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回憶下世、轉生和出世的經歷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5年06月24日】

一位同修跟我說起她還依稀記得自己下世的情況,也記得一次轉生的狀況,還有自己今生出世前後的情況。她斷斷續續的講給我聽,但自己難以寫清楚。所以我代她整理成為文字,供同修們參考。

一、沉淪

她還記得,在天上的家園是美麗的。那時她的父母就好比是人世中的一個部落的酋長,他們掌管著一個境界的一個範圍的很多眾生。而她作為首領的孩子,也受到大家的尊重。

一次,他們那裡來了一個東西。在天國,所有的東西也都是以生命的形式存在的。她很好奇,想跟那個東西玩。可是她的父母告誡她不要和那個東西玩。她還是很想和那個東西玩,覺得父母只是說不要和它玩,卻沒有告訴自己為什麼不要和它玩,就執意跑去跟那個東西玩了。

可是玩著玩著,她就覺得自己周圍起了象霧一樣的東西,環境不再清澈。漸漸的她看不到父母了,只能知道他們在那裡。她說話時,父母能夠聽到,但父母說話時,她卻聽的越來越不清楚。她感到非常孤獨,卻沒辦法回到原來那個清明的世界,在漫長的歲月中感到無望,似乎再也不能見到父母了。

當今生她有幸學大法時,學到大法關於生命變沉了,降低了層次的論述時,就感觸很深。比如《轉法輪》第一講中說:“宇宙空間本來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這種特性的,人生出來和宇宙是同性的。但是生命體產生多了,也就發生了一種群體的社會關係。從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的就降低了他們的層次,就不能在這一層次中呆了,他們就得往下掉。”

這位同修平時說話輕言慢語,很溫柔的樣子,但是別人有讓她不順心的時候,就聲色俱厲的指責別人,不管說的對不對,都一定要對方聽完她說話,而別人的解釋她基本不聽。但是反過來,她在培訓中經常不聽老師在講什麼,工作中經常不聽別人把事情交代完,修煉中遇到同修指正,剛開個頭就把別人打斷,或者即使不打斷,也漫不經心的想別的去了。

我聽了她這段故事,提醒她:“我感覺其實你的父母當時應該是告訴了你為什麼不該和那個東西玩。但是你並沒有聽進去,就認為他們沒有講。師父本次正法是因為所有的生命都發生了變異,偏離了法。你不聽別人說話這方面表現的比其他方面的問題都強烈而且難以改正。這個問題可能是你根深蒂固的問題,是當初導致你降低層次的問題。”

以前,她總說自己從小就根基過人,能主動向內找發現和改變自己的問題。這次她喃喃的說道:“如果是自己本質的變異,自己都意識不到是錯的,應該如何改正呢?”

我說:“只要對照大法什麼都能歸正。大法里包括了方方面面的法理。但是自己學的時候千萬不能只接受和記住自己認為好的內容,而忽視別的方面的內容。”這是我在和她一起學法時發現的,她讀法時好像走馬觀花,一些好理解的記住了,但是很多內容不明白就連表面的文字都不去記。同修間交流時,提到那些內容,她總說不記得師父講過這個。她向家人洪法時,家人讀法遇到問題問她,她因為不求甚解,經常回答不了家人的問題。

這次跟她提出這些問題,她頭一次聽了,沉思了。

二、下世

一天,宇宙中的很多生命忽然都在說著有一件大事發生了,有一些生命要去參與。具體是什麼事她已經不記得,只記得只要能參與那件事,就可以回到自己原來生活的境界中,就可以與自己的父母相見了。

她看到天體中有一個大光柱子,很多不同方向來的生命化作一道弧形的光,進入那個大光柱子。

這時她隱約聽到自己的“部落”的眾生們也都在熱烈的討論這個話題。因為每一群生命都要派出代表參與此事,所以他們在討論派誰去合適。

她覺得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她在她的地方一再向她的父母呼籲,她要去做他們這個群體的代表!

