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會協調、配合、從根本上去除對別人不好的觀念

加拿大多倫多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5年08月09日】

師父好!
同修們好!

在二零一四年的六月,我們發現多倫多學監會和孔子學院簽了一份合同,準備在當年的九月開始,在它管轄範圍內的學校開始教課。當大家開始籌集在多倫多取締孔子學院的時候,多倫多的學員找到我叫我當協調人,但是,我並不想干。

我總是不太願意參與一些大的項目,而是更喜歡自己獨自做事。在我過去參與過的項目中,比如神韻,幾年來,我一直沒能去掉怨恨心和對一些學員的不喜歡。

當他們有個主意或讓我幹這或干那的時候,不管是他們說的方式多客氣或多不好,我馬上就會產生反感。我會很禮貌的批評他們或是編出一些藉口告訴他們他們的主意是行不通的。在我的心中,我不想讓他們的主意實現,這樣我就會被看作是對的,而他們是錯的。

那個時候,我沒有覺的這是錯的。我認為我這麼做是出於對法負責,不讓不好的意見實施。

有一天我對我的太太抱怨這些時,她說:“你和他們的意見鬥來鬥去是你不喜歡他們,你不想為他們做任何事。你沒有對照法去做。而你是被他們帶動了。你在被邪惡利用而不是看到了配合的重要性和這些項目的目地是救度眾生。這是你的問題而不是別人的問題。”

她是對的。

師父說:“有的時候大法弟子互相配合不好,在發脾氣、在生氣,我就看到一些變異的生命,有的也是很大,在加強它,而且不同層次符合著不同低層次的層層不好的生命也在起作用”[1]。

師父又說:“那麼也就是說,不同層次上的生命發現你要什麼、執著了什麼的時候,正好符合了它,它就起作用,甚至主導你。人不理智、發泄脾氣時,負面因素就起作用。什麼都是生命,它就是惡,它就是慾望,它就是恨,它就是不同的東西,那它就自然起作用了。”[1]

我悟到為了看到我是否配救眾生,這些低層次的生命就是那些製造這類對別人不好的思想用來考驗我。它們並不是我自己的想法!

向內找我看到我的怨恨實際上是來源於我的懶惰。當別人要我幫忙做什麼,我覺的不舒服,從而指責批評那件事,全是基於我的惰性,我什麼都不想做。所以我對很多事情都持有負面思維,並試圖阻止,而且還對發起這件事情的同修抱有怨恨。

我還看到我對同修的怨恨還來源於爭鬥和妒嫉。我總是覺得別人是錯的,源自於我從小對自己很深的沒有安全感,所以我經常沒有理由的妒嫉別人。其實與別人沒有任何關係。可是邪惡看到了我的執著,從而利用它來干擾我參與的項目。

師父在講法中說:“可是哪,你們知道什麼是壞人、好人嗎?你心裡裝的是恨、是惡,大家想想這是什麼生命?會表現在行為上,甚至於表現在面相上,人瞅你都是惡的。我不是說一些大法弟子修的不好,修的好的一面就隔開了。只要在人這邊還有你人的東西存在,就有那些不好的東西,就有不好的思想,越到表面表現的越差。師父為什麼給你們講法,就是要告訴你們這些,叫你們明白。”[2]

師父還講:“什麼都沒有變,師父還是當初的師父,宇宙的法永遠都不會變。(熱烈鼓掌)只是我們在這場迫害中,這場所謂的考驗中,有的人去了執著,有的人沒去執著,有的人反而增加了執著。這就是在這場所謂的考驗中表現出來的狀態。是你們在變,是大法弟子在變。不向正的方面變,那就向負的方面變,一定的。”[2]

師父也鼓勵我們說:“對修煉人有這麼多複雜的干擾,所以就採取了這麼一個辦法,這麼修。就是這樣,越到最後,邪惡的東西雖然越沒有力量了,但是反映出的東西卻很壞,所以有的人覺的思想中反映出的東西很骯髒。我告訴大家,我經常鼓勵學員說,沒關係,你排斥它就行了,做的好一點就行了,別受它干擾就行。”[3]

