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話」不老,禍福吉凶盡在其中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5年04月05日】

 “善惡必報”的天理是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的核心內涵之一,經常見諸於古典文化典籍裡,構成了古典文學如小說、雜文、隨筆等的核心內容之一,也是中國人幾千年世代相傳的口頭禪。

《增廣賢文》有云:“萬事勸人休瞞昧,舉頭三尺有神明”;“人間私語,天聞如雷;暗室虧心,神目如電。”《太上感應篇》有云:“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中國老百姓對“善惡必報”也有其通俗明白的理解和表達,如“種瓜得瓜,種豆得豆”,“腳上的泡——自己走的”,“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來世我當牛做馬報答您的大恩大德”等等。

現在的年輕人已經不願意閱讀這些古典著作,即使被當作作業來閱讀,也不會相信善惡必報的故事,爺爺、奶奶講的故事,不願意聽,被當作“老話”,老生常談,笑話老人們愚昧,不講科學,封建迷信等。

實際上“老話”不老,這可是千百年流傳到今天的天理,用老百姓自己的語言通俗的表達,一個人自己的一生的命運,以及兒孫們的禍福吉凶盡在其中。

小的時候,老人們最愛講的一句話是:祖上積德,後世兒孫有好報。我們很愛聽,也相信老人們講的沒錯,也看到身邊發生的很多天災人禍之事,老人們的感嘆都是:“作孽啊,不做好人的報應。”或者是:“祖上沒幹好事,兒孫們跟著遭殃。”後來讀了大學,接觸了許多古典書籍,裡面有大量的有關這方面故事的記載,都是那個時代的真人真事,在此摘取一例:

清朝康熙四年,杭州城遭大火,幾天幾夜不熄,燒了上千家的房屋。官員們都出動去救火。眾人看見火光中有一個穿金甲的神人,手執紅旗,圍繞著一座宅院,左右指揮。火一燒到這裡時,便退了回去。大火熄滅後,在一片瓦礫之中,只有這一座宅院孤立獨存。原來這座宅院是一個北新關吏姓顧的房子。這時顧正奉命到江南出差,還未回來,家中只有婦人和幾個孩子。大家都很驚訝,不知道為什麼大火不燒他家。

原來,當顧出差到江南的時候,泊舟在蘇州河邊。黃昏時,看見一個少婦沿河哭泣。顧問她為什麼哭,她說:“我丈夫因為無法交納價值五十金的糧食,被官府關在牢房裡拷問追逼,命在旦夕。我不忍心看見丈夫先死,所以到這裡來尋短見。”顧馬上從口袋中取出五十金交付給她。少婦拜謝而去。顧辦完公事後又經過這裡,偶然間到酒店飲酒,酒店對面就是這個少婦的家,少婦看見顧,告訴自己的丈夫。夫妻倆邀請他到家中,置酒款待,留他住宿,少婦的丈夫對少婦說:“救命之恩無以報,你今晚就陪他睡覺來報答他。”到了半夜,少婦來到顧的房間,顧毅然拒絕,起身披上衣服,回到自己的船中。

顧回到家中,慰問的人接踵而至,紛紛詢問他有什麼回天的功德。顧茫然不知。經大家一再追問他,才說出了前幾天發生的那件事情。大家屈指一算,與起火的時間正好一致。

人發自內心的善念善行,就能得到上天的護佑。顧正遠在江南,其善行就能得到全家免於火災而平安的福報。

善惡有報的天理從古至今都沒有改變過。中共邪黨鼓吹無神論,搞了這麼多年的政治運動,妄圖阻撓人們相信神佛,相信善惡有報的天理,都是枉費心機,因為善惡之報如影隨形,時時處處體現在老百姓的身邊。

明慧網2015年3月31日刊登了一篇文章《爺做“短把”事,孫子遭禍殃》,講述了一個爺爺做了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殃及兒孫的故事。原文完整摘錄如下:

今年二月初的一天上午,十點鐘左右,在重慶市萬州區高粱鎮新甸村楊清雲的家門前,地壩的岩邊下,一大堆人圍著一個從岩上摔下來的奄奄一息的小孩,大家都知道這正是楊清雲的孫子。

