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繫眾生 兌現誓約

遼寧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4年12月06日】

尊敬的師父好!
尊敬的同修好!

寫今年的修煉交流稿,讓我看到了明慧下來新年掛曆,很震驚,為什麼下來這麼早,它預示著什麼?那就是正法急速向前推進,救人急、緊迫。正如師父說:“我們心裡想的是救度眾生,你們要兌現自己為法而來的生命與你來在這裡的意義” (《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四》- 二零零三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那麼個人的修煉就只是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的必備基礎了,助師與救度眾生、證實法才是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的真正目地,才能兌現史前的誓約。”(《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十》- 曼哈頓講法)。下面是我在個人修煉和救度眾生的體會。

一、“善待眾生”(《洪吟二》- 正神) 用真、善、忍標準修自己

心繫眾生,我從法中體悟是兩個方面:即善待與救度。善待眾生是救度眾生的前提條件,而救度眾生則是善待眾生的結果,也就是兌現誓約。

要能做到善待眾生,它可不是嘴上說的,而是在修煉中,用真、善、忍標準修自己,實修出來的。

修煉中,每做一件事情或過心性關,我都想著學法,用法嚴格要求自己,用真、善、忍的標準衡量自己、修煉自己。比如:修真。我發現和常人不能說的話有時就說謊,還美其名曰:“這是善意的謊言。”我們是修真的,如果一個修煉人說話摻著假話,說出話就不會有正的能量場,也起不到救人作用。修出的東西也不紮實,都是不穩定的。修煉人有一顆真誠的心,說話做事能給人一種安穩的感覺,讓眾生覺的你靠得住。那麼救人會更加有力度。所以,我就按照師父講的“我這個人我不願意說的話,我可以不說,但是我說出來的就得是真話。”(《轉法輪》)的法歸正自己,時時處處做到真。

修善也是。僅管我還達不到師父法中說的那樣大慈大悲的標準,但我覺的眾生都苦,經常出現善心善念的表現。要真的修出善心,我認為必須修去爭鬥心。無論在常人中也好,在同修之間也好,我都不去和誰爭執,我覺得那沒有意思,因為人就是為名、利、情而活著,對於我們修煉人來講是走出世間的。同修之間也不用去爭執。如果不是原則上問題,我們又爭什麼,同修只是各自在自己層次的認識,能悟到哪,就悟到哪吧,守住心性,只有在法上認識法,自己哪做不好找自己,才能提高,才能昇華。

年前年後,我老母親同修年歲大,不識字,從法理上悟不懂,後來耳朵也聽不見了,在家庭中和兒子與兒媳過不去,我被非法綁架好幾次,給她也造成很大傷害,生了怕心。人心多了,邪惡鑽了空子,出現了“病業”,在床上起不來。

剛開始由我姐伺候,後來姐姐回家了,我就不打工專門伺候母親。我離母親家十五里路,每天我坐大客去她家,一進屋很冷,就趕緊到地里抱兩大捆玉米杆燒大炕。母親又冷又餓,我就簡單快速蒸一盆飯,煮兩個大土豆給母親吃,然後再燒上邊的爐子。等幹完後趕緊發正念,學法。母親一會這疼一會那疼,我也不動心,一邊看著她,一邊學法,夜間十二點發完正念再睡覺。可剛睡著母親一聲一聲哼哼,就醒了,根本睡不了覺。

起初,妹妹還能來伺候一下母親,後來說睡不著覺就不來伺候了。我想:你們誰不來都行,我不來不行。弟弟、弟妹都上班,我不計較,妹妹怕吃苦,我沒想法,因我是“大法弟子”, 得用善對待眾生,何況是自己的親人同修呢?我不能把母親扔下不管。

這時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 《轉法輪》)“我那天講了,長功的關鍵是我們修煉了心性,同化於宇宙的特性,宇宙的特性對你不進行制約了,你的心性升上來了,那個德的成份就演化成功。”( 《轉法輪》)不停的往我右耳裡邊打,幹活時也響,一連響了好幾天。我說:“師父啊!我知道了,您放心吧,有您在我身邊,就沒有過不去的關。我會象個修煉人,“善待眾生” (《洪吟二》- 正神)伺候好母親的。就這樣,我一直在母親身邊,伺候到母親離世,一點也不覺得苦和累,長時間睡不著覺也沒有困意。

我用真、善、忍的標準修出來的形像和付出,使沒同化大法的弟弟深受感動,他說:“二姐呀!你真是修德啊,你什麼也不說,誰也不看,也不生氣,也不大聲喊叫,媽用什麼你都給買,你可真是咱家族中最好的人哪!今天我才真正從你身上看到:這大法可真好!我從心裡佩服!”

