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到盡頭時大法救了我

黑龍江省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5年06月17日】

我今年五十六歲,家住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在二零零五年我被醫院確診為乳腺癌,得了癌症就意味著人將死亡了,我上有老下有小,一時間天象塌下來一樣,誰能救了我的命啊?我求天天不語,問地地無聲,就在我走投無路、生命到盡頭時,是法輪大法救了我,李洪志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給了我一個完整的家。

在二零零五年年初,我被醫院確診為乳腺癌,當時我剛四十六歲,父親去世的早,母親一直和我生活在一起,大女兒在上大學,小女兒上初中,我想自己死了這一家人怎麼辦呢,孩子們咋過啊!那時我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我哭啊,哭啊,我想為什麼會得這個病,老天為什麼對我如此的不公。

我做完手術後第一次化療回家,我身心都特別痛苦。我娘家有個學大法的妹妹,她告訴我說:“姐,煉法輪功吧!只有大法才能救了你。”以前我也知道法輪大法好,但因為忙於工作,並沒有走入大法修煉,如今我真是無路可走了,我生命到底還有多長,還是未知的,我就這樣死了,連法輪大法的書都沒看過,實在是太遺憾了。我就對妹妹說:“我煉!”就這樣,我走進了大法,走上返本歸真的路。

第二次去化療,我帶上寶書《法輪大法義解》出發了,在醫院我有時間就看書。我跟很多病友說:“咱們都學大法吧,自己的生命自己說了算,不要管別人說什麼。”由於我當時剛看大法書,對大法還不太了解,還有很多執著心放不下。我又去醫院做了第三次化療,當時我上吐下瀉非常痛苦,有時我正嘔吐的時候又拉到了褲子裡了,那種滋味沒親身經歷過的人是難以想像的。

第三次化療回家後,我不斷的學法,明白了化療對我並沒有什麼用,人得病都是業力所致,是在痛苦中償還業債。明白法理後,我決定再也不去化療了,我想我就在家看書,煉功,我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這樣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無論是在走路、做飯時我總是在念:“法輪大法好”。

開始我身體翻身都很難,身體一動乳房就開花,就淌血淌膿,在我看大法書、煉功中不知不覺中我的乳房全好了,一點後遺症都沒有。

這神奇的事情是從我確診為癌症到第三次化療結束,僅僅三個月的時間,我就能上班了。別人看到我都覺得太不可思議了,一個得了癌症手術化療的人,應該滿面痛苦活不起死不起的,可是我卻洋溢著得到大法的喜悅。我僅僅三個月就上班了,而且什麼活都能幹,跟好人一樣,我們那塊兒沒有一個人不知道我的,得癌症三個月就上市場幹活去了。

當時我是帶著對大法師父的堅信及正念去市場上班的,我是幹個體的,來到我這兒的客人我都儘量讓他們退出黨團隊,那時我跟誰都講法輪功真相。剛開始,我並不是很明白為什麼發正念、發九評和發真相資料,甚至為什麼三退我都不是特別清楚,但是我知道只要是師父讓做的,肯定就是對的,而且我就要遵照大法去做。

我時時都沐浴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中,每天堅持學法、煉功、講真相,有偉大的師父呵護著,我深感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那時我總在想,不吃飯也行,不睡覺也行,不學法煉功就是不行。從學大法到現在的十年裡,我一粒藥也沒有吃過,身體非常健康,什麼重活累活都能幹。在師父的精心安排下,自我走進大法修煉以後,家中三十四個親人全部明白真相三退,十多位親人相繼走入大法修煉,感謝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謝謝慈悲的師父。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