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繼母一家的緣份

河南大法弟子 仙娥


【正見網2015年01月30日】

一九九七年五月初二,我的母親去世了。三個月後,父親經人介紹和一個小他八歲的婦女結了婚,這繼母還帶來了三個孩子。開始我不想讓父親同意,可父親說都這麼大年紀了還挑啥,那時我才走入大法修煉,心想也許這是緣份吧,順其自然吧。

父親原本在家是一個不操心的人,可是再婚後就像換了個人似的,從掙錢到做家務,給繼母的兒子想辦法做生意,大小事都操心。那時我見人就說他對自己的親生兒女也沒有這麼好,雖然是簡單的一句話,裡面卻隱藏著我的妒嫉心、爭鬥心、怨恨心。

父親因經常出差不在家,繼母一家人有事了就來找我:今天家裡需要個螺釘,明天車子壞了,她女兒照相也要穿我的衣服,洗頭理髮到單位跟我要理髮票。我和同修開 了一個包子鋪,她女兒去吃包子,本來也沒有想要她的錢,她走的時候卻說了一句:“我吃的包子有我大爺付錢。”她喊我父親叫大爺。一會父親來了,我告訴父親說,我不想見到她家的任何人,包括你,我要和你斷親。但是父親並沒有生氣,一直看著我笑。那時看到她家裡的人就煩。

我和同修學法交流過程中,我認識到了自己的問題,總是用人的觀念對待繼母的家人,沒把自己當作修煉人,沒有慈悲心,遇到矛盾總是看到別人的錯,沒有向內找。有個同修大姐說:這一世你父親和她是一家。他們也許生生世世和你有很大的緣份呢。

在大法法理的指導下,在同修的幫助下,我歸正了自己,轉變了觀念,心性提高了,再看繼母家的人也不煩了,而且有一種親切感。每逢過年節,我就去看望二老。繼母的兒女結婚,生孩子,我都去祝賀。

在這過程中我給繼母講了大法真相,還送去“風雨天地行”和“神韻”晚會光碟,和他們一起看。

有一天,我到繼母家去,她的女兒小華從省城回來了。我一進屋看到她的臉色蠟黃,沒有一點精神坐在沙發上,桌上擺了很多藥。繼母說小華懷孕六個月了,反應非常大,吃一口吐一口,現在靠吃保胎藥。我說營養藥也有副作用,對小孩發育也不好啊。我就說:我給你說個好辦法,你每天靜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你的身體會有幫助。她當時就認真的念了起來。第二天我給她送去了大法書。

過幾天又去看她,見她像換了一個人似的,臉色白裡透紅,人也精神起來了,也吃胖了。繼母拉著我的手說,小華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看大法書,她的身體好啦,再也不用吃藥啦。幾個月後,小華順利的生了一個大胖小子。

還有一次去她家,繼母的兄弟也在。原來他在老家出了車禍,因家裡沒人照顧,就到這來了。我心想又一個有緣人聽真相來啦!

我們說了些家常話,我又問他聽過法輪功沒?他說老家也有人煉,但是抓的厲害。我說法輪功是個非常好的功法,跟電視上說的完全不一樣。中共在迫害法輪功,總有一天法輪功真相會大白於天下。我送給他一個護身符,我說上面有字,你好好念念。當時他就認真的念起來。我第二天又給他送去《轉法輪》。

又過了幾天我去看他,見了我,他很高興的說:這個書真好啊。以前看書都要戴眼鏡的,看這本書不用戴眼鏡,而且字越看越大。又過幾天去看他,他激動的說:看我的腿全消腫了。他說下午看書的時候,看到自己的腿在一點一點的變細消腫,他激動的說話都結巴了。是師父慈悲,讓世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有一天我剛下班到家,父親來了,說繼母的妹妹得了病來他家了,得的是股骨頭壞死。而且他的兒子、媳婦對她也不好,她有想輕生的念頭。父親說你去給她講講大法真相,我說好啊,我就去了。

一進屋看到一個中年婦女躺在床上,滿臉的愁容。坐下來我就給她講,我說我從九七年開始煉法輪功,十幾年過去了,從來沒有過病,沒吃過一粒藥,法輪功不但祛病健身,還能使人的道德昇華。又給她講了“四•二五”和平上訪、天安門自焚偽案、法輪大法洪傳世界、藏字石、三退保平安等。她聽得很認真,臉上也露出了微笑,我說你入過黨團隊嗎?她說入過團隊,我說你退了吧,保個平安,她說好啊!

就在這一瞬間看到她的眼神是那麼的純淨安詳,就像嬰兒躺在母親的懷抱里。當時我的心裡一震,我與這個生命前世有多大的緣份啊!

其實我們身邊的每個人,就像繼母一家的人,都是通過某種關係與我們相識,來聽大法真相的,我們真的應該珍惜身邊的每個人,珍惜師父給我們安排的每個機會,抓緊救人呀!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