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來信:第三章 專管(6)

雲昭


【正見網2015年05月11日】

六、世博會和上海來的
1
李萬年一到三大隊就當上了“四防”,一分錢沒花就戴上了紅袖標。
於愛江了解到,李萬年1999年曾在馬三家被勞教過,那時就當“四防”,他估計李萬年有管人、打人的經驗,就親自把他從一大隊挖過來。

專管隊需要更多的“四防”來加強對法輪功的管理,不得不讓有“管理經驗”的勞教不花錢就當“四防”,這樣一來,花錢買“四防”的就少了,財源明顯減少,於愛江著急了。過去管教大一年能掙小二十萬呢,現在做法輪功轉化只能得個名,落不著實惠呀。

於愛江把“四防”們叫到辦公室開會,那天晚上他值夜班,其他幹警都不在。
“你們心裡要清楚,是誰給你們減的期,是誰給你們安排的俏活兒!”
“四防”們不吭聲,心裡明白,於愛江又要“擠牙膏”了,又該給“鱷魚”上貢了,“鱷魚”餵不飽會咬人的。私下裡,於愛江被“四防”叫作“鱷魚”(諧音“惡於”)。

最後於愛江吹鬍子瞪眼睛,敲了桌子:
“你們有幾個人心裡裝著我的?告訴你們,既然我能給你們減期,我就能給你們拿掉!就看你們是什麼表現了。”
真是急了,這“鱷魚”晚上睡覺都張著嘴呢,李萬年在心裡罵著。

2
當“四防”沒幾天,李萬年被於愛江單獨談話。
於愛江暗示李萬年:在三大隊要想多減期,過得舒服,就要主動靠近他,“任何其他隊長你都甭搭理”。
李萬年明白,這要還不懂事兒,後果會很嚴重的。

擠出一副笑臉,李萬年趕緊表態:“於大您就放心吧,怎麼能不報答您呢,這點事兒我還不明白嗎?我也是在馬三家混過的,您放心,等家裡來接見,我讓我家人直接找您。”
“好,你可得對得起我。”於愛江拍了拍他的肩膀,又拍了拍自己胸脯,“什麼時候需要打電話找我!隨時可以打!”

李萬年沒想到,家人沒能按期探視,也沒給他寄錢。不知出了什麼事兒,答應於愛江的事無法兌現,他明顯感到於愛江生氣了,李萬年的心吊起來。

唉,這鬼地方,想想就憋氣。這次為了不被送到這倒楣地方,他在拘留所吞了一大把牙籤,當時拘留所乾的活兒就是包裝牙籤。沒想到他算計錯了,滿腸子牙籤,扎的他在地上直打滾,照相時卻照不出來,因為牙籤是木質的,白受罪,也沒“撞”出去,送到馬三家時,他還直拉黑水呢。不過,聽說有個吞鐵撐子的,馬三家給他動手術取了出來,腰上纏著繃帶也給送進來了,醫藥費還得自己掏!還有個跳樓的,腳筋都斷了,馬三家讓他家裡出錢,接上腳筋也送進來了。跟他們比起來,自己就算走運了,沒花錢就當上了“四防”,也該知足了。

不久,李萬年就知道家裡出了大事兒,一條狗把他閨女給咬了,閨女嚇出了精神病,治病就要花幾萬塊,家裡正籌錢呢,哪能顧上給他寄錢。李萬年心裡叫苦不迭,他一邊心疼閨女,一邊著急自己,真是禍不單行啊。

3
上海開世博會,倒計時六百天就開始了“嚴打”,和奧運一樣,主要是清理外地人。2009年上海抓了很多人,平時算不上什麼的小事兒都上綱上線判了勞教,本地關不下,上海只好到處送。

馬三家缺勞教,但不願意要上海人。過去發生過伙食不好,上海來的勞教集體絕食抗議的事兒,後來還發生過上海勞教控告馬三家警察收賄賂、賣減期的事兒,所以馬三家認為南方人維權意識比北方強,不願意要他們。