楊家人趕來,非常悲痛。人們也在七嘴八舌議論著,老輩人都噓唏:“他爺爺是個混帳呀!沒給後輩積德,想害人得錢惹的禍呀!”因為四方鄰居都知道這家人的德行,說啥的都有。

楊清雲,今年近七十歲,是萬州區高粱鎮新甸村七組的一個生產組長,家住新甸子道班向家橋。楊清雲年輕時,是本地出了名的混混,亂搞女人,高粱鎮政府經常找他談話,大家都知道他做過不少缺德事。

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很需要象楊清雲這樣的人,高粱鎮政府很自然就看上了楊清雲,從此,楊清雲就成了當地迫害法輪功的走卒,看到修煉法輪功的人在做什麼事,就向鎮政府打報告,向綜合治理辦公室告黑狀,使一些法輪功學員受迫害。

最近幾年,他聽說舉報一名法輪功學員,政府給獎兩千元,心就動了,手就發癢,迫害法輪功更賣勁了,逢年、過節、趕場,都在找煉法輪功的人。

有人曾經善意勸過他,給他講大法真相,告訴他煉法輪功的人沒有罪,是國家允許的,只是一部份人在迫害,不要做蠢事,他卻聽那些別有用心的人唆使,就是想要那點錢,非要做那些缺德事不可。

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七日上午九點鐘,法輪功學員王正芳到萬州區高粱鎮趕集,行走到新甸子時,楊清雲和地痞無賴李德發,綁架王正芳到萬州區高粱鎮派出所迫害。當惡警到王正芳家去非法抄家時,又將在王正芳家串門的二妹王正芬綁架。現王正芬被放回家,王正芳仍被非法關在萬州區周家壩看守所迫害。

迫害王正芳、王正芬姐倆之後,也就是半個月,楊清雲遭此現世報應,這天,他的孫子在他家的地壩玩耍,莫名其妙的從十多米高的岩上掉下去,腰部粉碎性骨折,住進醫院才兩、三天,就花了一萬多元,現在一個多月了,還住在醫院裡沒出來。

正如當地常人說的:爺做短把事,孫子遭禍殃,得那點賞錢,可把孫子害苦了。

由於中共的信息封鎖與極力掩蓋,相信法輪功真相得福報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的故事民眾所知甚少,通過破網軟體登錄明慧網就能閱讀到,真的是怵目驚心。從明慧網摘錄兩例因為迫害法輪功殃及兒孫的事例:

海南定安縣“六一零”(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主任王忠俊,先後把當地法輪功學員十多人非法送勞教,判刑,2003 年11 月,王叫嚷:“你們說的報應在哪?我抓了你們不少人,我還是瀟瀟洒灑、白白胖胖!”結果不出一月,其獨子因液化氣泄漏中毒身亡;2004 年5 月其妻跳井自殺死亡,家破人亡……

99年7月20日後不久,安徽省蚌埠市電視台記者和市以下各級邪惡頭目到一位離世的大法弟子家,把他女兒抓走;鄰居中有兩個人由於受中共媒體的邪惡宣傳,對著記者的鏡頭說了好多誹謗大法的話。結果不到四年的時間裡,這家人接連遭惡報:大孫子在2003年的大年三十離開人世;年初七他本人也離開人世;同年,這人的大兒子被過路的汽車軋斷了腿。另一個對著鏡頭誹謗大法的不久後得了食道癌,也離開了人世。

一位律師揭示了中共歷次政治運動的本質:“迫害得多,償還得也大,這個運動就是先整他,後整你,都是受害者。解脫他就是解脫你,你不害他,你也平安。可惜好多人眼光太淺,看不到這一點。”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受害最深的就是不明真相的善良民眾。法輪功學員為什麼能放下生死走出來講真相?就是因為法輪功學員看到了民眾被中共邪黨謊言毒害後的可怕後果。一個人,不管是被動的、主動的,只要頭腦中裝進“法輪功不好”的惡念,按照新宇宙的理,這個生命就被註定了要淘汰,那可是生命永遠的銷毀,是很可怕的事。在法輪功真相面前,人能升起正念,善待大法弟子,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改變被中共邪黨強加的惡念,這個生命就能得救;如果願意廣傳真相,讓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就是做了行大善、積大德之善舉,會得大福報的。“積善之家,必有餘慶。”後世兒孫也會得到大福報的。

人都希望一生平安,後世兒孫得福報,今天這個特殊的歷史時代,就是一個為自己及後世兒孫開創生命未來的大好機會。善待大法弟子得福報,追隨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一定會遭惡報,並且殃及子孫。“老話”不老,禍福吉凶盡在其中,願大陸的中國人三思而行之!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