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聖樂同聲相應

宋紫鳳

【正見網2014年10月22日】

在《太平御覽》上,有兩處都記載了同一個故事,說的是晉代有銅藻盤,每值晨夕無故自鳴。有人請教於學識淵博的張華,張華解答說,這個銅盤與洛陽宮裡的一口鐘,宮商相諧,故聲相應。宮中撞鐘,銅盤亦鳴。這個故事很有意思,它講出了自然界的一個現象,叫做 “同聲相應”。

大千世界,奧妙無窮,銅盤與洛鍾,形制各異,相隔千裡,由於宮商相諧,而能此鳴彼應,這就是“音”的奧妙。然而,器物尚可以“同聲相應”,又何況人之為萬物之靈長。早在幾千年前的古人,就懂得運用音的奧妙來與天地萬物相呼應,所以弄玉吹蕭,彩鳳來集,夔擊石拊石,百獸率舞,師曠鼓琴,風云為變。有人以此為不經之談,對古人之“荒誕”發一大笑卻把自己的無知表露無遺。

中華文明又被稱為神傳文明,音樂是神傳文明中之一部。音樂的作用並不是現代人所以為的娛樂,而是神傳給人的一個人與神,人與天地自然溝通的途徑。所以古書上記載著古人截竹為管,候氣定律,從而產生了第一個標準音律“黃鐘”,依次推演而成十二律呂。而在從次聲波直至超聲波的自然界之萬籟中,人們通過對音律之運用從而有了與天地萬籟共鳴的可能。這也就是為何古人祭祀天地,要用與之相應的音律、樂器、舞蹈。通過六律六同五聲八音之間不同的排列組合,奏出的音樂將對應著不同的宇宙範圍,與之共鳴,所以當大樂既登,大舞乃升時,又豈止是百獸率舞,丹鳳來儀,還將神祉為降,福佑萬民。

這是音樂與宇宙間的共鳴,與人亦然。中國古老的道家學說認為人體是個小宇宙 ,而中國古人又有五行學說,認為人體、宇宙、萬物皆由五行構成,所以人體小宇宙與體外大宇宙是對應的。音樂可與大宇宙產生共鳴,同樣可與小宇宙產生共鳴,從而發生著不可思議的作用。表現出來就是音樂可以祛病健身,可以調節情緒,可以昇華境界。當人與音樂產生深層次的共鳴時,會有血脈動盪之感,甚至達到忘我境界。

再說具體些,以大宇宙為對像,只要音樂之境界足夠高,就可以暢至音於自然,將導淳和之氣以利萬物。以人體小宇宙為對像,由於人體不正確狀態在於五行失衡,所以音樂與中藥原理相類,即調節小宇宙五行使之平衡,於是無論身體層面或精神層面也就回歸到最佳的穩定狀態。而中國古人造字時,“樂”與“藥”同體,樂之為藥的道理在造字時就已蘊涵其中。

此外樂還可提升人的內境向更高層次昇華。人生於世,善惡同存。 一段境界高妙,內涵廣大的音樂,可以喚醒人性中善的一面與之同聲相應。如果先天本性中的善在音樂中被不斷加強,而後天形成的惡在音樂中被不斷弱化,這無形之中已經符合了古人所說的不修道已在道中的狀態。而古時流傳下來的修煉故事中,常有服仙丹大藥脫胎換骨的說法,從此意義上講,音樂之玄妙不啻上仙之方。

然而這就又說到一個內涵的問題。音樂的內涵越大,音樂的“藥”效也越大,對應的宇宙範圍越大,對應的人越多。從此角度上講,《下裡巴人》故然是裡弄小調,而《陽春》《白雪》又未免水至清則無魚,而真正的大樂則當如“天無私覆,地無私載,日月無私照”者,無論你來自何方,有著何種文化背景,甚至無論你懂不懂得欣賞音樂,都會被其觸動,都能與之同聲相應而受益無窮。而這也正是上古大樂都消彌成神話的今天,神韻藝術團在舉世仰慕中所締造的神跡。神韻所以會感動無數人,正因其內涵至洪至微,無所不包。而置身神韻之場,與之同聲相應的是一份遠古的記憶……有多遠古呢?有如創世之初!穿越了一個千年又一個千年,跨越了一片海洋又一片海洋,超越了一種語言又一種語言,在沉寂了許多個世紀後,終於在與神韻聖樂的共鳴中輝煌奏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