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心堂醫案醫話:過敏性紫癜效方

明心

【正見網2014年12月18日】

【方名】:韓氏紫癜湯

【組成】:生地20---25克 玄參15---20克 丹參20---25克 牡丹皮15克 板藍根20克 金銀花20克 紫草10---15克 茜草15---20克 槐花15克 地榆炭5---7.5克 白花蛇舌草20克 白茅根20克 石斛10克 生甘草10克 赤芍15—20克 水牛角30克

【用法】:常規水煎服,一劑分三服,早晚各一服。以上是成人用量,小兒減半,或根據體重斟酌劑量。隨症加減。

【功能】:滋陰清熱,解毒利濕,涼血消斑,化瘀止血。 

【主治】:各種原因導致的過敏性紫癜,尤其是尚未發展成紫癜性腎炎的階段。

【主症】:表現為多在感冒後,雙下肢及臀部對稱出現鮮紅或紫紅色瘀點、瘀斑,高出皮膚,壓之不退色,大小形態不一,甚至融合成片,伴有瘙癢,嚴重者可同時伴有關節腫痛,或噁心嘔吐,腹痛,便血,尿血,舌紅苔白膩或黃膩,脈弦滑帶數。

【治驗舉例】: 例一 方**,女,5歲,患過敏性紫癜,久治不癒,經辨證使用上方原方,劑量減半,5劑後,瘀點、瘀斑明顯減少,顏色變暗淡,且未見新生皮疹,繼服5劑,再次複診時,只有星星點點的小瘀點,又服5劑,基本痊癒,又服3劑鞏固療效,經隨訪已經3年未復發。 例二 李**,女,42歲,患過敏性紫癜,在省城的醫科大學幾經治療,反反覆覆,花費數萬元,紫癜一直未完全消失。經人介紹來診。因其雙腿一直浮腫,脘腹脹滿,頸項強痛,辨證應用小四五合劑和韓氏紫癜湯交替服用,間斷治療一個半月左右(因其本人特別不願服中藥),紫癜基本痊癒,偶爾起幾個小瘀點,又辨證選用當歸拈痛湯加減治療2周收尾,紫癜完全消失,現已數月未犯。

【按語】:這首方子是已故恩師韓老爺子的臨床習用方,他在臨床治療過敏性紫癜效果很好,不論大人小兒,均用上方加減,療效顯著。 該方由犀角地黃湯加減化裁而來,方中生地、牡丹皮、水牛角(代替犀角)、玄參滋陰清熱解毒涼血為主藥;槐花、地榆炭止血;丹參、赤芍活血化瘀;板藍根、金銀花清血分熱毒之邪;紫草、茜草涼血止血而不留瘀;白花蛇舌草、白茅根清利濕熱;石斛、甘草濡潤中土,調和諸藥,防止諸多寒涼之品過用傷人陽氣。

該方特點之一在於,涼血止血與活血化瘀相結合,也就是說治療這種出血性疾病在應用涼血止血藥的同時,大量應用了活血化瘀藥物。韓老師在實際臨床處方中丹參的成人常用量為25克。他老人家認為,大量應用活血化瘀藥物的依據,是古人“離經之血皆為瘀血”,“瘀血不去,血不歸經” 的理論。關鍵是此法應用於臨床,不但沒有產生出血不止,瘀斑不消的副作用,反而比單純應用止血藥見效快,療效好,而且不易復發、不易發展成紫癜腎。

本方的另一特點是白花蛇舌草和白茅根的配伍,這一藥對是他一生臨證總結出來的寶貴經驗,這也是他老人家的不傳之秘。今日替他老人家揭示出來,以供各位同道借鑑。 他依據多年臨床驗證,認為諸多皮膚病的共性和治療的關鍵在於濕熱之邪的分離和清利。因濕熱之邪膠著粘膩,阻滯於臓腑、經絡、皮膚之中難於清除,既影響了人體自身氣血津液對皮膚的濡潤與營養,又影響了皮膚自身代謝廢物的排出,又且影響藥物在經絡中的運輸與敷布及治療起效,故而造成很多皮膚病久治不癒。通過不斷的實踐總結出,在辨證應用清熱利濕的中藥方劑基礎上加用此藥對,可以明顯增強療效,縮短療程,而且往往治癒後不易復發。他認為,白花蛇舌草和白茅根合用,既能清熱利濕,又能給邪以出路,使濕熱之邪分離且從小便而去。並總結出寶貴的配伍經驗規律如下:

白花蛇舌草+白茅根+黃芩治療上焦濕熱;

白花蛇舌草+白茅根+黃連治療中焦濕熱;

白花蛇舌草+白茅根+黃柏或土茯苓、蓽薢治療下焦濕熱;

白花蛇舌草+白茅根+龍膽草治療肝膽經濕熱。

例如他在治療痤瘡、濕疹、神經性皮炎、帶狀皰疹、蕁麻疹、手足癬、銀屑病、紅斑狼瘡、多形紅斑、玫瑰糠疹等常見皮膚病時,只要患者有陰囊潮濕,白帶增多,舌苔黃膩,脈弦滑或皮損局部有潮紅、滲出、糜爛、結痂等濕熱見證,在辨證使用龍膽瀉肝湯、消風散、胃苓湯等方劑的基礎上,均用此二藥入方,以增強療效。他在臨床上,幾乎每方必用白茅根和白花蛇舌草。通過俺的臨床驗證,療效確實很好。以後有機會,還當另著文詳細介紹。

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