但是她的父母卻一再反對,因為此行艱巨異常,弄不好,她就再也回不來,連現在所擁有的都會失去。

可是她太渴望能夠回家了,太盼望能夠與父母相見了。她仍然堅定的要求做代表。由於她是首領的孩子,身份最適合代表他們的群體,父母又看她希望能夠返回家園的志向,權衡再三,最後答應了她的請求。

就在她的請求被答應的那一刻,她自己也一下就飛進了那個大光柱子,並在其中穿行。與此同時,她聽到一個聲音告訴她:你將忘記你在這裡所有的一切。她拚命的掙扎著喊:“不行!我不要忘記!我一定要記得我的家!……”

可能就是因為當時那強烈的願望,她到今生轉生時,還能依稀記得自己下世前的這些事。但是她沒辦法告訴任何人。她知道誰也不會相信她會有這樣的經歷。她也記不清自己所要參與的這件事到底是什麼目地。心中裝著這樣的秘密,一直有些苦悶。直到得到大法。

對照大法的內容和自己模糊的記憶,她才明白,那個大光柱可能是從宇宙空間通向人間的通道。此行的目地是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如果修煉好了,自己就能夠回到產生自己生命的地方,見到自己主元神的母親,同時也能使自己所代表的那個地方的生命同化大法,進入新宇宙。

三、一次輪迴

來到人間,歷經了無數次的輪迴。有一次,她轉生在古埃及,是法老的王后。她是帶有功能的,能夠預知未來發生的一些事情。

此次人生中的具體細節她已經記不清了,只記得宮廷里的明爭暗鬥非常激烈。有一次她要帶著一個隨從去參加一個活動。她的隨從很恐懼。她告訴隨從說:“你不用怕,你只會失去一隻耳朵,而我會失去生命。”

結果在那次活動中,她的隨從失去了耳朵,而她,結束了她的本次人生。

聽到她講這個故事,我忍不住笑了。我告訴她,我見到她的第一印象就是覺得她怎麼長得和古埃及人一樣呢?她的髮型非常奇怪,劉海齊齊的剪到額頭一半的高度,後面是中長的披肩發,幾乎沒有多少華人會留這樣的髮型。我從小學畫畫和美術史,看見她,立刻就想到古埃及壁畫上的人物。聽她這樣一講,這個謎團也就解開了。

四、本次出生

她還記得本次人生投胎降生的過程。

她感覺進入了一個地方,不能呼吸,不能吃東西,卻又憋不死也餓不死。她覺得不舒服,可也沒有辦法。現在想來是進入媽媽的子宮投胎了。

後來,她感覺自己被擠壓的非常難受。這恐怕就是進入產道的生產的過程。

緊接著,她感到非常刺眼。這應該是出生了。

這時有人打她的屁股。她吭了一聲,心想:為什麼打我?!接著她又被打了,這次她使勁哭了兩聲表示抗議。結果發現只要哭,就不會挨打,於是她就一直哭下去。

媽媽把她抱回家,她卻從小就好動。才能坐起來,可能也就半歲的樣子,她就翻過嬰兒床的柵欄,腳點著地,爬出了嬰兒床,一直爬到父母的雙人床下。她坐在木板床底下,抬頭用舌頭舔木頭床板來嘗床板的味道。

母親進屋來找不到她,大驚。她卻在床下看著母親的雙腿跑來跑去,覺得好玩。母親找了半天才發現這個小傢伙竟然在床下面。

......

同修的這些故事,對我對法的認識也是有幫助的。從一個角度更加直觀的反映了人的真正的生命的家園在天上。人真正起主宰作用的不是肉身,而是主元神。

希望這位同修與大家都能更加精進,不辜負天國親人的囑託,不違背自己當初的心願,不枉費人世間的輪迴之苦,努力在大法修煉中從本質上歸正自己,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兌現誓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