但這次上海不僅白送勞教,每人還倒貼八百塊錢,於是馬三家同意接收了。於愛江很快從上海接回了一批南方勞教人員。

吃過早飯,大廳里一片嗡嗡聲,李萬年監督上海來的勞教背誦“23號令”。九點多,有人舉手報告要解手。
“憋著吧。”沒找到隊長,李萬年不敢私自做主。又過了半小時,有人再次報告要去上廁所,實在憋不住了,李萬年只好帶他們去了。
剛回來坐下,只穿了條大褲衩的於愛江就趿拉著拖鞋,光著膀子,從大閘那頭橫晃著進了大廳。

“於大好!”哈著腰的李萬年馬上跑過去立正問好。
“誰讓你帶他們去廁所的?”於愛江沉著臉問。
李萬年吱唔說沒人讓去。
不由分說,於愛江上去就是一頓耳光,之後又連踢帶踹的,把他打翻在地。

他邊打邊罵:
“你這個小氣鬼!捨命不捨財,象你這樣不懂事兒的,我會讓你死在三大隊的。”
於愛江穿著拖鞋的腳踩著李萬年的腦袋:“我能整死你,你信不信?”
“信,於大,咋能不信呢,我信。”被踩在地上的李萬年忙不迭的說。
於愛江點點頭:“你信就行。”
見李萬年在地上抱頭不動,於愛江大吼:“起來!去給我面壁反省!”
李萬年趕緊爬起來,瘸著腿找自己的鞋。

接著於愛江雙手叉腰,對著新來的上海勞教開始了第一次訓話:
“跟你們講的好聽一點,你們現在唯一需要考慮的,就是怎麼樣一天一天從這裡熬出去,講的不好聽點,那就是你們要好好核計核計,怎麼樣活著從這裡走出去。”
說完,於愛江甩著膀子,趿拉著拖鞋回去了。

過了好一會兒,大家才緩過神兒來。接著大廳里又響起朗讀“23號令”的聲音了。沒人敢說話,誰都不敢抬頭,已經不需要監督了。
趙俊生在小凳子上繃直腰板,不敢扭頭,但是眼珠向右一轉,就看見了李萬年站著反省呢,鼻尖頂著牆,弓著的腰努力向上,挺的很直。

4
第二天,李萬年胖腫著耳朵就下車間幹活兒去了,趙俊生看見他的紅袖標給摘掉了。
是呀,需要考慮的是怎樣一天一天從這裡熬出去,還有一年多呢,怎麼熬呢?趙俊生看的明白,與管教大的關係決定了在三大隊的生存質量,也決定了在馬三家多呆一段時間或少呆一段時間。
上海來的這些南方人很快就摸清了三大隊的基本情況。

食堂里,趙俊生和老汪、老福等幾個南方人在一起嘀咕:
“知道嗎,李萬年才當了一個多月的‘四防’就被撤了,不花錢的免費‘四防’,袖標不好戴呀!”
“聽說以前花兩千塊錢能戴上袖標,現在漲價了。”
“錢不能隨便送,一定要送到於大手裡才管用。”
“怎麼給錢呢?”
“不能直接給,先把錢寄到秦隊長那兒,再由秦隊長轉給於大。或者,通過吳貴送上去也行。”
“沒錢上貢也能‘混得開’,就看錶現了。”
“想立功,可以當‘點子’呀!”
“聽說吳貴就是‘點子’,剛一來就‘積極靠攏政府’當了321,必須得小心著點,於愛江總叫他去辦公室下棋。”

“積極靠攏政府”當321,這事兒趙俊生是做不來的。他盤算著自己的處境,沒有多少錢,無法用錢來買俏活兒或買減期,自己能做的也就是別惹麻煩,低調做事兒,少得罪人。
食堂另一頭,有特權的勞教在買“小灶”。所謂“小灶”,就是警察食堂里的剩菜,折籮在一個大盆里,拿過來賣給勞教,十五塊錢一份。
“鬼地方,吃點剩菜都得走後門!”

