拖把,滿屋拖她們灌春華時灑在地板上的水,直到把地上的水拖干。


中共酷刑演示:倒拖

當然,這種打掃衛生式的拖地只是一個藉口,實質上這就是一種殘忍的酷刑。下一個例子也許更能反映中共的這種酷刑程度。

河北省邯鄲市邯山區法輪功學員王志武,是個下崗工人,靠修自行車維持生計。在邯鄲勞教所,二零零五年四月的一天,王志武在小號屋牆上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 好”等標語,被大班長兇狠地照臉上猛擊一拳,當時王志武就被打掉了兩顆牙。獄警們把王志武打倒、拖了出來,用電棒到處電擊。電了好長時間還不解恨,獄警邢延生就把王志武拖到廁所,廁所里地上滿地都是泥和尿,邢延生就在廁所地上來回拖王志武。邢延生用穿著皮鞋的腳踩住王志武的頭,不讓他動,讓他用身子暖撒滿尿和泥的廁所地面,暖干一片再拖一個地方再暖,暖一會兒再拖,直到他們都打夠了、打累了才肯罷休。

勞教所是非法劫持法輪功學員最多的一個地方,在那裡發生的酷刑非常的多,也非常邪惡。然而這種酷刑在中共監獄裡的邪惡程度,也並不遜色於中共的勞教所。我們看下一個例子。

原在山東棲霞糧油食品總廠企業管理科工作的林建平女士,曾被劫持到山東女子監獄。一次,犯人朱慧芬用掌猛擊她的右耳朵,當時林建平的耳朵就嗡嗡響,還流出了血,聽不清聲音。朱慧芬又抓著林建平的頭髮往桌子角上撞,撞得建平大口大口的吐鮮血。鮮血染紅了外衣滲透到乳罩上。朱慧芬和另一個惡人丘秀欣,又拖著她的身體象拖布一樣,在地上拖來擦去。見血沒擦淨,就從建平枕頭的包里掏出幾件乾淨的衣服當抹布用,擦地上的血跡。

當中共暴徒把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當成拖把去拖地的時候,就完全暴露出中共及其打手的兇殘和野蠻!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