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體會到了大法的威力

密西根州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5年08月14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來自密西根州,今年十五歲,今年夏天剛剛參加了“騎向自由”講真相的活動。去年夏天剛聽說這個項目的時候,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讓像我這樣的大法小弟子參與講真相和救眾生的機會,我就報名參加了。下面是我參加“騎向自由”項目的一些體會。

開始前的準備

去年七月份,我們州的另一個小同修跟我聯繫,跟我講了這個項目的設想。她是在華盛頓DC參加活動時聽說的。我特別感興趣,也把這個消息傳給了我的大法小弟子朋友們,很快我們就有三十多個對這個項目感興趣的美國小同修願意參與。後來也漸漸的有一些美國以外的大法小弟子參與進來。

可是,項目的進展非常慢。我們的項目發起人一直都強調“騎向自由”主要是個大法小弟子的項目,要求我們大法小弟子負責協調和組織,把很多的安排都交給了我們。對我們這些大法小弟子來說,這是第一個大的項目,我們沒有經驗,所以組織好有很多困難。比如說,需要保持所有參與的同修都精進,要安排集體學法時間,需要找贊助,需要設計網站和服裝圖案,等等。後來,有一些不怎麼參與小組活動的同修離開了這個項目,但是我從來沒有猶豫過。我知道這是一個很好的項目,而且在這個項目中可以利用我的年齡特點去救眾生。我知道很多大法項目開始時不是太順利,但是只要有正念,師父一定會幫我們,最後事情一定會順利完成。

到接近活動開始前,我需要克服兩個比較大的障礙。第一個是我需要從學校請兩週的假,而這兩週正是學校期末考試的時間。我找校長和老師時念很正,我跟他們講我要參與的這項活動,跟他們講大法真相,這樣我不僅很容易就請到了假,而且很多老師也非常支持。一個老師要我在課堂上跟同學講“騎向自由”活動,另一個老師因為我參與這一項目而免去我的期末考試,其他老師也都安排我單獨提前進行期末考試。這樣,我在學校方面就很容易地安排妥當了。

第二個障礙是我得得到我未修煉的媽媽的同意,我最初想著她有可能不會讓我參加。可是我要參加這個項目的念非常強;我想不管我媽媽同意或者不同意,我都會參加,因為它是一種我可以參與救度眾生的方式。我等到紐約法會後,把學校的事情都安排好以後才告訴媽媽我要參加這個項目,大大出乎我意料的是,她當時就很爽快地同意我參加了,並且,沒有問我學校是不是已經安排好。只是第二天,她對在路上騎車時的安全有一些顧慮,我給她講了我們的安排,她也就基本上放心了。就這樣,我上路前的兩個關都很容易的就過去了。謝謝師父的加持。

克服身體上的磨難

我們的騎行是從六月一日開始的。第一天只有二十英裡的路,我們分成三個組,每組只需要騎七英裡左右。可是山很多,有很多上坡路,所以那七英裡我沒騎完。當時,我的腿又疼又沉,呼吸都很困難,騎的也很慢。我騎了大約三、四英裡就騎不動放棄了。事後,我很慚愧,我對自己說,以後一定不能再放棄了,可事實上,幾天後我再騎的時候,我還是因為騎的太費勁而放棄了。

我們騎進猶他州的一天,又輪到我所在的組騎了。這天因為都是上坡路,所以騎的非常困難。這次,我使上全部的力氣騎,騎的很吃力,也很累,很多次我都想放棄。當我想放棄的時候,我想到了師父,我請師父加持我,就這樣,我和隊友們騎了兩個小時的路程,完成了我們的路段。那天之後,每當騎車騎得累了,我就請師父加持我,我就真的能夠騎下去了。還有一天在堪薩斯州,有很強的逆風,騎著感覺象是上一個很長的大坡。不過,我騎完了四十英裡,騎完後也不累。謝謝師父。