5
趙俊生一來三大隊,就奇怪,法輪功專管隊怎麼這麼多殘疾人呢?上食堂吃飯時,有一瘸一拐的,有拖著腿走不動路,一點一點往前挪的,還有被架著去的。
他原以為李明龍就是個殘疾人呢。
老汪架著李明龍去食堂,李明龍看起來好像中風的樣子,站不住,哆嗦。
吃飯時,老汪、趙俊生、老福和劉二喜幾個上海來的又嘀咕起來。
老汪說送了於愛江七千元,才當上了“四防”,剛剛從車間調進特管室看管李明龍。
劉二喜說,下個月老婆接見時也會帶錢過來。
“聽說吳貴是走了‘水路’(利用男女關係進行賄賂),讓他姐姐找了於大……”
“看,隊長又帶馮軍去小賣部了,這傢伙從來不吃食堂的飯,月月拿紅旗,這回的‘標兵’肯定又是他了。”

李明龍正呆呆的看著自己的飯盆,精神顯得不太正常。說起李明龍,老汪看看周圍,低聲說,於愛江“很不人道”,“給他(李明龍)上抻床抻了好幾個小時,腿筋都拉傷了,現在讓我們天天幫他鍛鍊呢!”
趙俊生很驚訝,原來李明龍“不是殘疾人”,是“上抻床抻的!”
“那個‘小法輪兒’也不是殘疾,是抻床抻的胳膊舉不起來。聽說他是和他媽一起去天安門打橫幅被勞教的,他媽關在女所……”
“梁凱也不是殘疾,也是上抻床抻的……”
“抻床是什麼呀?”
“就是你睡覺的那個架子床,床板一卸就是抻床。”
“啊!?……”

6
第二天,趙俊生和老福突然被叫到於愛江的辦公室。
一進辦公室,他們就看見老汪單膝跪地,耷拉著腦袋。
於愛江瞪圓了眼睛,劈頭就問:“你倆昨天在食堂聽見他說什麼啦?”

壞了,一定是有人打小報告了。趙俊生心裡連喊倒楣,怪不得早上起來右眼眉就跳個不停,果然沒好事兒。
接著,於愛江把老汪一頓暴打。看著哭天喊地的老汪,蹲在一旁的趙俊生低下了眼睛。
“你倆都給我睜大眼!好好看著!”於愛江吼道。
他倆趕緊抬眼繼續觀看,一動不敢動。

一定是劉二喜告的密,這個唯利是圖的小人!他居然把一起從上海來的也給告了。
最後,於愛江打累了,說:“你們三個都給我滾回去!”
趙俊生腿都蹲麻了。

自從老汪被告密以後,比較抱團的上海幫,互相之間就很戒備了,湊在一起說話不僅要避著吳貴,也總是小心著劉二喜。
“誰能想到劉二喜是321?不一定還有誰是321呢,動一下舌頭都可能被人聽去,撇個嘴可能都有人看著,以後說話可要留神啊!”

表面上不露聲色,趙俊生每天都叮囑自己:千萬別出什麼麻煩,一定要好好活著,早點從馬三家出去。

一天,老福在廁所興奮的告訴趙俊生,“馮軍回家了,樓上可能缺‘四防’了,沒準調你上去管張良呢。”
不久,趙俊生就被於愛江從車間調到了樓上庫房,看管張良。

7
過去都想當“四防”,現在李萬年可就不這麼想了。
拉關係、獻殷勤、看警察的臉色,這還不算,在三大隊還必須違心的打人,這種生活就像太監一樣,也沒啥意思。
當“四防”就得上貢,至少給當班警察一天一盒煙吧,自從北京、上海的(勞教)來了之後,上貢的煙都是十幾塊以上的,警察的胃口越吊越高,十塊錢以下的煙根本看不上眼。李勇就說,別人給的我一般都不要,你看我的煙,李勇掏出來的都是好煙。