這期間,還發生了一個大法神奇的小插曲。我姐回家後的一天,在家從車上摔了下來,摔了個仰面朝天,腰摔裂紋了。隔兩天,我去市場買菜,在東門口冰凍的坡路上,“咣當”一聲,也摔了個仰面朝天,帽子摔出很遠,手裡拿東西摔的哪都是,摔的夠狠的,當時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呆一會,我明白了,跟前有人說:“看看摔的怎麼樣?”我起來後說:“我是修大法的沒有事。”找著帽子戴上,收拾好東西就走了,真的啥事也沒有。到母親那一說,弟弟、弟妹都“哎呀”一聲:“誰也比不了你呀,你有師父保護,啥事也沒有。可咱大姐摔了一跤,竟把腰摔裂紋了,到現在也沒有好。這是不是人神的區別呢?”

結果,家裡的姐姐、姐夫、妹妹、妹夫、弟弟、弟妹、侄子侄女、外甥外女,從我身上看到大法的神奇和美好,都紛紛讓給他們做了“三退”,要了大法護身符帶上。母親去世後,侄女抱著母親遺像,師尊為了不讓我惦念,在遺像上顯出大法輪給我看,告訴我:你母親沒有白修,都給安排了,有了好的去處。當時我真感到師尊太偉大了,太慈悲,千言萬語無法表達,弟子唯有精進,善待一切眾生的實際行動,以報師尊洪恩。

我丈夫是膽小怕事的人,不願意幹活,什麼事都不往前干,和他生活都願意靠我,前幾天他要我去打工,臉沉下來,也不說話,我知道:“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 何為忍),一個大法修煉者必須做到。所以,我不動心,也不生氣。反而更加冷暖照顧他,給他買回他願意吃的,為他做可口的飯菜。我用修煉者之忍發出善的強大的能量場,使他的氣消了,人也變好了。辦

去年在同修家打工,同修上班,她婆婆剛去世,剩老公公也上班,孩子又小。老公公是一個講究人,非常乾淨,工程師,所以你干什麼也特別嚴格,做什麼都標準,我干到了二十多天時,他不滿意了,和兒媳說:“碗刷的不乾淨,饅頭蒸的不及時,菜炒的也不好吃。”

兒媳告訴我之後,我覺的不管在她家干與不干,我都得向內找,一定把沒做好的地方做好。我和同修說:“我是修煉人,我要證實大法,決不能給大法抹黑。”碗這回也洗淨了,饅頭按時蒸,不能間斷,如果有事沒蒸上,我從自家拿來幾個給他吃。他胃不好,喜歡吃麵食,但外賣來的饅頭他不吃,菜也越做越好。由於我時時用真、善、忍標準修自己,他被我的善心給打動了,後來他不但認可了我,有時還幫我幹活,對我評價很高。我和同修經常給他講大法的真相,他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也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我體會到:作為大法弟子無論做什麼,都不要忘了證實大法,不忘用真、善、忍標準時時修自己,用修好自己的善念對待眾生,那你就能得到眾生的認可,就能救了眾生。。

二、救度眾生 面對面送神韻光碟勸三退。

今年神韻大幕拉開,宇宙層層,師父從宇宙之頂下來,層層穿越,響徹蒼宇:誰能與我下世救度眾生。在很久遠我們與師父發誓下世救度眾生,今天得法正法修煉就是兌現誓約,今天我們所做的就是久遠誓約,如果不做好,就沒有兌現誓約,將來無法面對師尊,完不成誓約,面臨什麼?