所以當同修找到我讓我協調這個項目時,儘管由於我自己不佳的修煉狀態不太敢接,但這次我把他看作是師父給予的一次值得珍惜、可貴的修煉與配合的救度眾生的機會。這回有八個人組成了核心小組,沒有任何人知道該怎麼去做,以及學監會是怎麼運作的。

學監會由二十二個委員組成來投票表決是接受還是拒絕某項議題。為了取消“孔子學院”,我們需要大部份學監會的委員投否決票。要做到,我們需要向他們講真相,同時我們需要整體學員的配合。不幸的是,大部份學員不知道“孔子學院”是什麼,它有多麼邪惡,和它其實就是中共的化身。大部份常人被這個“孔子”的名字欺騙了,所以我們同修自己得首先了解這一點。

我們首先製作了一個網站,吸引了很多媒體,同時也能夠聯繫到其他團體和普通市民一起來加入。我們核心成員組的成員首先開始打電話約見學監會委員。一些委員當聽到“孔子學院”到底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很吃驚。而有一些委員拒絕和我們見面。我們知道這些人是已經中了中共的毒害了。 我們號召當地的學員和關注這件事的民眾,以學生家長的身份,給學監會委員發郵件要求完全廢除“孔子學院”。很多委員因此改變了他們的立場,其中包括一名親自到中國把“孔子學院”引進到多倫多的委員。一開始,她不願意見我們,但是通過我們的智慧和不懈的講真相,她完全轉變了,並最終成為了我們強有力的支持者。

由於我們不斷跟進和推動,機會不斷的從四面八方湧來。一個教委告訴我們,六月十一日會召開學監會會議,我們可以在那個會議上提出議題。抓住這個機會,我們在教育局外面組織了一個大型集會。幾百名法輪功學員和其他團體的成員站在教育局的大樓外,舉著取消“孔子學院”的牌子。很多主流電視台和報紙都來了。

在會議上,我們要求取消“孔子學院”。我們告訴所有的委員我們不想讓我們的孩子被邪惡的共產主義和從中共來的宣傳所欺騙。我們給他們看了“孔子學院”的教材和宣傳邪惡共產主義的歌曲,和他們是怎麼在教材中篡改歷史的。最後,絕大多數的教育委員通過了一個在下次,七月十八日的會議上投票表決取消“孔子學院”的決定。

同時,由於我們強大的宣傳攻勢,校監局的主席,也是主要負責把“孔子學院”引進多倫多的人,在此後的第二天就主動辭職了。他和中共有著很緊密的聯繫,妄圖想把“孔子學院”私下偷偷引進來,而不讓其他教委知道。此舉令教委們非常氣憤,同時也讓媒體感到興奮,他們都把這個醜聞報導了出來。

之後的幾個星期,我們產生了歡喜心,並且鬆懈了。當時,我們發現邪惡的中共卻在不停地積極地遊說那些教委讓他們投票選擇支持保留“孔子學院”。他們同時到各個社區鼓動中國社區來支持“孔子學院”,並攻擊我們。我們意識到我們不該放鬆。我們調查出這些親共團體,並告訴教育委員們他們是怎樣和邪惡的中共聯繫著。我們繼續和教委見面,並發給他們世界上其它國家的“孔子學院”的醜聞。我們同時也讓同修們持續給教委發郵件講真相。

之後的會議上,由於方方面面的爭議和大規模的公眾抗議,絕大多數的教委通過了一個延遲“孔子學院”,令其等候通知的動議。但是,我們對結果還是不滿意,因為他們並沒有把它完全否決。我們覺的我們可能是依靠常人太多了,把我們取消“孔子學院”為最終目地的目標給忽略了。於是我們決定,我們必須堅持我們的努力。