一盒玉溪,再加上一根香腸、一瓶飲料,班班都這樣,得花多少錢呀,再說,上貢也不一定能減期。
吳貴經常給想送禮的牽線兒搭橋,他常說,在三大隊光給錢不一定能得到減期,還得配合警察協助轉化法輪功。
“這樣的‘四防’,是叫人捉了土鱉(東北方言,指“花錢買罪受”),還不如下車間幹活呢。”

自從下了車間,李萬年也樂得幹活兒。可是,最近為了加快生產進度,車間裡把凳子都收起來了,只能站著幹活,一天站十多個小時,五十多歲的他還真是吃不消。
而且於愛江的眼神兒老讓他感到不安。
朝不保夕啊,頭上就像懸了把劍,隨時就可能掉下來,天天這樣熬著太受罪啦,李萬年盼著家裡能寄點錢來,有了錢,心裡能踏實點。
錢終於到了,在一個接見日,家裡來人給李萬年存了兩千塊錢,由高原代管。李萬年琢磨著,趕快把錢取出來,買幾條玉溪煙,趕緊上貢。

8
一天,李萬年正在檢驗縫紉活兒,一個矮胖的黑影在他旁邊停住了,是於愛江。
玉溪煙還沒送到“鱷魚”嘴裡,是不是又要找我麻煩了?李萬年心裡直打鼓,那次被於愛江打的耳骨骨折,留下的傷疤現在還痒痒呢。
在外面偷東西都很少慌張,可在三大隊,李萬年一看見於愛江心裡就撲騰,這個“三大隊的爺”,不聲不響就能決定一個人的命運。

沒想到,於愛江是調他回去當“四防”,讓他上樓看管張良,樓上缺人。
李萬年不想去,他對於愛江說:“於大,還是讓我在下面幹活兒吧。”
於愛江一瞪眼:“什麼?你想幹啥就幹啥?這是什麼地方?由了你了?!”
在別的大隊可以不當“四防”,在三大隊不想當都不行。

於愛江帶李萬年上樓,路上對他說:
“他就是你的敵人,也就是你的仇人,如果讓他舒服了,你就該倒楣了。你能懂我的意思嗎?”
進了庫房,李萬年看見了掛在床鋪前的張良,形像就像耶穌掛在十字架上一樣。

9
他已經觀察好幾天了,水磨石的水槽邊有一個棱,非常鋒利,把手腕壓在上面,使勁一划,准能把脈割破!
早上洗漱的時候,對著水龍頭漱口,余曉航就這麼想,一了百了,他真想死啊。
水從管子流下來,落到盆里,又一點點漾出來,水盆滿了。余曉航最後還是撐起手臂,把臉浸到水盆里,他沒有勇氣。
從此,他特別佩服那些敢自殺的人,“想自殺也得有那膽兒啊。”

每隔兩三天,他就遭一頓暴打。
在外面挨打,在新收六大隊挨打,在一所三大隊余曉航還是挨打。小小年紀,他總是習慣性的皺著眉,耷拉著嘴,聳起窄窄的肩膀,災難隨時會降臨,他躲不開,也抗不住。

大閘那邊有了響動,他全身繃緊,耳朵仔細辨別著筒道里的聲音:警察交接班了。
又是李勇的班,余曉航的心突突起來。每次李勇上班,都是先上樓收拾他一頓,然後再下樓去吃早飯。有時余曉航就想,一次打死就算了,但每次打完之後,過幾天李勇還過來,總能找到打他的理由,沒完啊。
李勇愛穿板鞋,脫下鞋,用板鞋的立面砍人,打完再穿上。
如果他穿皮鞋,皮鞋總是最亮的,走路輕的很,不知什麼時候他就站到了你身後。
“象鬼一樣,穿皮鞋走路怎麼會沒聲兒呢?嚇人啊!”