師父說:“就是起正面作用的也一樣要審判,你做的事情中有多少眾生因你沒做好不能被救度?如果是大法弟子,你的誓約有多少沒有兌現?沒有兌現本身只是一方面,因為你沒做或沒做好,造成的一切大小後果要負責。”(《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九》- 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

所以,在修煉過程中我始終把修好自己,講真相,勸三退,救度眾生放在第一位。我覺得平時面對面送神韻光碟勸三退救人,速度快,效果明顯。我就抓住每個機會,針對不同眾生,以面對面送神韻光碟勸三退為主,去救度眾生。

我一般都是每天上午出去,當面送光碟,勸三退,把人救了。同時送些二合一版的真相冊、護身符等,晚上,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滅中共,三退平安”不乾膠。下午,集體學法,一般學三講《轉法輪》,晚上,自己在家學各地講法,一天忙忙活活,但很充實。

面對面送神韻光碟,講真相、勸三退救人,我是從二零一二年六月份開始的,至今兩年多時間裡,我遇到過不同身份、職業,態度各異的眾生,那時我什麼都不去想,就牢記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是修善的,你們就是要慈悲眾生。”(《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四》- 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的這段法,抱著一定把他們救了這顆心繫眾生的心去講去救。

記得一天,我碰到一位中年男子,我主動上前對他說:“老弟,我送給你一個好東西,傳統文化、世界第一秀神韻晚會光碟。”他把光碟接了過去說:“你還有多少都給我。”我馬上意識到有問題,我說:“只有別人給我這一張,我看你很善,所以送給你。”他說:“你叫什麼名?”我笑了,他又說:“你家在哪裡住?”我也笑了,說:“這不能告訴你。”這時,他板起臉說:“你說你叫什麼名字,我就知道你是誰,我是國保大隊的。”當時我一點也沒有害怕,只想救他,所以,心態輕鬆坦蕩、堂堂正正的回答他:“你是國保大隊的就更應該看看這光碟了,我就更應該救你,你回家好好看一看,你就明白了,它非常好。因你是我今天遇到的第一個最有緣份的人,我師父才叫我來救你。”

在我慈善的能量場作用下,他的思想突然間改變了,馬上和氣的對我說:“你回家吧,以後別往外走了,注意點安全!”隨手把神韻光碟,很小心的揣進小包里走了。

有一次,我和另一同修送十多個光碟,做了三退後,剩幾張,就準備送完回家。剛從一門市出來,就被警察非法綁架。當時一點思想準備也沒有。把我倆推進警車,我問:“為什麼綁架我們?”他們說:“從監控里看到你們在發光碟。”

我及時向內找,清除自身做事的心、證實自我的心,然後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操控警察背後的邪惡因素,把眼前被蒙蔽的警察救了。之後,給幾名警察講真相,勸三退,都同意退了,把剩下的神韻光碟送給了他們,讓他們拿回去看。

最後,我們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以後不要再抓大法弟子了,那會遭惡報,將來大審判時,會被嚴懲。他們都願意聽,表示以後再也不對大法弟子犯罪了。

有一天,我碰到一個女士推小車賣烙餅,我買一張,就給她講真相,講一會,我問:“三退沒有?”她說:“我不信。”我又問:“你家有機子沒有?”她說:“我不看那東西。”我說:“你看你長的這麼漂亮,手又巧,你說你不退多可惜呀!”她說:“可惜啥呀!”我說:“你看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真要是大淘汰來了,咱沒退可隨惡黨一起淘汰掉了,惡黨壞事做絕,迫害‘法輪功’,煉法輪功都是好人。”她說:“大姨!一看你就好,那我就把團退了,你再給我講一講。”我又給她講了奇石“中國共產黨亡”,“天安門自焚”等,她說:“我信了。”我又給她一個光碟,她說:“謝謝大姨。”我說:“不用謝,是我師父叫我救你的。”

有一次,我碰到一位男士,他手提豆油,我送他一張神韻光碟,他說:“好!我就愛看這光碟,謝謝你了。”我問他三退沒有?他說已經三退了。他拿著光碟一邊看一邊樂,眾生真的得救了。

還有一次,我去菜市場,碰到教師模樣的人,給他光碟,他大罵起來。我說:“我是在救人,這惡黨不讓你聽真相,是在毀眾生。”他說:“我給你報告去。”我一看這個人太可憐了。就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邪惡。之後,我離開了他。同時發出善念:“如果他有緣,還會聽到真相,那時,他也許能夠得救,總之,隨緣吧!”

以上,僅列幾例,我平時就是這樣堅持不懈,不放過任何機會和有緣人,不停步的兌現著自己的誓約,救度著眾生。

最後,讓我敬錄師父如下一段法:

“一個生命從歷史上走到今天,你為了什麼?就為了一瞬間哪。在歷史的長河中,這段時間就是那麼一瞬間。別那麼消極,振作起來。你是修煉人。眾生等著你救度哪!”(《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共勉!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