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裡乾坤

陸文


【正見網2015年04月06日】

中國是神傳文化。打開生命的塵封,淨觀一切,生命會透過表面的表象看到一切的遙遠和遙遠的一切。會看到在表面的萬物之下有著無盡的生命,那時會明白萬物之美是因其後面有生命在——有神在,所以才美,才有神韻,才讓人流連忘返。古聖先賢,文人墨客,怡情山水,歸隱山林,那是生命的選擇。

孔子講:“禮以正行,樂以正心。”文字有著它獨特的魅力。人來到世間,從呀呀學語到耄耋之年,人所說的每一句話對應的都有文字。人的語言能說到萬事萬物,能說清萬事萬物,前提是人得有那樣的智慧。漢字的不同組合便會體現出不同的內涵,折射出不同的光彩,所謂字裡乾坤,無盡的內涵與神奇盡在漢字之中。

中國的文字是倉頡所造。據說倉頡造字時“天雨粟,鬼夜哭,龍為潛藏。”這也就是說,漢字造出來之後,造化不能藏起秘,故蒼天下粟如雨。靈怪不能遁其形,故鬼夜哭。漢字就像是一面鏡子,可以洞秘一切。漢字是個神物,是有預兆性的,其實一切都是有序的,都是有定數的,因為天象也是更大神的一念。人覺得可以篡改歷史,可以造字,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一切,其實一切都是天意。人只是在演戲。漢字既是神物,亂造漢字也必然會出現亂象。

從表面上看,如“親”(親)字,簡化之後“見”字舍掉了,即“親不見”,從而把人導向沒有親情,親也不親,一切唯物,人本來是有情的,因改字之後天象變了,現在人與人之間沒有親情,多是虛情假意。

“產”(產)把“生”字舍掉了,即“產不生。”現在人流手術到處可見,產下了卻活不了,即產不生。漢字真的是對應了所謂現實社會中的一切!

“鄉”(鄉)鄉無郎。農村青年都去城裡打工,村裡很少見到青年,有的屯裡皆是老弱。

“愛”(愛)愛無心,人不用心去愛怎麼會有真愛?人與人之間的愛沒有真心怎麼會有真愛可言,多是逢場作戲。漢字的簡化與天象人間是對應的,人沒有心法的約束了,一切也就不行了,亂了。

換個角度去看漢字,如“道”字,道是道路的道,道理的道,簡單講有道理道路才能走得通。所以說“道路”,道在前,路在後,道在前,理在後。生命是有一條路在走,返本歸真那是人(生命)回家的路。“道”的外邊是個走之旁,裡邊是個“首”字。“首”字上邊是兩點,代表一陰一陽,下面的“一”代表一切,下面是自己的“自”字,意為修道乃自身之事,無人可代之,合起來是個首字,首代表頭,第一,首要,首先……意思是說修道乃人生頭等大事,是最重要的。外邊是個走之旁,代表“行”,意思是說生命應該遵循的是法,維護法。法能造就一切,生命本身都是法造就的,所以說生命應該敬法。小時候讀書老師都講坐姿,要身心端正去學。

“信”:“信”字拆開左邊是單人旁,右邊是個“言”字,表面講那便是人應該言而有信。“言”字拆開上面一點代表一句話,有一諾千金之意。下面三橫分別代表天、地、人,因為從古人做人的角度或者從做人的標準來看那就是人都應當堂堂正正的活著,一個堂堂正正的人說話那都是純淨的,純正的,都是直著出去的。一句話,一念同時對著天、地、人發出去,所以古人講天地為證,講三尺頭上有神靈。“言”字下面是一個口字,人說話要用口,人字和言字合起來那便是人的語言。人應當言而有信,一諾千金。從一個字裡面能看到字後面的粗淺內涵,能看到神的昭示,暗示……而修大法的人可能會隨著境界的昇華看到漢字更遙遠的內涵和修煉人所對應的不同的標準。

孔子下世用漢字組合成的語言折射出的是孔子的思想,孔子留給人的是做人的道理。生命來到世間由世間的神來安排不同生命的不同的人生之路。例如:有的生命在世間演好人,有的演壞人……而按照孔子說的道理去做人,那樣的生命死後往往會向上走,比如去天堂或留住人身來生還能轉生成人。這便是漢字的魅力,其實那是漢字後面所折射出的道理,那是理的力量所致。人得去同化那個理,首先得從漢字裡認識到理(當然也可能會從不同的方面悟到理),並遵照去做,身體力行。並同化那漢字後面的理才行,人表面的話叫修為,修行,修煉。而老子、耶穌、釋迦牟尼……把他們所認識到的宇宙的理用文字表現出來,人們看到了叫做經書,人按照去做,能做到的便會解脫,得到不同的果位,是因為文字後面的內涵更大,更深,更廣……講到了宇宙的更深的層面和境界,漢字的不同組合便會有不同的內涵,漢字有著迷人的色彩和不同的神奇的力量,人講知識就是力量,那只是表面對漢字的認識。

漢字是個神物,漢字的字體、字音、字意……和不同的宇宙時空,萬事萬物、乾坤萬象遙相呼應,它們本身便是溶在一起的,卻又涵蓋了一切,用人最土的話講漢字是立體的,是因為字裡有乾坤。倉頡造字造到了宇宙和漢字的不同對應,而字的內涵到了一定程度,一定境界便再也看不到內涵了。這是從造字之初字裡的內涵或者說是倉頡的思想他對宇宙萬物的認識在字中的展現,讀懂它那便會明白字裡乾坤,乾坤萬象。從某種角度講字和人和一切生命和萬事萬物都是通的,字是連接生命的橋樑,字是連接生命的信使。當然漢字也不光是信使、橋樑,字裡有乾坤,漢字是打開一切的鑰匙。

