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同修文章受到的啟示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5年03月07日】

三月一日晚上看《正見網》有一篇同修的文章,同修悟到了,自己在修煉中存在的漏,同修談了這麼一件事:“一次,在向一個陌生人講真相,當時講的不是太順,心裡略微有點怕,他看著我:你是學法輪功的嗎?這一問,我的怕心更大了,心想,這人是不是便衣警察?立馬心跳加快,底氣不足,順口說:‘我倒不煉啊,我朋友中有煉的......。’”打這以後身體出現干擾,同修悟到是無意中自己的言行不符合法,被邪惡的舊勢力鑽了空子。

這篇文章,讓我震驚,嚇出一身冷汗。象這位同修說的這樣的事,我也犯過同樣的錯誤。記的一次在廣場講真相,有倆個人正在大罵共產黨貪污腐敗的話題,我就走近接話茬跟他們講真相。我剛說兩句,突然其中一人對我大吼:“你說的話我聽是‘法輪功’的人說的,我告訴你,千萬別和我講‘法輪功’的事,我最煩。”同時他還大聲喊:“你說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一看他酒氣味很大,眼珠子都是紅的,我當時怕惹麻煩,就說我還沒煉,我家親屬有煉的。這時他就大聲喊,“我看你就是‘法輪功’,我看你就是。”當時沒敢和他辯解,就趕緊走開了。現在想來真是遺憾,當時自己正念不足,出於怕心,出於自保,就說謊,現在看就是邪黨文化造成的。沒有做到正念十足,起到鎮邪滅亂、救度眾生的作用。沒能救了他,連自己是煉“法輪功”的都沒敢承認,還給自己留下了漏洞。

現在回想一下,這些年在講真相修煉的路上不僅有這樣的漏存在,還存在以下幾方面的漏洞:一、在初期剛講真相的時候,出門辦事打車給司機講真相時,多是以第三者的身份講的,因那時的怕心很重。師父常說:“修煉是嚴肅的”(《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 明示)。現在看也是不在法上的行為。二、這些年在與同修切磋中,由於急心所造成的,不注意時存在著盜法行為。把師父的法拿過來就說,沒有在說前加上師父說的字樣。這些都是修煉路上的漏洞。

還一件不在法上的事,就在昨天講真相中,在汽車站點跟一位大姐搭話,我問她:大姐多大歲數了,她說:六十二歲了。她問我:多大歲數,我說:五十八歲。她說:看你多年輕。我隨口說:也不行,你看這眼睛周圍的皺紋。因為當時她給我的第一感覺是接近七十歲的人,有些蒼老。出於謙虛和虛偽的心,怕她傷心,所以隨口敷衍。用法對照就是極不嚴肅的。往輕了說,是常人心太重,往重了說,就是盜法行為。因為師父在《精進要旨》<法正人心>中的講法講到:“這種來源於大法卻不能證實大法的竊法行為,從另一面卻抵消著大法。”“目前在廣播、電視、報紙等宣傳工具中被宣傳的好人好事,很多都是我們大法學員由於修煉了大法,心性得到提高後所做的。可是報導中卻冠以該人是模範,是什麼骨幹人物等原因所為的,完全抹煞了由於修煉大法而出現的行為。其主要原因是弟子們自己造成的。修煉是偉大而殊勝的事,為什麼不能堂堂正正的告訴採訪者你是因為修大法而為呢?如果報導者不想提大法,那我們也不要為竊法而又不證實大法的任何形式抹粉。我們大家都是在做好人,對社會、對人類是有益的,為什麼就不應該有一個公正的合法環境呢?弟子們你們要記住,大法圓容著你們而你們也是在圓容著大法。”

好在後來給她講了我身體好是因為煉“法輪功”,而獲得了健康。她很善良,同意“三退”了。彌補了自己不能及時證實大法的損失。在回家的路上,我反思自己,為什麼又犯這樣的錯誤,這些年這樣的錯誤不止一次。現在悟到這是嚴重的不在法上的行為,也是不修口的表現。我認為這也是嚴重的邪黨文化,對事不負責任,不經大腦,隨便撒謊。這些都是對自己修煉的不嚴肅,不負責任。

我的情況跟同修說的是同樣的事,甚至有比同修更嚴重的錯誤。所以在我的修煉中,身體上雖然沒有大的干擾,可是小的干擾一直不斷,長期耳鳴,牙齒出洞,牙周、牙齦紅腫。自己也知道是在修口方面存在漏,也在心裡跟師父表態,一定在修口方面努力,就是不見效果,就是沒有往這方面悟。看來這是被舊勢力鑽空子的重要因素。在今後的修煉中,一定把修口,作為自己提高心性的一項重要標誌來做好。

今天我萬分的感謝師尊的慈悲點悟,同時感謝同修,不僅對自己修煉負責,還無私的把自己悟到的體會奉獻出來提醒同修。同修能在法上深查內找,在法上提高,跟同修比,覺的自己很差勁,真是讓師父操心。通過同修的悟,使我更加認識到,在今後的修煉路上,一定要嚴格要求自己,謹遵師尊的教誨:“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轉法輪》)少留遺憾,不給舊勢力任何鑽空子的機會。

在這裡虔誠的向慈悲偉大的師父懺悔。同時將自己曾經無意間不在法上的一切言行徹底作廢!解體自己生命在舊宇宙中形成的一切為私為我的因素與敗物。按照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標準修成無私無我的正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