我很快又迎來一個很大的考驗。隔天早上,騎行中我摔跤了,摔的很重,左膝蓋碰到一塊石頭上,把膝蓋上的一塊肉割掉了。傷口很深,也很大,流了很多血。我的隊友特別關心我,大家都特別照顧我。但我卻覺得自己很自私,我不停的哭,不是因為疼,而是因為我拖累了我的隊友。因為腿傷,我什麼事情都不能自己做。我的情緒因此也有很大波動,而這個情緒限制了我。我剛摔跤起來的時候,還能正常走路,但那天晚上彎膝蓋時突然變得非常疼了,整個小腿都腫的很厲害,所以我就開始瘸著腿走路。就這樣,我瘸腿走了一個星期。很多隊友和跟隊的大人都告訴我要正常走路,別理傷口,但我沒做到。打坐時,我也不敢彎腿。也有好多天沒有騎車。

後來,我意識到這是錯誤的做法,我沒有正念對待自己的受傷。我參與這個項目是為了救度眾生,而在這個項目中,就是用騎自行車的方式達到這個目地。意識到後,摔倒後的第三天,打坐時我忍著痛慢慢地把腿拉到了雙盤。非常痛,可我還是堅持跟大家煉完第五套功法。隔天,我的腿就沒有前幾天那麼痛了。我又開始騎自行車了。雖然腿疼,也騎得很慢,我在心裡一直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否定腿的痛。師父幫了我,所以我能夠跟上隊友,跟他們把一路騎完了。

講真相

這個項目是一個很好的跟人講真相的切入點。因為我們都還是未成年人,但卻要完成在常人看來這麼大的事情,所以很容易打動人。當我們跟人說,“我們是一隊來自十五個國家的青少年,正在騎行三千多英裡,幫助在中國受迫害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和孤兒”,很多人都願意接著聽,這樣就很容易講真相。但是,我一直都是一個很害羞的人,並且也不太會跟人講話和講真相。在旅程的頭幾天,我常常是站在旁邊,聽著隊友給常人講真相,看起來是在幫忙。比如說在丹佛,我們有一整天的時間在街頭講真相,但我只照了幾個合影,因為我沒怎麼找人去講真相,多數時間是在街上走來走去。我們群體總共照了一百五十個左右的合影。

師父說,“當然大法的事也在做,別人看到的是表面,但實質上很多人在心裡的執著,人是看不到的。很多自己放不下的東西也埋藏的很深,也知道這些東西不好,還怕別人知道,叫人知道還不好意思”[1]。我意識到,無論我害羞不害羞都要把這顆心放下,趕快去講真相,助師救度眾生。

心態一轉變,我就有很大的突破。在芝加哥時,我們花了兩個小時掃兩條街,我也做到了看到誰就給誰講真相。就在這兩個小時,我和一個隊友照了將近三十個合影,我們群體照了將近二百個。這跟丹佛比,在更短的時間內,收穫大多了。我們在巴爾的摩的時候,雖然街上人很少,但幾乎碰到的每個人都特別感興趣,對我們也非常熱情和支持,並問可以在哪裡找到更多信息,以及如何支持我們。

關於個人修煉

“騎向自由”活動給我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修煉環境。跟這麼多很精進的大法小弟子在一起讓我看到了我的缺點和不精進。我過去非常不精進。我沒有天天學法煉功,所以在日常生活中的表現也很差。我經常為很小的事情動心,也常常守不好心性。我還沒有體會到大法有多麼偉大。但通過參加這次“騎向自由”活動,我體會到了大法的威力,明白了大法如何能夠幫人看清真相。我現在也明白了做好三件事有多麼重要。

我很感激師父為我們所做的一切。在“騎向自由”的旅程中,雖然我們沒有什麼組織經驗,計劃的也很不周到,但在師父的加持下,和很多同修從各方面的支持和幫助下,這個項目整體上還比較順利,從中我個人在修煉的很多方面也得到了提高。我也必須繼續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以上是自己的一些粗淺體會,不當之處,請大家指正。

(二零一五年美中法會發言稿)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