李勇乾巴瘦,但有一個小肚子可以腆起來,他走過來了,腆著小肚子,沒有笑容,眼睛在眼鏡片後面變的有一點點大,他觀察人非常仔細。有一次,一個法輪功學員腳上的板鞋被他發現多了一道白邊,他上去就給扇了幾巴掌,因為他看出這鞋是家裡送進來的,不是從小賣部買的,小賣部的鞋比外面的貴,隊里就靠小賣部掙錢呢。

車間裡,只要李勇值班,“四防”們都多長個眼睛,一點兒小事李勇就來硬的,誰都怕李勇。有一次他打一個“普教”,叫他用膝蓋跪著走,那個“普教”就在車間過道跪著走了一圈兒,最後把頭都磕到地上了。
還有一次,余曉航撞見李勇打一個法輪功學員,他聽見李勇蔫蔫的說:
“你死了我也能把你換成錢。”
嚇的余曉航心驚肉跳,“人死了怎麼還能換成錢啊?”

10
剛到三大隊,李勇就找余曉航“談心”,因為他是負責思想教育的幹事,定期“談心”,就是警察給勞教們做例行的思想教育。
李勇關心他,問他家庭情況,“家裡有人管嗎?”沒人管是榨不出油水的,“父母做什麼的?收入多嗎?”

最後,李勇讓余曉航放心:
“小伙兒,以後呢,看看,缺啥,你找我,有什麼事兒呢,只要我能做的,有減期我一定想著你。”
“好的,謝謝李幹事。”

余曉航明白,這是要讓他上貢呢,可他知道家人在外面正給他找關係呢,再等等吧。
沒想到家人找到的是高原的娘家人,拐彎抹角送了禮。託了高原的關係,余曉航當上了“四防”,管監舍衛生。

錢沒送到於愛江手裡,麻煩可就大了。於愛江找茬兒打過他兩回,已經很少了,李勇打他也是替於愛江出氣呢。余曉航家人月月都來看他,上次他哥還給他送來一條中華煙,於是李勇認為余曉航家裡是有錢的,怎麼就打不出錢,榨不出油水呢?李勇當然生氣。後來那條“中華”就扣下沒給他,余曉航哪裡還敢要。

一天早上,李勇檢查衛生,專門對余曉航分管的監舍檢查。
一個個疊好的“假相被”被李勇拽到地上,“不合格!”

余曉航跟在後面,跪在地上一個一個的整理。噴上水,反覆捏拽被子的邊角,都快捏熟了。他覺的差不多了,就回去睡覺了,因為他前一天晚上值的是夜班。

李勇發現余曉航回去睡覺了,進屋一把從上鋪把他拽下來,打了他半小時,然後叫他到辦公室去寫“檢查”。在辦公室李勇又抄起辦公桌下的板鞋,抽打余曉航的後腰和脖梗子,肉都打爛了。等於愛江來了,他倆又一起用電棍電他,他不停的哀嚎著,最後連求饒的力氣都沒有了。

晚上收工後,看到血肉模糊、渾身是傷的余曉航,同監舍的人都哭了,有個法輪功學員掏出藏在被窩裡的餅乾,“你吃吧。”
很大的鐵片餅乾,雖然沒有什麼味兒,但那可是好東西,只是余曉航吃不下,他抽嗒著,話都說不出來了。

11
直到家裡終於把錢送到了於愛江手裡,余曉航才安穩的坐在廁所門口。從此他就在三大隊看廁所了。

廁所里有個舉報箱,那都用不著看,沒有人往裡投舉報信。

白天,大家在廁所里偷偷找機會說話。因為於愛江怕法輪功學員互相交流,不許在廁所說話,但余曉航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晚上清閒,因為夜裡十點鐘至次日凌晨五點之間,三大隊禁止法輪功學員上廁所,這是於愛江規定的,理由是防範法輪功學員逃跑。

