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形像證實法

遼寧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4年11月20日】

師父說:“在修煉界經常談到失與得的關係,常人中也在談失與得的關係。我們煉功人怎樣對待失與得?這和常人不一樣,常人想得到的就是個人的利益,怎樣過的好,過的舒服。我們煉功人卻不是這樣,正好相反,我們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東西,而我們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煉。”(《轉法輪》)

我是一名中學教師,進高級職稱,可以說是一生中,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了,它是驗證一名教師從教的成就和人生的價值,為能得到它,人人都要去爭去鬥的。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大法,十多年來,連續幾年都主動的放棄了這個機會,用一個修煉人的形像證實了法。下面我就談一談這一方面的一點體會。

幾年前,又一次職改開始了。我知道自己進高級職稱的條件是非常優越的:無論是資歷,還是其它硬體,全部具備。就拿教學來說,我做過縣、市級的公開課,市級的實驗課題等等,並獲得過各種榮譽,這一切都是為進高級職稱做鋪墊的。我也知道這次職改,對於我來說,也是最後的一次機會了。因為再過一年多就該退休了,所以,再放棄就意味著永遠的失去了。

我的心也浮動了,連續幾天吃不好、睡不好,心想:這回我也得去爭,不錯過這個機會,不再放棄了。當我這爭鬥心、名利心剛一出來時,我就意識到這些心對於修煉人來講,是必須用大法的標準修去的,於是我靜下心來學法。當我學到師父“分房子”的法:

“舉個例子,有一天單位分房子,領導講:缺房住的人都過來,擺擺條件吧,講一講個人如何需要房子。各說各的,那人不吱聲。最後領導一看就他比人家都困難,房子應該給他。別人說:不行,房子不能給他,得給我,我如何缺房子。他說:那你就拿去吧。”(《轉法輪》)時,對照師父的法,我就決定不再申報了。

當條件具備的都申報了,唯獨我沒有申報時,領導把我叫到他的辦公室,語氣誠懇的問:“你條件那麼優越,為什麼不申報?可不能再錯過機會呀?”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師尊教導我們:‘做事先考慮別人。[3]’所以我決定還是把指標讓給別人!”聽後,領導很驚呀!同時還問了許多問題,我一一的給他做了解答,談話談了兩個多小時,連中午飯都忘記吃了,使領導感到了大法的美好,認同了大法,也同化了大法,並做了三退。我也感到很欣慰,和領導成了最好的朋友。

這次職改我的放棄,開始時使校領導和教職員工都感到出乎意料,因這次的放棄是再也無機會彌補。況且在道德水準下滑的今天,常人沒有一個不向錢看的。職稱級差一級,一個月就得差好幾百元錢,長年累計對於工薪階層來說,就是一個很可觀的數字,所以,歷來常人沒有一個讓的。他們也都知道:我修煉前也是校里一個爭強好勝,競爭能力強,內外因素都具備的強者。而今天,我竟選擇了放棄。都感到這怎麼可能呢?所以都不理解。

明白真相的校領導,在全校教職員工職評會上,樹立我標杆,說我:“高姿態、境界高,淡泊名利,體現了一個修煉教師的風範。”這句話不僅是校領導的肺腑之言,也是同事們的心聲。聽後,使大家都不難理解,一開始,我為什麼會讓出指標,就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大法。

結果在二十多所學校,每個學校評職稱都是領導最頭疼、最難辦的一件事情上,由於我的放棄,用實際行動贏得了我校領導和同事們對大法和修煉人的認可,並達成一個共識:那就是煉法輪功的才能真正做到在名、利得失面前,放下名利。所以,我校這次職改沒有出現任何風波,很順利最先完成。

此次之後,我在給他們講真相,做三退時都能認同。從中讓我深深的體會到:作為一個修煉人,在名利得失面前,只有牢記自己是個修煉人,用心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才能看淡名利得失;同時還得必須做到身體力行,也就是用修煉人實修的形像才能真正的證實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