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神醫朱丹溪(下)(四文)

羅真

【正見網2015年05月27日】

五、治“棺材病”

金華縣城裡,花花公子施王孫,一天,強搶民女方姣仙,逼迫成婚。方姣仙寧死不肯拜堂。施家只好暫時把她安頓在一間冷屋內。空守了一夜新房的施王孫,第二天渾身發癢,臉孔越來越腫。不知何病!

朱丹溪被請,來到病人住過的新房,一會兒就判斷出病因來了。但他知道這病人歹毒心邪,就對施母說:“你這兒子得的叫‘棺材病’,不用吃藥,只要做到兩條:一、將未入洞房的媳婦,立刻退掉,連同妝奩,讓她帶回;二、砍十六根杉樹,做成棺材一具。讓他(花花公子施王孫)睡進去,粥飯也送進棺材裡去吃。三天後,保他全好。”施家照辦。三天後,那個花花公子的病,果然真好了。

後來,朱丹溪的一位學生,去請教先生。朱丹溪悄悄對他說:“惡人得了病,理該先治其惡,後治其病。此病乃是‘漆疔’。是接觸到那套新漆的妝奩物品,而引起的。其實,‘漆疔’一般只需用新鮮杉樹皮,煎湯洗身,就會好的。我安排他睡三天棺材(砍十六根杉樹做成),效果不也是一樣的嗎?”

六、冷水潑頭

有個農民,患了肺痛病,服藥無效。金華地區的管元德醫生,把老師朱丹溪,請來診治。朱丹溪和管元德磋商一番,就叫病人脫去上衣。他將一根長針,對準病人的肺部,正要刺下去,見病人泰然自若,就向管元德,使了個眼色。管元德從背後,將一盆冰水,潑在病人的頭上,病人不禁打了個寒戰。說時遲,那時快,朱丹溪已經對準病人的肺部,扎了進去,針一進去,立即拔出。不多時,膿血全部排盡。

病癒後,農民問起“冷水潑頭”的事。朱丹溪說:“因為這肺痛部位,就在心臟的邊上,稍不留意,銀針刺著心臟,你就沒命了。突然倒下冷水,讓你大吃一驚,心臟就會突然收縮,把心往上提。我趁此機會扎針,就絕不會傷著你的心臟。手術也就成功了。

 七、明欺暗幫

有一天,朱丹溪出診。在城門外,見一個流氓,用扁擔狠狠地朝農民後背腰脊處,打去。只聽得農民一聲慘叫,霎時臉孔蠟黃,跌倒在地。

朱丹溪立即分開人群,衝上去,接住打手的扁擔,制止他,以防再打。但自己卻抬起腳,朝農民受傷的腰脊處,踢了一腳,說:“算了,算了!”

圍觀的人們,大為驚訝,不知何故?

流氓見自己得了便宜,占了上風,揚長而去。

跌倒在地的農民,站起來,痛斥朱丹溪。朱丹溪見他自己能從地上站起來,便微笑道:“不要急,我問你,當時挨了一扁擔,馬上跌倒在地,是否耳朵裡發出嗡嗡之聲,下肢一陣麻木?”農民點頭說:“是,是。”

朱丹溪說:“我踢你一腳,是因為你的腰部,當時已經受損、移位,如不及時復位,將會引起終身癱疾。我踢了你後,又感到怎樣?”

農民一想:對呀!不是反而能站起來了嗎?原來這一腳,是替他治傷的啊。當下連連謝恩、賠罪!

朱丹溪用藥替他敷貼,另外還給了他一些藥末。不幾天,那位農民的傷勢,果然痊癒。並未留下後遺症。

八、收下稻穀救窮人

義烏鎮上的汪財主,生了個“對口”(生在後頸,因那個瘡口,正對著臉部的嘴,故俗稱“對口”),請了許多醫生治療,都不見效。他知道朱丹溪不願為財主看病,就扮作叫化子,躺在朱丹溪經常走過的路上。

朱丹溪見“叫化子”頸後的“對口”患處,已經發青,充滿淤血,心想:用針挑呢,只怕淤血一時難以排盡,施藥也不會見效。

他靈機一動,在水田裡抓起三條螞蟥,放到瘡口上。只見那三條螞蟥蜷曲了一下,便叮住瘡口,拚命地吮吸起來,病人的淤血越來越少了。

這時,朱丹溪半開玩笑地說:“如果你是個財主,那麼,醫好這個‘對口’,少說也得稻穀五十石,說不定還得拖上兩三個月,才能收口呢。”

七天後,汪財主的“對口”好了。叫人挑來五十石稻穀酬謝。

朱丹溪這才恍然大悟。不過,他還是心安理得地說:“我能叫財主裝叫化子,也不錯呀!許多窮鄉親,正需要這些糧食去接濟。稻穀當然照收不誤,用濟窮困。”

正是:
神傳文化的確神,
出人意外實在靈;
銀針飛舞光灼灼,
慈腳踢踩訝驚驚;
莫名其妙病己除,
恍然頓覺神志清。
敬信神明增福祉,
眾生皆謝主佛恩!
 

(均據《淵鑒內函》)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