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那些善惡有報的故事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5年05月12日】

(一)善有善報

同事甲:1999年中共開始在電視上全面誹謗、污衊“法輪功”時,我和她說電視上所說的有關“法輪功”的事,都是假的,是造謠,是蓄意傷害。她說:“我不相信那些造謠中傷,而且那些節目嚴重打擾了我的正常生活,打開電視,所有的電視台都在一遍一遍地嚼那些東西,找不到一個正常的節目看,我很煩它們。”結果,這個同事出人意料地找了一個好對像,不久她對像又給她找了一份好工作。不久她就離開了。周圍的同事都羨慕她。

同事乙:他是我們厂部辦公室主任,一天,派出所的人來,要到我家查訪,他趕緊找人把他們引到辦公室喝水,然後把我叫到一邊,掏出手機遞給我說:“趕緊告訴你家裡人把書放起來。”結果,警察一無所獲。不久,這位同事升為副廠長。廠裡的一些權勢中層還不服氣“他憑什麼當廠長?”豈不知“人在做天在看”,善惡有報是天理,這是任何人任何組織都超越不了的。

同事丙:他是我們廠的後勤兼門衛,有一次,他陪我去給車間採購裝修材料,開單據時,他問我:“咱可不可以帶出咱的飯錢。”我回答:“按照我的信仰不可以。”他笑了:“我信你,你們都是好人,我尊重你。”後來有一天,他告訴我一個事:“今天派出所的來找你,我不給他開大門,他說他是派出所的所長並要拿證件給我看,我沒看,我就開玩笑的和他(所長)說,你說你是所長,我怎麼知道是真是假,我怎麼知道你的證件是不是真的,這年頭啥都可以造假,大家都在正常的工作,你就不要老來打擾了。你若是真警察,你就應該去多管管那些真正的壞人,然後那位所長悻悻地走了。”聽後,我笑著說:“你真行啊!”企業倒閉後,我們各奔東西,幾年後,我們再見面時,他又和我說:“我孩子上班了,在編的高中藝術老師,沒找人自己考上的,全市只招一個,也巧了,監考老師是外地的,別人找的關係都用不上,監考老師說一看俺孩子就是經過專業訓練的。”

(二)惡有惡報

同事丁:中共導演“天安門偽火”後,他便當眾嘲笑:“應該冒白煙,怎麼冒黑煙呀!(縱火者劉葆榮的話)”我趁機給同事們講:“那自焚者一看就不是學‘法輪功’的,因為我們師父說了‘自殺是有罪的’(注),而且那個王進東的打坐姿勢,手的姿勢都不對。‘法輪功’打坐都是雙盤,而且所有動作的要求都是緩慢圓的,你看那個王進東兩條腿抬的像高射炮,手的大拇指還翹著。”於是,身邊年長的同事就指責他:“你別笑話人家啦,別玷污了人家。說點別的不好嗎?”不久,這個同事身上開始起白癜風,花錢到處看也看不好,他才二十出頭。

女人戊:她是一家私營旅店老闆娘,她的旅店是本市的一處“洗腦班”,當她明白真相後,她告訴大法弟子,她的小孫孫出生後很可愛,全家人都很高興,可是剛滿月因為受風感冒,好好的就死了,這一定是遭到惡報了。之後,她經常對那些看管大法弟子的協警說:“他們都是好人,快讓他們回家吧。”協警們答:“這個,我們說了不算啊。”她就著急地催促:“那你們為什麼不催,你們說的好點不就行了嗎?為什麼只知道等?”說的那些協警都低頭不語。有時,她一看幫不上大法弟子的忙,就在一邊暗暗垂淚。

“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願天下人都能敞開心扉了解真相,遠離邪惡,支持善良,為自己創造美好未來。

註:《雪梨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