我們從我們的一個最有力的支持者中獲悉,在新年前,還將有最後一次委員會議,在這次會議中,我們也許可以把孔子學院徹底地趕出去。當得知這個消息後,我們繼續和教委們會面講真相。其中一些教委還是很被邪惡所控制,並不願意和我們見面。我個人覺的我們不應浪費太多時間在這些人身上。時間很有限,我們應該把精力花在那些有可能改變的人身上。但是,小組的其他成員認為救度這些人也是非常重要的。

一個學員交流到,每一個教委的後面都有一個高級生命看著他,同時也有一個高級生命看管著不同的職業。為了清除這個空間場,我們就得和這些另外空間的生命說話。這個學員交流到在一九九九年,如果你只是看表面的話,就沒有辦法走過來。學員必須隨時想著另外空間,並要對另外空間的生命講真相。

雖然表面上看這些教委沒有什麼變化,但是由於我們不懈的努力,大家都認為我們把那個場給清了。在最後的一個委員會議上,上百個反對“孔子學院”的人和上百個邪惡派來的人,站在會場外的街道兩旁。在裡面的會議室裡,也坐滿了來自兩方的人。教委們輪流發言,所有的人都表達了他們對孔子學院的質疑。最後,二十二個教委中有二十人投票要求取消“孔子學院”。頓時,整個房間充滿了掌聲和歡呼聲。就這樣,“孔子學院”在多倫多被徹底地踢出去!

幫助邪惡的人一個個灰溜溜地走了。我們和委員們握了手,並向所有支持過我們的而且為此而得救了的委員道賀。會後很多教委對我們說,他們非常敬佩法輪功學員。他們說:“你們做的太棒了!”由於我們在這場活動中所起到的組織作用,互相配合和努力,我們贏得了社區團體對法輪功的很大尊敬。

我們還聽說由於我們的宣傳攻勢太強大了,“孔子學院”院方不得不寫了一封信給教育局,想在投票表決前主動撤銷協議,好給自己留點面子。

在多倫多將“孔子學院”徹底取消並被趕出去的消息被世界各國的媒體報導。這是對邪惡的中共和“孔子學院”有力的一擊。在投票表決的一個月後,多倫多教育局被政府進行調查,並被政府監管,所有的決策活動也由政府決定。如果我們行動晚一點點的話,我們就將失去所有將“孔子學院”驅除的希望了。這是個很值得記住的教訓。

當回顧整個過程時,我們覺的決定我們成功的最重要的因素是我們的配合,第二個因素是我們的高效率。我同時看到我們大法的很多項目都缺乏效率。如果一個人發封郵件尋求意見或建議,其他人要不就是好幾天不回信,或是完全置之不理。我以前總是抱怨,學員總是喜歡在開會的時候不停說話。為了讓他們停止說話,就得有一個人問有誰願意幫忙一件事情,這時大家就會保持沉默。

在這五個月的項目中,有很多工作需要的是以每個小時不停做才行,同時幾乎每天都要和一些委員見面。當一封請求幫助的郵件發出去之後,差不多不到幾分鐘的時間內,就會有同修配合,回應郵件。每個人都主動多承擔,儘管有時覺得心裡沒底,但每個人都在別人需要幫助時馬上提供幫助,沒有一個人抱怨,甚至沒有幾秒鐘的猶豫。

正是如此,才使得我們抓住了每一個給我們安排好了的機會,也使得我們沒有錯過每一個機會,並與邪惡的較量中一直處於領先的主導地位。

整個項目對我是一個非常好的學習過程。我被同修們所感動。大家無條件的接受了我,沒有任何抱怨,甚至很多時候,我才是最難應付,最容易被別人不喜歡的那個人,但也沒有同修和我爭執。我學會了如何信任同修,並採納他們的想法。我同時學到了,無論我有時感到多麼地害怕或是緊張,在同修的支持下,邪惡什麼也不是。

最重要的是我明白了,在矛盾中或有不好的思想時,只要我們按師父的講法去做,只要我們能夠相互配合地講清真相,發正念,我們就會取得成功,就不會有任何畏懼。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