“慧”:“慧”字為上中下結構,上面是兩個“豐”字,“豐”便是豐收的“豐”,一個豐是豐收,那兩個豐便是大豐收,巨大的豐收。中間是一個倒著的山峰,下面是一個“心”字,“心”從古人的思想角度講是指“思想”,表面看是倒著的山壓著人的思想,倒山有體積更大,壓得更牢的意思,其實那便是鎖,山只是形容,人的思想被鎖住打不開,人的智慧也就釋放不出來,便得不到巨大的豐收——智慧。真正擋住人的是人後天形成的思想、觀念,各種執著、自我和私,生命只有在法中修才能真正的同化大法,去掉污濁,從舊宇宙成住壞滅的舊法理中跳出來,那是生命最希望的,那是生命最大的願望。因為師父的到來,才有了億萬法徒的下走,因為師父在人間正法,宇宙中才有了永恆的春天!

人沒有智慧主要是因為人往往都不能向內找。表面看是人的容量不夠,其實是缺少智慧,但也就是這樣造的人,人在迷中。“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欲則剛。”(林則徐)人遇到事就用表面的感受去對待,本性的一面不太起作用,所以人是活在最表面,人是活在分子的最表面在感受一切。大法弟子的修煉是向內找,那是生命的復甦的過程,覺醒的過程,是生命在法中更新的過程,那樣的生命是走在神的路上,那才是生命在返本歸真。

“正”:“正”字拆開是“一”和“止”,“上”和“下”。表面看是從一而止,守一……“一”往往有代表一切之意,“止”字裡邊有一個“上”字,生命是上下升騰或透虛前行,從人這裡講人向上才是正的,這也是古人講“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而“上”字邊上加上一點念“止”,舉個粗俗的例子,車圈裡插入一根棍子車子會停下,止住,那一點則相當於那根棍子,這也只是形容,因為三界內的理是反的,是相生相剋的,你要向上那往往便會有相應的阻力。那阻力便是“上”字旁邊的一點,即“止”。“正”字拆開有一個“下”字和一個“上”字,從表面上看,下便是上的阻力,因為人世間的理是相生相剋的。“止”有停留的意思,生命止於哪裡便停留在哪裡,表面上人只是在分子的最表面動,而人的思想止於哪裡或者說你的思想認識到哪裡你以後便會去哪裡,因為那是生命的境界。人在迷中,人不太懂身體和思想之間的關係或連帶,表面講人思想很正人才會身心健康。人的心正做的事也會正,積的德也會多,人越正智慧往往也會大,那便是人說的“德才兼備”,有德有才,是正人君子,德才配位那樣的人才能成器。如果把“止”字的內涵再延伸,大法弟子在法中的境界再提升後會發現“止”有止於一切的意思,再提高法會不斷的打開大法弟子的思想,會發現自己的思想止於一切裡又不在一切裡,一念不動又能超越一切,法的洪微,奧妙盡在不言中…...一個漢字尚且蘊含了大法的無限內涵,法的博大精深真的是讓生命無限謙卑。

“意”:“意”字為上中下結構,即立、日、心為意,表面看那就是立著的太陽照亮人心。立有垂直的意思,垂直的太陽也就是正晌午時的太陽,中醫講“午時氣在心,子時氣在腎”。午時的陽光最強的,直射人心,人心被太陽光照亮的時候人的心裡便會充滿陽光,這樣的人走到哪裡心裡的光芒也會灑到哪裡,這樣的生命才是最有意義的生命,生命走過,蒼宇流香,愛灑穹蒼。

“意”字告訴了人應該堂堂正正的活著,心裡充滿陽光便不會陰暗,人本性善的光芒便會折射出來,那樣的人一言一行,起心動念都會在不同的標準上,人的大腦會很靜,而大法弟子則會被法洗淨,大法弟子修到一定時候腦子會是空的,而人的真念會從生命的深處流出,或者會從人的元神處來。人的身心都同化法後思想中會折射出不同的理,是因為人修到了不同的境界認識到了不同的理。換個角度去形容那是他的每一念都從生命的深處來,每一念都流經心海,會穿越智慧的海,每一念都經過智慧的海洗禮之後,一路歡歌,象一串串跳躍的音符,穿越不同的時空,而顯現在表面的空間有功能的人往往會看到從說話的人嘴裡會吐出蓮花、法輪……千姿百態,箇中滋味,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在人的眼裡,那便是神在人間……

漢字是思想的凝鍊,是思想的信使,是對宇宙生命的另一種詮釋,解讀,是法在世間的一種表現。生命在智慧的海中不斷的昇華,不斷的被洗淨,生命只有在大法中修才能真的被洗淨,才能打開生命的禁錮,去掉生命的不純,打開狹隘的思想(狹隘的思想本身便是禁錮生命的),生命這一切的不好都來源於私,去掉私生命是整體在同化大法,生命的意義那便是要同化大法,那是生命最大的願望,因為生命等待的就是大法的開傳,生命離開了法便失去了一切!

漢字是造物的神器,漢字有著深遠的意境和古樸的美,漢字不光有著迷人的魅力,更有著神奇的力量,因為漢字裡蘊含著法的力量,字裡乾坤。漢字裡有著宇宙的各種信息和秘密,是神傳給人,開示人,讓人了解宇宙,打開生命的鑰匙,是生命回歸的橋樑,是宇宙智慧的結晶。

大法有無邊的內涵,以上所寫只是在現有境界上一點粗淺理解,僅供參考,如有謬誤望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