清早就忙起來了,憋了一夜,勞教們一大早就急著上廁所,還有拎著暖水瓶或者礦泉水瓶倒尿的,那也是要排隊的。

12
十七歲的小崽兒也當上了“四防”,接替老汪管李明龍,老汪嘴不嚴,“四防”最終還是給撤掉了。
小崽兒沒上貢,但機靈的很,手腳勤快,眉眼都會說話。過去總拿車間的膠條給隊長的警服沾毛毛,隊長一下班,他就端著一大盆警服吭哧吭哧的洗。現在,他喝上了隊長涮火鍋的剩湯,腰杆也硬了。因為給隊長擦皮鞋,他把自己的鞋也拾掇的很乾淨,在筒道走起來洋洋得意,他是於愛江的寵兒。

李明龍上廁所來了,走路象腦血栓後遺症一樣。
進了廁所,小崽兒一般先不讓李明龍解手。
“先練練蹲起”,小崽兒命令他,李明龍蹲下去很困難。
“別裝,蹲!”
警察認為李明龍的腿是“裝的”,讓小崽兒幫他“鍛鍊”。
於是,為了解個手,李明龍一會兒蹲下,一會兒站起來。
最後李明龍在廁所里小便失禁,褲襠濕了。

一天,李明龍瘸著腿嗚咽著從特管室跑出來,余曉航聽見他嘟囔:
“他打我!他打我!”
李明龍跑到值班室求助,值班的是秦偉利。余曉航看見瘦瘦的秦偉利劈頭蓋臉就打了李明龍一個耳光,然後慢悠悠的說:
“誰打你了?我打你了嗎?誰看見我打你了?有人證明嗎?”
余曉航趕緊扭頭裝作沒看見,他聽見李明龍嗚咽的更厲害了。
隨後,追出來的小崽兒就把李明龍拖回特管室。
門被關緊了,聲音還是傳了出來,他聽見小崽兒逼他罵李洪志,逼他罵自己的父母。怎麼能逼人罵父母呢,余曉航就做不到。

李明龍再進廁所時,拉屎就蹲不下了。
“蹲下!”小崽兒踩他一腳,李明龍就慘叫一聲,小崽兒又踩一腳,就又一聲慘叫,最後李明龍蹲下來了。
“噁心死人!”小崽兒對著解完手的李明龍嚷嚷起來。
李明龍沒有手紙,小崽兒不許任何人給他手紙,李明龍只好用水洗。

13
吳貴哼著小曲兒,樂顛顛的從大閘那邊回來上廁所,一股濃烈的煙味,他又被於愛江叫去下棋了。余曉航想,准有人又倒楣了,他每次去下棋都打“小報告”。

果然,一個叫做老郭的法輪功學員被吳貴“匯報”了,老郭“私自串換物品”,給了李明龍一包手紙,違反了《勞教人員生活規範》。

第二天,就聽見於愛江在筒道里訓斥老郭:
“你是在支持反改造分子,和政府對著幹,你假裝同情、偽裝善良,你的行為是要嚴懲的!”
接下來,老郭被罰坐小凳子一個多月。

這個老郭經常違反規範,上一次他在筒道遇見李勇,就被李勇打了兩個耳光:因為他“沒有向警察大聲問好”。“23號令”里有明確的規定:第二條、遵守社會公德,講究文明禮貌,……

不挨打,不挨罰就是幸福了,余曉航安慰自己,過一天少一天吧。
“透露感情,暴露思想”是危險的,親近、同情法輪功就更危險,所以不能和法輪功學員太靠近,不一定哪個321就給打了小報告,劉二喜這個321現在也在筒道里值班了,嘰嘰喳喳蹦蹦噠噠的,必須長心眼啊。

一天,余曉航去庫房送行李,看到桌球案子下,露出兩隻胖腫的腳,踩在鞋子上。他知道案子後面的人是張良。上次他見過張良被灌食,這次看來又因為什麼給掛上了。

動不動就給人掛上幾個月,誰不害怕呢,如果是正常人,一天都受不了啊,何況是幾個月,嚇人啊!余曉航認為張良有點較真兒,但他心裡還是佩服這樣的人。

他很想把自己的一雙大號毛襪子送給張良,他掏出了襪子。
猶豫了一下,余曉航還是把襪子塞回了行李,余光中,他發現劉二喜在門外看著他呢。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

連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