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來信:第四章 回家(3)

雲昭


【正見網2015年05月16日】

三、宣誓欄扔到了垃圾堆

1

自從妹妹接見後,張良就被允許正常吃飯了,但雙手還是銬在“死人床”上。

張良所有的活動,都在“死人床”上進行,“死人床”就是他的家。

胥大夫戴好聽診器,手握氣囊,向袖帶內打氣,再慢慢放開氣門,看著水銀柱的刻度,最後他說,“身體虛弱,缺鈣,給他曬會兒太陽吧。”

於是李萬年就把“死人床”推到靠窗的地方,那裡有陽光。

四月,太陽照不到的地方還有灰白的殘雪,已經是春天了。

佛教音樂在筒道里響起來。

“孫隊長的班”,李萬年咧嘴笑了,這個音樂也說明於愛江和李勇今天都休息。孫隊長一來就用手機放佛歌,他說他放的是“清淨法身佛”。

孫隊長值班的時候,整個一天都是放鬆的,可以聊天,可以隨意看窗外。孫隊長總是笑眯眯的,他信佛教,自己說,“信佛之後脾氣才好了,以前也造業呀。”

原來,戴著一串佛珠的手過去也是經常打人的。

孫隊長愛聊天。他說,他一家三代都是警察,父親是警察,開始自己不願意當警察,結果還是當了警察;他兒子也不願意當警察,現在也幹上這行了,沒有更好的出路,警察好歹是國家公務員呢。

孫隊長還願意聊解放前。

過去長工給地主幹活兒,“大豆包隨便吃”,地主自己卻很節儉,“一塊臭豆腐吃一個禮拜”,那時候的地主,修橋、補路、辦義學,盡做好事兒。

有一天,又是孫隊長的班兒,他進屋之後,解下張良的一副手銬,拿走了,然後叫人把“死人床”也給推走了。

從此,一隻手單銬在床立柱上,張良可以坐在床邊了,每天還有兩次放風時間,可以在室內活動活動,晚上也可以在床鋪上睡覺啦。

2

“吳貴把你的尿給喝了!”

回到房間李萬年就對張良說,他捂著嘴,一臉壞笑。

剛才,他正準備拿張良的尿瓶去廁所倒掉,沒想到一出門,就撞見吳貴拿著尿瓶仰脖往嘴裡倒呢,接下來,吳貴呸呸的直吐。

李萬年假裝關心:怎麼了,沒事兒吧?心裡暗喜,調理吳貴的計劃成功了!

原來,李萬年故意把一瓶尿放在門邊,結果吳貴上套了,對著尿瓶喝了一嘴尿。

吳貴愛貪小便宜,上次他拎起門口的半瓶冰紅茶,擰開就喝,李萬年當時就想著調理他了。

這下李萬年可解了氣。吳貴現在混成了筒道長,吃上了折籮菜(警察的剩菜),還有跟班的給他洗碗、泡麵,“象總管太監一樣”,但還是改不了愛貪小便宜的毛病!

幸災樂禍的李萬年又把門打開一條縫,想再看看吳貴的笑話。

“把門給我關上!”

外面傳來於愛江的公鴨嗓兒:“以後沒事兒不許開門!”

嚇的李萬年趕緊把門合上了。

他捂著嘴,小聲對張良說,你和魯大慶在特管室和庫房就這麼一呆,就像卡在於愛江嗓子眼兒里的一根刺,咽不下去,又吐不出來,真叫難受,而且他每天上班還必須經過這兩個門!

3

於愛江確實進哪個門都難受,特管室里的張良是睜眼不看他,對面庫房裡的魯大慶乾脆是連眼睛都不睜。

“認個錯,在宣誓欄上籤個名兒就讓你下來。”

魯大慶閉著眼。

於愛江繼續說,“你還想怎麼樣,我在這兒一手遮天,你把我搞成這樣了,你還想咋的?”

魯大慶還是緊閉著眼。

“明白不明白?什麼條件都沒有!認個錯,就讓你下來!你要回家了,下來恢復恢復身體!”

最後,於愛江長長的運了一口氣,看著不睜眼的魯大慶說:

“你掛在這兒,我比你還難受呢。”

於愛江怕魯大慶長期上“大掛”造成肌肉萎縮,命令兩個“四防”強行攙扶魯大慶走路鍛鍊,“解教之前必須恢復身體!”

從此,魯大慶的《幫教日記》上,除了記錄每天幾點上廁所、幾點吃飯、幾點睡覺、血壓多少等情況之外,又多了一項:每天鍛鍊多少分鐘。

五月,天氣暖起來,魯大慶凍裂的手開始痊癒,他每天都能曬一會兒太陽了。

日復一日,魯大慶已經被掛了快八個月了。

4

“於大好,於大坐會兒吧。”

於愛江進了特管室,李萬年照舊殷勤的寒暄著。

坐哪兒呢?坐哪兒都不合適。

張良現在是銬著一隻手在床上挺挺的坐著,如果於愛江坐下,就和張良平起平坐了,這讓於愛江很沒面子。

於愛江就站著,但站著面對坐著的張良,於愛江怎麼都覺的身份顛倒了,本來警察是坐著,勞教人員應該是蹲著的。

張良照舊還是不看他。

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於愛江訕訕的走了。他是越來越怕進這個門了。

5

一天,李萬年打飯跑回來,貼著張良的耳朵說:

“於愛江辦公室的抻床給抬到樓下,鎖到一樓的庫房裡了!”

又過了幾天,李萬年回來興奮的說,剛才打飯時,看見幾個人把宣誓欄卸下來,“扔到樓下垃圾堆了。”

不久,李萬年又回來告訴張良:“大廳里正摘標語呢,沒有標語了!”

早上出工時,張良聽到樓下隊列的口號換了,把污衊法輪功的口號改成簡單的一二三四了。

很快,“法輪功專管隊”改成普通勞教大隊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

連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