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了我

遼寧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5年05月24日】

我家姐弟妹七個,我最小,生我時父親已經五十歲了、母親四十三歲了。有可能是父母歲大生的我,一出生就有病,三天兩頭就得打針吃藥。因住在山溝裡,交通不便,母親又是裹小腳,走路只能邁小步,為給我打針看病,每天抱著我往返走很遠的路,可謂是吃了不少的苦,受了不少的累,操了不少的心。好在姐姐、哥哥身體好,等我大一點時,姐姐和哥哥輪著抱我去看病,減輕一點母親的負擔。

上中學時,一個同學要我的座位,沒給她,到了中午,她動手打了我。我因生氣,頭疼的歷害,好幾天沒有上學。打那之後經常頭疼,勉強的念完了中學。挨打的事我沒讓母親知道,父親剛去世,母親帶著我們七個不容易,不想再讓母親難過了。後來頭疼的越來越歷害,我才告訴了母親,母親非常寬容,沒有怨恨打我的那個同學,也沒讓她給我治病。

因身體不好,累活幹不了,三嫂、母親和我經常鬧矛盾,三嫂說我,母親不願意聽,就和三嫂打架,我聽到了看到了更難受了,病情也越重。後來大哥大嫂把我接到他們那裡治病。經檢查,是腦神經痛。治病當中,晚上睡覺開窗戶,又受風了。一開始是肩痛,後來發展到整個後背痛,象背一塊大石板。

一年後,因想家、想母親又回來了。回來後還是因為我幹不了活,又開始生氣,我的胃也開始疼,硬的、涼的、辣的都不能吃,加上貧血、月經也不准,月經來時,腰、肚子都疼,真是苦不堪言,度日如年。所以,說話聲音很小,也不願上人多的地方去。

因自己有病,快三十歲了也沒找對像,母親又開始為我的婚事操心,怕她走後沒人管我。後來經人介紹和現在的先生成了家。成家後也沒小孩。

三十一歲那年的十一月份,我到大姐家串門,外甥女說:“老姨!我村上有很多人煉法輪功,他們很多人有病,煉功後都好了。”聽後我動心了,也想去,但怕別人誤認為我有病,我對外甥女說:“那你帶老姨去,我有病怎麼治也治不好,都三十年了,這麼好的功法,我去學還不花錢,哪找去呀?”

吃完晚飯,我倆就來到了煉功場,人還真不少,有好幾十人在煉功,我倆到了跟著學,同修很熱情,動作不標準,他們認真的教。三個晚上五套功法我都學會了。當時我沒有請到寶書《轉法輪》,沒事時我就煉功。有時煉動功,有時煉靜功,沒有煉功音樂,煉一會就停下來,也沒嚴格要求自己,當時也不知道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可是慈悲的師父就管我了,臘月我就懷孕了(當時不知道)。三月,姐姐同修給我請了寶書《轉法輪》。我看一會兒就困的不行,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只好睡覺。不看就不困。後來學法才知道是師父給自己淨化身體。

師父說:“有的個別人還會睡覺的,我講完了他也睡醒了。為什麼呢?因為他腦袋裡邊有病,得給他調整。腦袋要調整起來,他跟本受不了,所以必須得讓他進入麻醉狀態,他不知道。”(《轉法輪》)打那以後,腦袋疼等纏人、又難去的病竟全好了。

三十二歲那年,我生了一個白白胖胖、非常健康的兒子。兒子出生後,從小長到大沒打過一次針、也沒吃過一粒藥。更神奇的是,兒子生下來之後,我奶水特別足、特別好,每天都吃不了,直到兒子斷奶前,從沒餵過奶粉。

我身體的健康,是師父救了我,是師父給的,我用人間的語言也表達不盡師父的恩德。

叩拜師尊!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